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思奔達】權力:當阿蘭﹒巴迪歐(Alain Badiou)質疑投票的問題⋯⋯

原文題目:Pouvoir(s): quand Alain Badiou interroge la question du vote…

資料來源:http://larouetournehuma.blogspot.fr/2012/03/pouvoirs-quand-alain-badiou-interroge.html

作者:JEAN-EMMANUEL DUCOIN

翻譯:Momo (巴黎四大法國文學系碩士生,留法翻譯小組成員)

校對:sabrina yeung (巴黎四大比較文學系碩士生,留法翻譯小組成員)

在他最新出版的書裡,這位哲學家解釋為甚麼要重建共產主義的解放思想。他還提出:「如何走出再現(representation)?」這個問題。


巴迪歐。

一本打開的書。一隻緊靠爐膛旁的貓。一切都化作思考、游移、沸騰、劇痛。從一堆乾柴裡偶爾激發出哲學話語的火光,熊熊大火達至精神層面,直到灼傷我們,喚 醒我們的反思能力。不僅如此,還有重新質疑、對秩序的訴求⋯⋯這就是阿蘭﹒巴迪歐最新作品帶來的閱讀感受。這本書有一個發人深省的長標題:« 薩科齊:比預期更差;其他人:預見最差的»(界線出版社)。 我們從巴迪歐眼中的、這位尼古萊昂(譯者注:尼古拉﹒薩科齊的諷刺說法)的“總結”說起。巴迪歐回憶道,2007年的總統選舉揭露了一種超驗的“貝當主 義”(1),這給當時的薩科齊帶來諸多決定性的評價。巴迪歐沒有明顯地比較尼古萊昂与貝當,但他指出一種人們意識的歷史形式,“在我們疲憊衰老的國家”,危機 和禍害的沉重感使他們順從投機者承諾會保護他們,和重新恢復舊有秩序的建議。從那時起,這種“超驗的貝當主義”就是恐懼、對秩序的愛好、和固守我們所擁有 的東西這種狂熱的欲望的混合,簡而言之,就是哪怕冒險勾劃出一個非常明顯地將會驅使法國傳統右派走向極端的形勢,他們也要致力一種波拿巴主義。

這一點的原因很簡單:“在這些主觀情況裡的掌權者,無論他們願意與否,他們都應該沿著反動的激進道路前進。”如果他們想維持這種模式,這一點便更加確鑿無 疑。巴迪歐補充說:“為了掩飾對國家政權的掠奪,薩科齊和他的團隊只能在貝當主義可以提供的伎倆裡,盡力吸取其修辭手段,確切地說,是把所有東西都推在 ‘外來者’身上,或推在那些假定是‘低下’文明的人、那些‘和現實脫節’的知識分子、那些精神病患者、慣犯、遺傳角度上犯了輕罪的孩子們等的身上。”巴迪 歐的結論是否言之過急?“薩科齊,毫無疑問,比我本身預期的還要更糟,這一點我已說了不少。”因此,“與金錢權力和全球名流直接掛鉤的政治王黨,他們把國 家佔為己有,同時加上以種族主義排外為核心的極端反動宣傳,這個極端的混合就是尼古萊昂主義了。他真的誇大了嗎?

投票

不過,讓我們轉向這本書的另一個角度,也是令人更困擾的一面。也許正如大家所知,阿蘭﹒巴迪歐時常解釋他對由“投票”構成的、所謂的民主選擇的根本反對。 於是,他藉著當前選舉活動的最後階段,去重申他的論點,並使之更精細。根據他的說法,投票類似一個消解了所有獨立思考和一切真實欲望,簡單而純粹的、不得 不作出的選擇。

對所有左派陣線(Front de gauche)的活動分子來說,他們被說服由投票箱發動的起義,可以成為公民革命裡關鍵的一步。我們可以在這個前提上,分辨出它的擾亂能力。由於在我們失 去現實感的世界裡,再現(la représentation)常常掩飾了太多的真相,一條徹底的溝塹,漸漸地出現在詞語和行動、論述(discours)和結果之間,尤其是那些承擔選 舉責任的人和那些指定選舉責任的人之間。到目前為止,這是否一個讓我們去取消共和國其中一個基本實踐的原因呢?巴迪歐回答:“如果我們分享一種能創造解放 式政治的欲望,而這種解放式政治又有能力與如此的世界作對,同時又尋找投票的政治原因,這絕對是徒勞。”接著他充滿挑釁意味地猛烈抨擊:“投票除了對敵人 有利外,毫無用處。”更少不了提及社會黨(Le Parti socialiste) :“有必要製造選舉和政治代表嗎?讓他們扮演了另一種最壞的角色,給你們服下充滿甜言蜜、有同樣安眠效果的藥水,配製充斥著空想的安眠藥嗎?”

思想

我們知道,阿蘭﹒巴迪歐喜歡隨處可見的大規模抗議活動,在不同團體和不同國家,唯一合法推翻當前政權,並打破現存慣例的方式。左派(指管理制度化的左派) 是“議會政治的斯芬克司(譯者注:神祕人物)”,而唯一值得分析的問題如下:“如何走出代表制?”首先,重建解放、共產主義的思想,這種思想概述了被需求 的、有必要的、文明的存在;其次,重新思考三個層次的佈局,即人民-─組織-─國家的佈局;最後,不是奪取國家權力,而是約束它,以便隨時對它的衰退作好 準備。正如馬克斯在其自身的年代,巴迪歐目光高遠而深刻……對目前來說,是否太遠太高了呢?

(1) ︰貝當主義來自法國一戰及二戰時的貝當將軍,他在一戰時因領導1916年的凡爾堡保護戰而成為民族英雄,但在二戰時卻出任納粹傀儡政權維希政府的總理,推行投降主義。1945年8月,他被判叛國罪。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法語翻譯小組」]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舊跨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