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安好】浪漫不設限

文/李達寧

對這個花節,我總有點抗拒。其一,它是校方辦的活動。我總認為,大學生既是成年人,好應該自主自發去發掘大學的可能性。校方如果有教育的責任,那就是提供最好的環境,讓學生無所顧慮地闖盪。更重要的是在知識的追求上,用近乎虐待的方式向學生作拷問,因為那本來就是知識群體對人對己的應有之義。
其二,這些所謂浪漫未免是太便宜了。在大學,誰不浪漫呢?只是有些「聰明」的經營者和大學生,太早面向現實,以為大學是職訓所。以致不顧現實的大學生顯得特別浪漫。難道讓學生不浪漫的,不就是追求量化管理,汲汲於學生畢業薪酬的校方?真正的浪漫,不單存在於春日的校園,更存在於對人對世界的理想。敢於想像社會改革,參與現實政治,在此亂世為壓迫作鬥爭,方是真正的浪漫。如果踏出校門,開始供樓,所以不再談理想,哪豈是浪漫?浪漫不限於校園,浪漫就是人生。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舊跨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