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25週年感想(趙平復)

1989年5月18日,北京鐵路第二機械學校學員聲援絕食大學生。

1989年5月18日,北京鐵路第二機械學校學員聲援絕食大學生。

中國在1949年發生了一場推翻帝國主義、資產階級和大地主統治的社會革命。這場革命的領導者是1930年代形成軍事官僚階層的中國共產黨,這場革命的主要動力是貫徹土地革命的農民戰爭。 這場革命實現了中國的獨立自主,掃除了阻礙社會進步的舊體制,震撼了整個世界、特別是激勵了亞非殖民地諸國的民族解放鬥爭,是俄國十月革命之後最具影響力的革命。在建立一個勞苦大眾被剝奪政治權利的、有嚴重官僚主義畸形的無產階級政權的同時,這場革命也逐步建立了一個以公有制為主體的經濟體制,大力地推動了中國的社會經濟和文化發展。

被資本主義世界市場所包圍的落後國家的無產階級專政,假如從一開始還沒有形成官僚階層,也必然會產生壓制勞苦大眾、壟斷政治經濟大權、寄生在公有財產之上的官僚獨裁體制。

在這樣的一個國家,當官僚集中指令經濟體制,通過長期極度壓抑勞動人民的消費、犧牲眼前福利去高速累積資本,特別是以軍備為核心的重工業,耗盡這種粗放增長所能發揮的積極作用之後,就必然遭遇難以大幅度提高勞動生產率、實行資本密集的集約增長,從而實現工業化、改善勞動人民的生活水平和促進社會經濟進一步發展的瓶頸。

在這種情況下,生產資料的100%國有制、高度集中的官僚指令經濟,必然要讓路給一種「混合經濟」:國家繼續控制主要生產資料和支配大部社會剩餘,容許私營企業在國家監管之下進行自由貿易,積極發展國內外的商品生產和交換,利用世界市場吸收資本、技術和人才,通過參加國際競爭提升工人國家的實力。換言之,即類似列寧晚年的蘇聯曾經實行的「新經濟政策」。

在官僚統治持續,特別是資本帝國主義仍然支配世界市場的情況下,上述的經濟轉型,必然會導致社會經濟的動盪不安,乃至激烈的政治鬥爭。

理論和1980、90年代的經驗說明,這種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的、必定會發生的激烈鬥爭,會有三種可能的結局:一,官僚統治階層瓦解,帝國主義支持的、 主張以普選為徹底私有化提供合法性的「民主派」奪取政權,消滅無產階級專政、復辟資本主義;二,官僚階層成功壓制「民主派」並鎮壓社會不滿,大力推進市場改革,克服了當前的統治危機,但隨著市場經濟的進一步發展和帝國主義壓力的增強,為下一次的嚴重政經危機累積條件;三,以有共產主義覺悟的工人階級為核心的勞苦大眾推翻官僚統治、剝奪壟斷資本,建立保衛公有制的社會主義民主政權,激活國際工人運動和社會主義革命,為世界共產主義運動開創新紀元。

敝人認為,馬克思主義者所必須爭取的,當然是第三種前途,那管它多麼艱難。而且正正因為艱難,馬克思主義者更有義務逆流而上,堅持幫助群眾脫離反動勢力控制的綱領。

在帝國主義及其各色右派(包括所謂「左翼」)藉六四事件25周年繼續兜售他們已破產的蘇東波偽民主假自由真金權顏色革命的毒藥的這個時候,如果還有什麼特別的感想,那就是:

反對社會不平等的青年,要擦亮眼睛,認清資本主義普選是帝國主義金權統治的外衣的事實,脫離普選萬能論和議會拜物教的魔障。

勞苦大眾要爭取權益和權力,只能依靠自己聯合起來的力量,同資本帝國主義及其代理人劃清界線。

市場經濟金權所造成的各種問題,從來就不能通過普選議會去完善私有產權的合法性去解決。勞苦大眾要組織起來,保衛公有制,堅決反對帝國主義,反對官僚獨裁和資本剝削,才能根本改變力量對比,滿足自己的當前和歷史利益。

社會主義是全世界勞苦大眾的事業,也只有通過全世界勞苦大眾的共同努力、徹底推翻資本帝國主義才可以實現。在這個世界資本主義危機的時代,要堅決反對各色操弄排外民粹的反動勢力,堅持「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革命路線。

打倒帝國主義!保衛中國革命!打倒官僚獨裁!打倒金權統治!

為勞苦大眾當家作主的中國、亞洲和全世界奮鬥!社會主義世界革命萬歲!

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1989年6月10日,天安門城樓。

1989年6月10日,天安門城樓。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馬克思主義理論, 跨時首發, 大陸問題, 工運問題, 中國革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