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佔領中環? (劉世鼎)


對於「佔領中環」,我的第一個直覺是:曾幾何時,那個曾經被人罵說是憤青廢青 文化、持續了一年多的「佔領中環」運動被警方清場後,現在換了一批學者、政客 和專業人士在議論如何完成這個崇高的任務。原本不受民主派、本土派重視的(帶 有反資色彩的)「佔領中環」,一聽說是為了爭取普選特首,忽然一下子被吹捧為 代表「民主」、「人權」、「自由」的崇高道德政治符號。現在說佔領中環的,政 客特別多,精英階級的味道也特別濃。我看到連上市公司董事、金融界人士都出來 聲援,說「作為中環人,冇可能置身事外!」、要「捍衞香港核心價值」,要為下 一代爭取公平公義。不過我倒是想問:這是屬於誰的佔領?中環人「佔領」中環的 說法,有沒有對於自身的階級位置、利益和屬性,稍有一絲絲的反思?不屬於中環 階級的,有資格佔領嗎?

如果說2011年發生的「佔領中環」充滿了浪漫的革命情懷,現在的「佔領中環」,是一個帶 有神秘色彩的幻想。這一個由學者、宗教領袖、文化人、媒體和民主派人所聯手編織出來的 幻想之所以神秘,主要是它讓人摸不清,究竟普選特首是否就如鼓吹者所聲稱的那樣,可以 實現自由和平等。它讓人以為這個世界的確存在一個可以不用觸碰到經濟構造和社會矛盾的 改革。這個幻覺讓人們以為,普選是萬能的,是達到社會正義的必要手段。這個幻想還繪製 了這樣一個烏托邦的圖像:社會的分裂可以透過理性和平商討達成統一,所有的矛盾也可以 在精心設計的民主實驗室中得到解決。

一年多前,「佔領中環」本來是一個帶有反對資本主義色彩的符號,卻一下子成為一個不願 觸及資本主義問題,還高調打着「民主」、「人權」旗幟的戲碼,變化不可謂不大。的確, 兩者是有某些共同性:無論是2011年還是2013年的佔中,兩者都直接牽涉到「我們不想被這 種方式統治」的民主問題。而兩者最大的區別,則是前者將民主視為是一種直接介入生活、 介入社會關係的實踐,而後者則把民主的意義完全窄化為選舉、選票。梁文道先生不就這麽 說過:

「民主是什麼?我覺得不是說有民主就會有好特首,而是,我們每人都要問,憑什麼這個政 府可以管治我?憑什麼我要讓出權力給他?憑什麼我要交稅給他?憑什麼我要被管治?一個政府要morally justify他管治我的理由。對我來說,民主的意思是,我們每一個人有平等權利, 是人權,有權去選擇要不要被管治,在什麼情况下被管治。民主是做人的基本道德題,不民主的制度是不道德的。」1

這裏梁先生將「民主」、「平等」簡單地理解為一人一票作為道德選擇。他所提及的不道德 的制度、以及普選作為「道德」的應對解決方式,實際上是從一個特定的發言位置所講出 的,也是有選擇性的。如果要說道德,從殖民地開始,在低稅等超優惠的「自由經濟」政策 支持下,那些資本家不是就壟斷資源、剝削勞工、壓縮民眾的生活空間嗎?在殖民主的默 許下,他們瘋狂掠奪財富。到今天香港的勞工還沒有標準工時和集體談判權;地產商賺盡銀 子,市民卻一輩子當房奴。這個歷史的延續性,是否構成梁先生所說的道德與平等的內容? 正在上演的這場由自由主義學者、社會精英和民主派所主導的對抗北京的特首普選秀,是否 真的關心這些議題?

