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我們要保衛中國(上)(Jude Woodward原著;趙平復譯;孟倫、周乙訂)

 

編者註:此文原文“In Defence of China”在2014年5月2日發表在伍德珠女士的博客《新冷戰》上(New Cold War)(http://newcoldwar.typepad.com/blog/2014/05/in-defence-of-china.html)。伍德珠女士在2001年至2009年期間,曾擔任英國倫敦市長文化、創意產業和旅遊業高級顧問(相當於副市長) ,現為中國上海交通大學和河北傳媒學院訪問教授。我們並不同意此文的所有觀點,但因其簡明扼要地處理了當今中國問題爭論的各個關鍵焦點,提綱挈領地指出為甚麼左派應該保衛中國,有重大的現實意義和參考價值,謹將之翻譯分為兩部分連載,以饗讀者。

此文的第一部分,刊載在本誌的2014年9/10月號,見Jude Woodward:為甚麼我們要保衛中國(下)

美國針對中國,策動了一場企圖擴大為冷戰規模的戰略對抗。美國的明確目標,是在外交上和政治上孤立、在軍事上威脅中國, 迫使她從生產性經濟轉移投資至軍事開支,將中國排除在世界市場之外,讓中國成為一個被排擠的國家。

為此,美國正在決斷地增強針對中國的軍事部署——即所謂「亞太再平衡」。美國鼓勵中國的鄰國增加軍事開支、向中國採取更強硬的姿態。為了建立由美國領導,並特別排除中國的龐大優惠貿易板塊,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和跨大西洋貿易投資夥伴關係協議(TTIP)等一類規劃應運而生。

美國不僅在國際場合上試圖孤立中國,為了混淆和分化可能反對反華攻勢的人們,她特別的透過虛偽和誇張失實的宣傳攻擊中國的人權和勞動標準狀況,以及將中國對各種合法的安全考慮和對在地挑戰的回應,描繪成侵略和擴張活動。

美國將戰略方向重整為遏制和對抗中國的核心內容,是將其海軍的六成軍力轉移到太平洋。這也是自1945年後,美軍大部第一次離開大西洋地中海地區。

為了實現這個戰略,美國在澳大利亞獲得了一個新的基地;加強了關島基地的設施;與日本談妥繼續駐紮沖繩;在南韓建築一座新的大型基地;與菲律賓就美國海軍重返蘇碧灣達成協議。此外,美國將新的一批軍火賣給了台灣;為其向印度尼西亞出售F16 戰機的合同加碼;增強與日本的軍事同盟;同時鼓勵中國週邊的國家重新武裝。

美國這種對華政策,提出了一個的根本問題:全世界的左派、反戰運動和進步力量,對此應該採取怎樣的立場?

這個問題的答案,應該是清晰明確的——保衛中國,反對美國帝國主義的攻勢。

美國和中國的相對位置

一方面,美利堅合眾國是全世界最強大的軍事機器。美國這方面的記錄是簡單明確的:美國正在使用這種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威脅、打擊和震攝任何反抗其世界政治經濟體制的徵兆。

單從1970年代開始說,儘管在越南失敗了,美國仍先後在智利發動了讓皮諾切特上台的政變;維持了對古巴的封鎖;成功地在尼加拉瓜對桑地諾政權進行了反革命戰爭;侵占了格林納達和巴拿馬;對伊拉克發動了兩次戰爭;干預了波斯尼亞;領導了對塞爾維亞的轟炸;在委內瑞拉組織了一次未遂的政變;對阿富汗進行了秘密戰爭、繼而侵略之;空襲了利比亞;另外,從歷次無人機攻擊和轟炸,到中情局 的秘密行動,美國實行了無數的海外干預。美國打擊的對象,不只是社會主義的或明顯地反帝的反抗徵兆,也包括任何脫離華盛頓強加的共識、爭取獨立的徵兆,不論它們有多微弱、片面、模糊或動搖。

