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上的解放曙光:讀《蟹工船》(張祿如)

「隨著工業的發展,無產階級不僅人數增加了,而且它結合成更大的集體,它的力量日益增長,它越來越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機器使勞動的差別越來越小,使工資幾乎到處都降到同樣低的水平,因而無產階級內部的利益和生活狀況也越來越趨于一致。資產者彼此間日益加劇的競爭以及由此引起的商業危機,使工人的工資越來越不穩定;機器的日益迅速的和繼續不斷的改良,使工人的整個生活地位越來越沒有保障;單個工人和單個資產者之間的沖突越來越具有兩個階級的沖突的性質。工人開始成立反對資產者的同盟;他們聯合起來保衛自己的工資。他們甚至建立了經常性的團體,以便為可能發生的反抗準備食品。有些地方,鬥爭爆發為起義。」──《共產黨宣言》

小林多喜二於1929年發表中篇小說《蟹工船》,內容從一開始描寫勞動者身處的工船:如地獄般的工作環境,輾轉發展到後來愈演愈烈的階級鬥爭,除了是偉大的無產階級戰鬥曲以外,亦展示出馬克思主義的一些基本概念。

首先是資本主義的一些面貌。篇首是蟹工船博光丸出航前的一小段序幕,勞動者在這裡傾談,互相認識,他們來自各地、曾在各個體力勞動行業工作,有人以為蟹工船會比隨時發生氣體爆炸,被活埋的礦坑要好,但原來蟹工船只是悲劇的另一個舞台。為了那少得可憐,僅僅足夠自身存活並勉強養活家人的勞動報酬,工人們不得不將自己的勞動力出賣給資本家,即使他們選擇的是哪個行業,在本質上都沒有分別:他們為了存活下去,必須為資產階級勞動,得到的卻不值一提;資產階級卻能不勞而獲,坐享其成,靠著別人的勞動過活。這處境恰好與小說第一句「要前往地獄嘍」相對應:處於這種壓迫之下,跟身在地獄相差不遠。

書中有一段描述博光丸收到另一艘蟹工船秩父丸的求救信號,而博光丸上的監工卻對秩父丸見死不救,原因有二:一是不想耽誤捕蟹及蟹肉罐頭加工事業;二則因為秩父丸本來就是破破爛爛的船,公司卻也「投保了一筆金額不小的保險,那種破船沉了,反而還賺到」。在船上,監工就是公司的代表,亦即是資產階級的代表。他們永遠不會為了營救一批隨時可以替換的勞動者,而少賺一星期的利潤。這裡很明顯的一個概念就是:道德說穿了就只不過是階級利益。書中其中一段,無線操作員的一句:「可是淺川(監工)根本就沒有把你們當人看啊」正是簡潔有力的證明。

船上幾位船員一次乘著小船捕蟹,卻遇上大風暴漂流到俄國境內去,在俄國人的地方待了一會,當時俄國由共產黨執政。全世界的資產階級都抹黑共產政權,日本船員聽到俄國人輾轉傳給自己的理論後,反而認為「如果這就是『赤化』,那也未免講得『太有道理』了」。船員受了這些說話影響,加上愈來愈無法忍受惡劣的工作環境及過長的工時,開始以怠工來抗議,後來意識到團結的力量,心中的反抗情緒隨之愈來愈強烈,「如果我們不工作,富豪恐怕連一隻螃蟹也得不到」、「要論實力的話,他們反而還怕我們」這一類想法,令他們很快發起罷工行動。

監工淺川面對開始團結起來的勞動者,先是以各種與欺騙行為企圖瓦解他們的勢力。例如威脅會對他們施以烙刑、沒收工資、送交警局等,又如隨身帶著手槍,以此來嚇唬船員。但當工人們真正發起罷工之時,淺川只能找軍隊來幫忙鎮壓。起初船員們不知道軍隊的來意,還以為「日本帝國的軍艦應該會站在國民這邊」,後來九名代表被抓走,他們的工作環境又回到「地獄」去。

鎮壓過後,雙方的矛盾繼續加劇,加上先前累積起來的不滿,很快又到達船員無法忍受的高點。他們掌握了先前的經驗,知道「和我們站在同一邊的,就只有我們自己」,繼而想到其實應該「所有人一起幹」、「同心協力」才能發揮無產階級最大的力量,若驅逐艦再來,就「讓他們把所有人全部都帶走,一個不剩。」帶著這些覺悟,船員們發動了第二次罷工,並且有良好的成果。

《蟹工船》這篇小說,描述了階級鬥爭的面貌:資產階級的本質,以及其為掩飾這些本質而裝扮出來的各種偽裝、以至分化無產者的手段;另一方面,亦提醒無產者自身最大的力量,在於聯合成為一個階級,再三重申團結一致作鬥爭的必要性。唯一比較可惜的,是此篇未有著墨於以推翻資本主義、消滅私有制、建設共產主義社會為目標的無產階級革命。但在改善勞工待遇的鬥爭方面,它的確提供了不少重要的視野,並以具體事例去說明了某些綱領、原則的意義。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