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同、泛民主派、教會與帝國主義(鍾山慨)

親建制派的「維護家庭基金」在周日(5月18日)舉行反對同性戀遊行,讓不少人誤以為香港的政治版圖分為「建制-保守-恐同」和「泛民-進步-性別友善」兩大陣營。事實絕非如此。

「佔領中環」的發起人戴耀廷,就早在基督教媒體《時代論壇》上發表文章,建議教會不要直接反對制定《反性傾向歧視法》,而要用信仰自由的名義為教會爭取豁免權。戴寫道:「我重申我並不是認同同性戀的道德的,也不是說教會不應反對制定反性傾向歧視法,而是要提出一個思考框架讓教會能更全面和更長遠地設定一個適切於香港這多元化社會的策略,讓教會參與公眾討論、影響社會政策和立法及完成教會的終極使命。」[1]換言之,戴耀廷就是在為宗教恐同勢力出謀獻策,教導他們如何在香港這個「多元化社會」,有策略地將「恐同」的「核心價值」容納在「法治」的框架之內。

泛民寫手陶傑,也曾在《壹週刊》專欄寫道:「譬如同性戀婚姻,此一現象也是近年『平等』趨勢下的一大議題。同性戀婚姻有什麼問題?首先,與異性戀婚姻不一樣,同性戀之間不一定以性交為婚姻關係的基本定義。男人同性戀喜歡雜交,因此男同性戀亦無『通姦』行為。因此,一名獨身男子,明明不是同性戀,可以與一名異性戀的男子以同性戀婚姻名義註冊,從此享有夫婦的免稅額和保險優惠,請問政府如何查出專掏此法律洞眼的證據?」[2]

先不論其對同性戀者的偏見,他反對同性戀婚姻的「理據」,也跟「建制保守」勢力在立法會上所說的無異。

在2012年的性傾向歧視立法中投下棄權票的民主黨議員涂謹申,也表示逆向歧視一定存在: 「係有嘅!係有、係有、係有!例如工作上,若我唔喜歡同同志共事,咁已經會有問題。」[3]

以上都表明,對同性戀者再愚昧可笑的偏見、再刺耳的說話, 出自各個主流政治陣營, 而與天主教教會關係千絲萬縷的泛民主派陣營,更當然不能倖免。前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就說過:「就像同性戀,未必是罪惡,但無論在醫學還是心理學的角度來看都是不正常的,沒有理由去鼓勵、甚至合法化﹔墮胎等同殺人,即使是避孕也要用自然的方法。」[4]

因此,堅決主張同志平權,但又以為泛民運動可以為同志出聲,甚至對全香港乃至全世界勢力最強大的恐同組織——天主教教會——的信徒,就在泛民運動的領導層裏面的事實視若無睹,就是一個十分顯著的矛盾。

也有號稱左翼和同運人士認為,新上任的天主教教宗方濟各,發表了不少「開明」的言論,表明天主教教會正在向性別友善的方向改革。這種觀點不完全錯誤,事實上,天主教教會也需要「與時俱進」,迎合社會主流。在愈來愈多同戀性者在帝國主義國家躍居政經高位(例如英國國際發展部長Alan Duncan)的今天,立足西方的教會發表「開明」言論,是可以預見的。但更根本的是,是現代社會發展所造成的政經制度和意識形態變革,促使作為封建社會的核心的教會的改變,而不是倒過來,封建主義的教會竟然引領了現代社會的改革。

請不要忘記,天主教教會反對生育控制,禁止使用避孕套,如何助長HIV和各種性病的傳播,如何壓制女性的生育自主和發展潛能,如何鞏固極端的貧困和壓迫;也不要忘記,天主教教會的正式立場依然是反對人工流產,依然視同性戀為「客觀疾患」、「有道德邪惡的傾向」。天主教教會的反動本質,並不會因為方濟各幾句「美言」而改變。號稱左翼和同運人士對「開明教宗」的大肆歌頌,代表的並不是後者的開明和進步,而是前者立場和觀點的黨派性和局限性。

天主教教會領導的「民主運動」的反動性質的一個重大例子, 就是1980年代波蘭的「團結工會」(Solidarnosc)運動。由天主教反共分子領導的團結工會,得到以教宗若望· 保䘵二世為首的天主教教會的公開支持、西方陣營的全力支援,成為了以打壓工運聞名於世的列根和戴卓爾夫人唯一激賞的「工會」。當年不少號稱左翼人士、在「反斯大林主義極權」的名義下,不肯承認團結工會的反動右翼性質,全身投入這場公開要求徹底私有化和投入西方陣營的「運動」。波蘭人民共和國滅亡後,人民生活水平倒退之餘,保守反動的法律也回潮,例如一度被允許的人工流產,在1993年從新立法禁止,至今有效。

今天,LGBT和異性戀在帝國主義國家儘管在某程度上有法律的平等, 但特別是貧困和患病的LGBT,仍然飽受歧視;更不用說,在落後國家,同志往往沒有任何法律權利之餘, 還被殘酷的壓迫。與此同時,帝國主義統治階級為了粉飾太平,也製造了御用的LGBT運動,去宣傳自己的「多元性」。例如,種族清洗巴勒斯坦人民的以色列政權,就嘗試將以色列宣傳為中東的同性戀者旅遊聖地。[5]不看清帝國主義與宗教反動勢力的勾當,就很容易被利用為「擴闊光譜」、展示「包容」的宣傳工具,資產階級的同志可能因此得益,但絕大多數身為勞苦大眾一分子的同志,卻沒有任何好處可言。

同志和所有被壓迫群體一樣,只有脫離了帝國主義和資產階級的控制,與被剝削被壓迫的其他勞苦大眾形成反對資本主義、爭取社會主義的運動之後,才可以贏取真正的平等和尊嚴。

【注釋】

[02]陶傑,《花港觀愚》,2013年02月21日。[back]
[03]〈阿涂:逆向歧視絕對存在〉,《蘋果日報》網站,2012年11月28日。[back]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國際政治, 性別, 港台民粹運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