另一方面,從1970年代開始,中國脫離了絕對的貧困,成為了國際定義的一個「中上收入」的國家。 只有30%的世界人口居住在人均 GDP比中國更高的國家,而世界人口的50%,現在居住在人均GDP比中國低的國家。要衡量這個成就的規模,我們要知道,在1949 年,帝國主義者的「租界」、「不平等條約」、吞併和佔領,將中國鎖定在缺乏發展和人民貧窮的狀態。在帝國主義的鐵蹄之下,中國的生活水平從1820年的世界平均左右,下跌到1949年的世界水平的五分之一。著名的經濟歷史學者安格斯·麥迪森(Angus Mad- dison)推算,中國在1949年的人均GDP,比1500年的英國還要低,其水平甚至只有在同時期同樣被帝國主義蹂躪的非洲的一小部分[原註1]。中國在1949年推翻了日本和西方帝國主義的壓迫。從那時起,特別是鄧小平在1978年啟動的「開放」以來,中國的生活水平已經恢復到接近世界平均的水平,超過六億二千萬中國人民脫離了國際定義的貧窮狀態。這是通過推翻帝國主義,而不是申請加入帝國主義俱樂部,而實現的成果。

儘管以上的成就仍然遠遠落後於帝國主義諸國的發展水平,很多更加貧窮的國家通過與中國進行貿易,而得到脫離西方強加的不利條件的選擇。中國累積的龐大美元儲備,也使它成為欠債貧窮國家得到財政援助的一個來源,中國為不少的發展中國家提供比世界銀行更多的貿易融資和貸款。這些國家因此能夠避免向以強加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為貸款條件的國際貨幣基金會或世界銀行乞討。對於厄瓜多爾、委內瑞拉和其它因為實行左傾社會和經濟政策,而被美國支配的國際金融機構封殺的拉丁美洲國家來說,中國提供了特別顯著的助力。

保衛中國反對帝國主義

面對一場世界上最強大的帝國主義強權,和一個曾經被殖民和支配的國家之間的衝突,最基本的立場應該是顯而易見的:任何站在進步和正義一方的人們,都要保衛半殖民和發展中的中國,反對帝國主義及其盟友的攻勢。

我們甚至不需要認定中國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才作出這個結論。左派只需採取一旦美國及其盟友策劃攻擊任何一個半殖民國家,不論後者的經濟制度或政治體制的性質如何,都會採取的原則立場就可以了。因此,全世界的進步力量曾經動員起來,不論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政權性質,反對帝國主義帶頭侵略它們。顯然地,我們對中國也應該採取同樣的態度。中國或許比較強大,然而以人均計算,它還比伊朗貧窮,左派也同樣應該保衛中國。進一步說,美國一旦擊敗中國,如上所述,對全世界的被壓迫群體和半殖民國家來說,將會是嚴重的挫敗,使力量對比向不利的方向更加傾斜。

悲哀的是,部分左派對於這個問題的思考似乎相當混亂。或許是因為被帝國主義主導的宣傳所誤導,部分評論者——當中甚至有左派——照單全收了中國是一個新的「超級大國」,或正在亞洲(或非洲)進行侵略對外擴張政策的荒謬說法。有人甚至宣稱,美國準備與中國交鋒,是一種新的「帝國主義之間的競爭」——換句話說,中國不但不是社會主義的、半殖民的甚至僅僅是普通的資本主義國家,而是一個像美國、法國、英國和日本的新晉帝國主義國家。

首先,這種觀點完全無視了國際階級力量的對比。中國的經濟發展不但大大地幫助了自己,同時也給予委內瑞拉、厄瓜多爾、古巴和無數的其它半殖民國家很大的助力。

其次,關於中國是一個新的超級大國的說法,是荒謬的。中國每年的軍事開支,在過去十年多的時間內,大約維持在GDP的2%左右,其絕對量隨著中國GDP總量的增長而有所上升。但以美元計算,中國的軍事開支比美國的四分之一還少。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估計,2012年的美國國防預算是6820億美元,相當於GDP的4.4%,與此相比,中國當年的國防預算是1660億美元、相當於GDP的2%。

