【一切安好】另一種「現實政治」之(一)-「共和」

文/李達寧

現代自由民主體制(liberal democracy),有一個核心價值,不是自由平等,而是「共和」。英文不是republic,而是fair
play。各方勢力承認普選這個有限度的競爭機制,選的時候依從某些規矩,例如不用明顯的暴力如謀殺和恐嚇。更重要的是選之後不會向對手趕盡殺絕,承認一些基本的權利,保留對手以後再戰的可能。看看所謂西方的成熟民主、政黨輪替,就知道政治經濟權力雖然因為不同人上台而有所變動,但大體仍然維持某一個階層的利益。這就如「共和」一字的來源。周厲王被趕走後,由周定公、召穆公共同執政。兩個貴族為了維持王朝的穩定,所以沒有大打出手爭位,反而傾好數,一齊玩,繼續其貴族統治。看看新生的民主體制,往往是共和未能建立。選的時候就用盡方法打擊對手,選輸了又不認賬。就是怕對方會侵害自己的利益。從左翼分析出發,資產階級不過是因為自利的現實考慮而實行民主,為的是有錢齊齊搵,建立穩定的民主體制,方便自己的資本帝國向外擴張。

陳雲曾經說香港礙於大陸專制和本身的情況,並不適宜行民主,應該行共和。意思是上層既得利益者看著香港的大局,大家傾好數一齊玩,對人民(這格局下算不上公民)不可太差。維持門面,靜待中共變局。不過可笑是如今小圈子選舉,本就是既得利益者分贓講數的設計,竟然也落得泥漿摔角的亂局,連小圈子的共和也辦不了。但這不等如說我們要再退回更加集權的體制。相反,是因為香港社會已發展到利益不可靠小圈子的共和去分配。合理的解決辦法是實行資產階級為主導的民主制,利用資本不平等使民主化後的政治經濟權力仍然保留在資產階級手中。

如今資產階級的內鬥和分裂對香港沒有益處,所以長遠對資產階級也沒有益處。但關鍵是資產階級如何建立互信,走向共和,有錢齊齊搵?在西方-現代資本主義帝國的核心-就是靠公平公正的法治社會。有了「人民監察」、「公平選舉」,資產階級才可以互相信任,實行現代自由民主體制。這些似乎對剝削不利的東西巧妙地成為資產階級的好朋友。不過香港資產階級有其局限,所以也是有心無力,要向先進資本主義看齊也不容易。

(下星期將借用Wallerstein的世界體系理論,分析香港的局限。能否民主化的歧路就是繁榮與否的歧路。)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舊跨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