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片煮意與精神分裂】多孔城國際(二)

我是一個作家,一個愛挑剔的人(critic)。大約二十三年前我撰寫了一部名為《您好嗎三部曲》的劇本,還得到了當年的「吹毛求疵者之選」。他們認為這是一部改篇自我童年某一階段的人類半自傳體。當然,這都只是不真實的屁話,廿三年前我才剛出生。

聽說又有人在他鄉慘死了,真是出奇。

今天是不凡的,我決定要把握這機會誠實一點去說些真話,因為只有今天人們可以毫不內疚地以謊言為名,坦蕩蕩地道出一些心裡話。這亦是唯一一天所有人都會從摩天大樓走出來極力按下金屬升降機內的小圓扭然後聚集在「人口統計學村」的空地上。當我將沒有任何經驗內容(new)的SD卡插入相機時,我察覺到那個詩人正在走近。「卡」一聲,他停低了。距離這邊還有二十米時他停了下來,坐在一尊貌似馬桶,粗粗的座腳邊長出了芽子的酋長擱腳凳上,然後在地上放下兩把囮子(stool)。正當我靜默地看著他放低鳥媒時他突然大聲呼喊,害我一時間來不及反應:

 「打招呼是世上最荒謬的事情,是一種看不見的強迫,一種想不通的隱形指令!」

他說的恰好十分似曾相識,但我還是向他示意:

「今天好嗎?妳不覺得對於一個交談來說,這是遠了一點?」

 接著他便好像機械人一般無間斷地吐出一堆又一堆的唾液,好似要向我證明溝通並不取決於距離:

「噯!首先,我是一個男人,明白嗎?你有沒有發覺到一件可笑的事?為甚麼人們要為死者禱告?他們不是要麼到地獄,要麼就上天堂的嗎?自由,你不認為我們今天所擁有的自由是一種讓我們甚麼都不幹的自由嗎?!他們還稱之為「新自由」。對,我們可以接觸,觀看到幾乎一切;有些人甚至能夠享用一切。但看見悲劇性事件時我們在想甚麼?不斷的哀悼致敬祈求它將不再發生,市場上最流行的當然是:要珍惜身邊人!/人類太渺小!!/發揮正能量!!!/來!讓我們將道德元兇揪出來,指責那墮落的傀儡,是這個人,抑或哪個人,還是某個人的錯!!!政治永遠缺席,基礎原則始終如一,不能被質疑。正義,人性這些詞語早已被這些只愛自由的所奪取,不再屬於我們了,在面對這些情況時,如果我們不看似傷痛,不同情受害人,不指責兇手,我們就沒有人性,欠缺正義,還最好感到內疚。」

 大師Paul Molierelinogrosso回應說:

「社會。社會傾於將所有每種不同的異議聲音都概括為一種東西,無論它們之間的觀點,理念是何等地不同。於是,當面對慘劇發生時,鎮定的理性批評絕對不是最佳的選擇,因為這是非人的、冷血的,羞辱的。我們喜歡將冷峻、嚴厲的批評家對立於溫情,感情的詩人。禮貌是我這個時代的潔癖症,我們對冒犯他人之恐懼卻狠狠地殺掉了真誠的交流和改變現狀的可能。」

新聞節目主播突然插入:

「非常抱歉亦無限感激我們專業的Molierelinogrosso先生給予這麼寶貴且具洞見的意見但,如您所見,大批人群已經開始聚集在那既定的會合點了,也許我們先看看那邊的情況吧。」

詩人乘機迅速地喊:

「我們要麼在地獄,要麼就在「蚣蟬蛛蟻」相見!」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舊跨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