讓我們回到正題──究竟佔領中環意味著什麽?要討論中環的空間與 政治意涵,似乎不可能與殖民地的資本主義分開。「中環」象徵著香 港資本主義社會的財富、權力與地位,但大多數人卻分享不到的。中 環的空間被跨國和本土財閥、奢侈名牌店和極其昂貴的住宅高樓所佔 據,公共空間被壓縮到極小。說得直白一點,中環不早就被統治者所豢養的超級富豪、金融地產資本家所佔領了嗎?中環所代表的個人利 益極大化、金錢至上和短線炒作,不正是支配性的意識形態嗎?現在 需要的恰恰是反佔領這個歷史的空間和意識形態!然而弔詭的是,現 在說要佔領中環的,連上市公司的董事、金融界人士都出來聲援,說 什麼「作為中環人,冇可能置身事外!」、說要「捍衞香港核心價 值」,要為下一代「爭取公平公義」。這種顛倒錯亂的說法,實際上 是在取消中環作為一個殖民主義和資本主義空間的政治意涵。

佔中所追求的改革,是建立在對於既有的積累體制的一種合理化之 上。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教授在一次座談會上說,佔中「不是要推翻 現有的制度,大體現有制度是可接受的」。2 這似乎意味著,殖民 地以來所深化的生產方式,是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他也承 認,普選不能改變某個階級(他並未明確指出具體是哪個階級)對 權力的控制。既然如此,把普選等同於全民、基層民眾之福,不是 自相矛盾嗎?戴教授說,「普選只是把現在扭曲的制度恢復到較正 常的狀况」。究竟這個「恢復正常」,指的是香港曾經擁有(?) 卻被扭曲的「平等」、「社會公義」,還是一場「去階級」的精英幻想?

螢幕快照 2013-08-22 8.15.17 PM

在和平、理性、秩序的說辭和形式化的瑣碎程序背後,他們究 竟代表誰來佔領?維護了誰的秩序?我沒看到類似的反思。我 們所看到的,是把普選當作是客觀、中立、普世的唯一真理。 社會不平等和不正義成為修飾這套論述的點綴品。這個佔中, 是挑戰了中環的霸權價值,還是互為表裏?最糟糕的,就是 發起者打著「普世價值」來維護中環資本利益。看看《蘋果日 報》所發表的一則評論怎麼說的:

「其實從香港金融業長遠利益考慮,中環人沒有理由不支持香 港實現真正的民主。環球金融業近二、三十年蓬勃發展,製造 出一個有無數打工皇帝的金融精英階層,是得益於經濟全球 化、更多國家開放資本賬及開放金融市場。要維持這個開放環 境,靠的就是民主制度。」3

這意思很簡單,也沒有跳脫當今全球化論述所塑造的 其中一個神話:為了新自由主義需要的市場開放、自由 化,所以我們需要普世價值的普選。文章一方面處處否 定香港現有的制度,又說現狀會設法拖市場開放及任何 改革的後腿。作者還說,為了要擺脫「傳統財閥和經濟 精英的影響力」,避免「紅色資本扭曲市場」、垂涎香 港金融市場利益,香港應該趕快搞普選、更換特首(「香 港和外國金融業經歷過去20年在內地舉步維艱、不斷碰 釘的日子,早應該有深刻體會。」)文章還不厭其煩地 告訴讀者,民主制度有助於金融市場的開放:

「在一個有全面民主的地方,民意可以通過制度,對經 濟精英的權力和影響力,施加有效的制衡,不會讓他們 予取予攜。而在專制時期,政治權力既獨斷又強大,不 受經濟精英左右,而且金融業開放早期的得益,大多由 政治精英及其裙帶關係分享,因此他們願意有限度開放 金融市場。」

接著文章說:

「香港非常不幸地,正正處於……那種半桶水民主階段。香港政府認受性低,擁有最大政治權力的行政長 官,權力源自集中了經濟既得利益者的小圈子選舉,施 政要睇財閥和經濟精英面色。」

這背後的潛臺詞,不就是中國資本是貪婪的、不對的, 本土的、國際的資本家才有資格進行掠奪呢!然而,把 資本主義問題,窄化為單一的「中國因素」左右,卻是 有著特定的政治經濟目的:

