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跨時現已出版!(精彩八月號)

2013年08月號

編輯室:

《跨時》No.3以一系列的版畫串連起幾篇有關東亞數地的政評文章。1931年夏,魯迅在上海舉辦了中國最早的木刻講習會,標誌著近現代中國版畫運動的興起。魯迅先生認為:「當革命時,版畫之用最廣,雖極匆忙,頃刻就辦」,「不模仿,不複製,作者捏刀向木,直刻下去……和繪畫的不同就在於以刀代筆」。可用較簡單的技術條件私下刻製和複印,版畫在功能和表現形式上發揮了非凡的宣傳作用,有時比文字還有力量去傳播政治或革命思想。

這幾年的社會運動進行得如火如荼,卻似乎有被晚近形成的香港本土主義收割之趨勢。今年年頭由香港大學法律學者戴耀廷發起的「佔領中環」以社會運動、民間社會的名義和外觀來延續本土民主派一路以來所追隨的政治路線,提出整合本土社運的各種政治差異,重新組合成一種「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不合作運動」,目標還是向中央政府爭取香港的特首普選權。認不認同 在2011年響應「佔領華爾街」而發起的「佔領中環」的運動策略或綱領是後話,原初的「佔領中環」好歹也是願意擔起「反資本主義」的旗幟稱號。可是現在的「佔領中環」卻是直白地主張以選舉的形式來維護資本主義,這套持續、正常的不公義制度。

劉世鼎就現有關於「佔領中環」的一些論述,向這個由中環精英一手一腳建構出來的夢幻道德領地提出了質疑;在《跨時》No.1刊登的《黑霧中的掙扎與糾纏《日本的夜與霧》的歷史政治背景及其問題意識‧上》在本號接續,趙平復繼續透過大島渚電影《日本的夜與霧》揭開日本左翼在二戰後的混亂史。在運動目標搖擺不定與內部分化互為因果的暗潮洶湧之內,對焦現實並真誠地學習對階級政治負責任,如何也是跳出陰霾、投入運動的第一步;胡清雅的短文《不公的公民社會》則從早前台灣發生的「台菲衝突」出發,檢視「公民社會」作為冷戰後與政權對立的主要範式,是如何露出其對「公義」、「權利」、「平等」在理解上的矛盾;《重拾被湮沒和遺忘的歷史:《台共黨人的悲歌》讀後感》是一個左翼香港青年的閱讀筆記。從龍應台到李敖再到陳映真藍博洲,近來不斷研習台灣政治運動發展的林文清始對幾地的政治抗爭產生了一種具歷史和階級的視野,此文準確地簡介了幾宗今天幾乎已經面目全非的歷史事件。作者借此機會推介藍博洲的近作《台共黨人的悲歌》絕對是部既易讀、亦忠於史實的作品,對早期台灣左翼運動裡幾個關鍵的人物有深入、深切的報導。

文章︰

誰的佔領中環? (劉世鼎)

對於「佔領中環」,我的第一個直覺是:曾幾何時,那個曾經被人罵說是憤青廢青 文化、持續了一年多的「佔領中環」運動被警方清場後,現在換了一批學者、政客 和專業人士在議論如何完成這個崇高的任務。原本不受民主派、本土派重視的(帶 有反資色彩的)「佔領中環」,一聽說是為了爭取普選特首,忽然一下子被吹捧為 代表「民主」、「人權」、「自由」的崇高道德政治符號。現在說佔領中環的,政 客特別多,精英階級的味道也特別濃。我看到連上市公司董事、金融界人士都出來 聲援,說「作為中環人,冇可能置身事外!」、要「捍衞香港核心價值」,要為下 一代爭取公平公義。不過我倒是想問:這是屬於誰的佔領?中環人「佔領」中環的 說法,有沒有對於自身的階級位置、利益和屬性,稍有一絲絲的反思?不屬於中環 階級的,有資格佔領嗎?

 

黑霧中的掙扎與糾纏 — 《日本的夜與霧》 的歷史政治背景及 其問題意識 下 (趙平復)

1953年朝鮮戰爭結束,德田球一在北京病死;1955 年野坂參三回國,日本保守黨派統一成立自由民主 黨1。促使日共推行軍事路線的内外情勢有了根本的 轉變,為恢復中央統一和準備重新組織公開活動,日 共在1955年7月召開六全協,在完全沒有知會全學 聯等團體的情況下,決議之前的武裝鬥爭是「極左冒 險主義」,予以百分百的否定。這對那些積極參與武 裝鬥爭的學生和青年來説,造成極大的震撼和失落,不少人因此退黨和離開政治運動。 在電影中,宅見、東浦、坂卷、野 澤,就是在這個時候脫離政治活動 的。

 

不公的公民社會 (胡清雅)

台菲衝突,以及隨後激化、蔓生的仇菲現象,是檢驗公民社會論的一把尺,回溯 台灣公民社會的論述起點,這把尺指向1980年代末。對應民進黨路線之爭,1989 年時任民進黨秘書長的張俊宏主編《到執政之路——「地方包圍中央」的理論與實 際》一書,承接南方朔的「黨國vs.民間社會」的對立架構,也具備了公民民族主 義的雛形:取得政權、掌握國家官僚體系,才能行使台灣住民的「自決」權、進行 民主化改革,並透過爭取公民權,解決公民社會所囊括的各種社會矛盾。在這個邏 輯下,民主政治就是選舉政治,民主政黨也必然是選舉政黨,而國家壓迫既然是主 要矛盾,所謂反抗運動,自然是民主運動了,它的單位就是「公民社會」。

 

重拾被湮沒和遺忘的歷史:《台共黨人的悲歌》讀後感 (林文清)

自從閱讀過一些與台灣歷史有關的書籍,便覺得台灣與香港的歷史有著種種共通之 處。台灣曾經歷過日本長達五十年的殖民統治,而在日據時期遺留下來的問題,到了今天還在某程度上發揮著作用。某一任的政府領導人曾經以各色各樣的行為和言 論為日本右翼在二戰期間或之前所犯下的罪行作出辯護。而在香港,回歸了十五年 後的今天,筆者不時也在網絡上讀到一些年青人聲稱自己是「英國人」;在立法會 選戰當中會有候選人以「守護本土」和「拒絕香港大陸化」作為選舉賣點並成功取 得議席。可以說,所謂的「本土意識」已經在香港逐漸抬頭。「本土意識」這四個 字對台灣的朋友來說不會感到陌生,畢竟在八○年代開始便已經有人高喊著相關的 口號和論述。在這三十年間,台灣的「本土意識」先是由零散的口號論調逐漸發展 成為具統治性的意識形態。造成在今天,彼岸的人每隔幾年便可以感受一次「民主選舉」……。

 

螢幕快照 2013-08-13 8.17.36 P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