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流閱讀館】解開Homo Sacer之謎題

(阿甘本肖像)

古斌@飄流閱讀館 

意大利哲學家阿甘本(Giorgio Agamben, 1942-)的鉅著,叫作Homo Sacer。這書是在1995年出版,旋即衝擊了政治哲學的世界。他在2003年的重要作品《例外狀態》,是作為Homo Sacer第二部卷一。後來我們知道,這個Homo Sacer是一個大計劃,它尚在進行中。

因此,掌握好homo sacer的意思,將有助我們理解阿甘本這個巨大的寫作計劃。

一般中譯,把Homo Sacer譯 作「祼命」,是因為阿甘本在書中引言就提到一個詞:bare life。只是,homo sacer並不等於bare life,可以把homo sacer視為一個隱喻,或後來阿甘本做的解釋,這個詞是一個「範式」(paradigm)[1]。「範式」是阿甘本提出的三個哲學方法的第一 個,homo sacer不應從歷史學去考察,而是作為一個範式,架搭一個知性平台去理解更廣大的議題。

有趣是,在Homo Sacer裡, 阿甘本要到第二部才談到homo sacer一詞,在第一部他要處理的,是「主權(sovereignty)[2]的邏輯」。在他確立了「主權」的性質,他才進到homo sacer這個隱喻,到了第三部,他再引入另一個相關的概念:「集中營」(camp)。若例外狀態是主權的時間,集中營便是主權的空間。全書阿甘本要做 的,並不是單一或相關概念的歷史考證,而是建起一個新的理解框架,打開對政治哲學全新的思考視野。

那麼homo sacer是甚麼?直譯就是sacred man,即「神聖之人」。這是一個羅馬的拉丁用字,根據二世紀羅馬文法學家Pompeious Festus所說,homo sacer就是:

Neque fas est eum immolari, sed qui occidit, parricidi non damnatur…[3]

此人不得被獻,而任何人殺死他,都不會犯上殺人罪

就 像推敲謎語一樣,阿甘本問道:「若是這樣,此人神聖在哪方面?何解此人可被殺,卻又不得被獻?」有學者認為,這是因為古時宗教法,沒把死刑和祭神區別,但 若是這樣,就說不通何解「不得被獻」。 另一批學者則認為,那人是獻給地府諸神的,因被咒詛而不可再被獻。只是,這派說不通何以此人「可被殺」。

而阿甘本主張的解釋是這樣的。所指的「不得被獻」和「可被殺」,兩者的共通點是:例外。古時死刑也是宗教淨化儀式,而「不得被獻」,就是要把此人排除在宗教域之外。跟「被獻」不同,此人離開了司法域(因殺他的人不算犯法),卻沒進入神聖法典之域。

這裡涉及阿甘本在著作裡第一部份詳細討論的一個觀念:主權。「主權」的吊詭在於,它同時在司法秩序的外面和裡面。阿甘本引用Carl Schmitt的講法:「主權者,就是那決定例外狀態的。」一般而言,「例外的」是被排除的,被排除就是個別例子。但這個法之例外,不是說沒有法規,而是說,法規被懸置了;因此,例外的意思不是被排除,而是被「放在外面」。只是,這在外面的,剛好就是構成裡面的。例外關係,就是「以排除來包括」。

-- 那麼,homo sacer展示了甚麼?那是雙重排除,正是主權的例外結構。正如法是以其「不適用」來實施(即其以「例外狀態」作為本質),homo sacer是以他的「不可被獻」來歸屬諸神,又以他的「可被殺」來歸入社群。homo sacer,就是生命的原初形態,它展示了主權的操作,也就是「以排除來包括」。

如此,homo sacer的操作意味著全人類皆為主權,在一個雙重排除的行動中,「神聖之人」和「主權」連起來了。這雙重排除,即把人排除在人神之法典之外,便構成西方第一個政治域範式。神聖之人,轉換為主權,是為司法政治現象與宗教現象的轉換。

這麼說來,傳柯說的不準。傳柯講到「生命政治」,是祼命(zoe)進入政治。原先,人的生命由zoe和bios構成,而zoe是被排除在政治之外的。而阿岡本認為,這zoe一直以排除的形式被包括進政治之內,「生命政治」跟「例外狀態」一樣古老。而現代民主政治,其實係zoe的證成和解放,把祼命轉化為生活之話語,即zoe的bios。

傳柯發現現代政治有兩個方向:個體化和獨裁結構。但他從未把兩者連在一起。阿岡本相信,秘密就在這個詞:homo sacer。

 

註釋:

[1] 見阿岡本在《甚麼是範式?》中的討論,第一段:

http://www.egs.edu/faculty/giorgio-agamben/articles/what-is-a-paradigm/

[2]「主權」這個詞,亦可譯作「至高」。

[3] 網上也有Pompeious Festus的拉丁字典,見:

http://www.funtrivia.com/askft/Question78394.html

資料來源:

Agamben, Giorgio. 1998. Homo Sacer: Sovereign Power and Bare Life (Stanford, Calif.: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Translated by Daniel Heller-Roazen. Refer Introduction, Part 1, Section 1, and Part 2, Sections 1 and 3, pp. 1-29, 71-74, 81-86.

建立日期:2011.11.1

 

本文獲援權轉載自飄流閱讀館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舊跨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