「梁振英上台後,成立了爭議甚大的金融發展局,讓大 量中資機構──尤其是國有金融資本的代表有了身份, 名正言順指點香港金融政策。香港金融市場目前尚算 有一視同仁的遊戲規則,日後會否仿效內地,在國家大 局、金融安全等名義下,逐步被扭曲、改寫,變成為紅 色資本服務?」4

如同他們在台灣、澳門、中國大陸和海外那些尊信抽空 的普世價值的同志們,眼中只有「對於大陸黨國權貴階 層的掠奪性和排他性」,卻看不到本土的、歐美的掠 奪,以及這個系統對於人的支配。這是一整套打著民主 自由人權名義,卻只準反中國中資、不準反本土反國際霸權的錯亂論述。對這個統治集團及其媒體所建立在他 們自己「需求」之上的這些荒謬偽善的政治道德語言, 我質疑。說白點,這套爭「普選」方案,扛了半天,大 概就是想換個不為紅色資本服務、而為港資和國際資本 服務的特首,讓這個剝削的體制能夠更「合理」、更 「自由」地運作,歸根到底還是要去維繫既有的霸權體 系。有若干社運人士注意到佔領中環的問題:

「討論完全無指出政治腐敗,以致官商勾結所引發的巨 大經濟結構性不公。」、「(經濟上的)左翼不會反對 爭普選。問題是有普選,對基層市民的生活有幾大改 變和好處?」、「而家是不是有了普選,民主黨就會同 意最低工資應加到$40先?」、「戴耀廷強調目標要單 一、簡單,是有其策略上的合理性,但抽離了香港當下 宏觀的經濟問題,就想憑空叫一萬人出來。但普選對基 層的benefit,其實唔係咁多」5

然而現在搞的佔領中環,都在迴避這些問題。這個意識 形態實際上和殖民主義所烙印的自由主義意識形態無法 切割,其潛臺詞是「只要是反對共產黨的,就是進步的、正確的、道德的」。這股勢力現在說要用愛、用和平來改變香港,卻沒有對殖民資本主義所製造的族群仇 恨與階級暴力說過一個字。口口聲聲說代表公民社會, 卻對於公民社會內部重重支配和控制,置若罔聞。在強 作的理性和秩序的背後,躲藏的是滲透到日常生活的偏 見和暴力。「佔領中環」完全沉浸在普選、哪個候選人 和技術性的設計的夢裏,骨子裏卻對香港殖民式資本主 義對民主所造成的壓制,毫無興趣,真是一個非常詭異的組合。

2013.6.26修訂於氹仔

註釋:

【1】 梁文道(2013)。你憑什麼管治我?佔領中環是道 德問題。2013年6月24日,《港文集》,
網址http://hktext.blogspot.com/2013/04/869.html
【2】SocREC。佔領!民間計劃、經驗與實踐研討會。
2013年3月23日, YouTube,網址http://www.youtube.com/watch?v=KaW-4lI7j-o
【3】丘亦生。金融雲端:中環人點解要佔領中環?。
(2013年03月25日)《蘋果日報》,網址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30325/18206646
【4】丘亦生。金融雲端:中環人點解要佔領中環?。另一篇 報導是這麽說的:「在經濟上,香港金融從國企股,到中資 金融公司的大舉進入,已是中資的天下,而香港的零售業又 仰賴自由行,換言之,『一國派』辛勞工作了15年,已漸漸 見到成果,可以坐享收成了。」 引自:「佔領中環」是泛民 建制的攤牌大決戰(2013)。
《新報》,網址http://www.hkdailynews.com.hk/news.php?id=274675&scid=4
【5】政黨熱、社運冷—去政治的佔領中環(探索「商討日」 下篇)。
2013年6月24日,《獨立媒體》,網址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5925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One response to “誰的佔領中環? (劉世鼎)

  1. jonathan2315@gmail.com

    這個作者現在是中國的專業辯護師了,所有文章都像是公式寫出來似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