更有甚者,美國這種軍事開支的規模已經持續了數十年,這表現在:世界上現役的24艘航空母艦之中,美國擁有12艘,中國則只有一艘翻新的、只有訓練功能的航母;更不用說,美國擁有71艘核動力潛艇,中國則有10艘;美國有9600枚核彈彈頭,中國估計有240枚;美國有3318架世界上最先進的戰機,中國則有1500架比較落後的戰機。當然,我們還可以羅列美國所擁有的各種導彈防衛系統、隱形科技、無人機、戰鬥直升機和非核導彈系統——這些都是中國望塵莫及的。

在經濟方面,一般的共識是(例如國際貨幣基金會和高盛),除非發生一系列的經濟意外,以市場匯率計算,中國的經濟總量,將會在十年之內的某個時間超越美國。

然而,中國不會因此達到可以與美國相匹配的經濟實力。中國仍然會是一個人均GDP低於美國的 25%的發展中經濟體。中國在石油、天然氣和銀行業擁有與美國同行相等規模的國有企業,但對美國的大型製造業和服務業企業——像沃爾瑪、福特、通用汽車、蘋果、 谷歌、AT&T、威訊、惠普等來說——中國企業都不成威脅。中國的海外投資確實開始顯著地上升,但在2012年,美國直接海外投資的累計總量約為52000億美元,而中國的則少於美國的十分之一,只有5000億美元。

將美國準備與中國交鋒,說成是帝國主義之間的競爭的理論,也是同樣荒謬的。這種理論的最大根據, 似乎就是中國確實是一個頗大的國家。然而,在1820年,中國的GDP是英國的和法國的六倍、美國的18倍,但沒有社會主義者曾宣稱當時的中國是一個「帝國主義」強國,儘管中國當時由皇帝統治!

這種認為美國和中國在進行帝國主義競賽的觀點,在邏輯上會導致左派應該在兩者的衝突之中,保持中立的結論。

這種中立,首先和首要的,是徹底背叛了經過30年的戰鬥和犧牲,才從日本和西方帝國主義的壓迫之下得到解放的中國人民。中國人民勝利的解放戰爭,引發了1949年的社會主義革命,這場革命的成果仍未被推翻——中國沒有經歷過俄羅斯的1991年,最重要的生產資料的國有制沒有被清算,沒有發生過反共政變。因為如此,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之下,中國大量人民脫離貧困,人均壽命從1949年的35歲上升至今天的75歲,保健、教育、住屋和營養正在繼續改善。在腐朽和好戰的美國帝國主義企圖粉碎中國、掠奪她的經濟和結束其發展的攻勢中保持中立,將會背叛13億中國人民,以及他們對未來的希望和理想。

這種中立,也將會背叛所有為掙脫北方強鄰的壓迫、為更進步的未來奮鬥、通過中國的經濟援助而得以抵制美國要求的拉丁美洲人民。同時,亦將會背叛所有從中國投資和貿易協定中得到好處,從而能夠拒絕美國和其它帝國主義列強,以及國際貨幣基金會和世界銀行強加的諸種不利貿易條件或掠奪性要求的半殖民國家。

進一步說,美國一旦成功摧毀中國,新的一輪帝國主義擴張就會得以實現,屆時——就像在蘇聯被推翻之後——帝國主義將向「第三世界」橫徵暴斂、攻擊工人階級的生活水平、加強種族主義和各種壓迫,以至發動大量戰爭。

如果中國的國內和國際政策能以 「帝國主義」來形容,那它就是一種十分奇怪和進步的帝國主義。這是一種為世界上數以億計的最貧窮的人們大幅提高生活水平;拒絕新自由主義;保衛生產資料國有制;沒有殖民地和附屬地;與古巴、委內瑞拉、厄瓜多爾的進步反帝政權結盟,和為它們提供經濟支援的帝國主義。以上既是「中帝論」荒謬的理由,同時也是支持美國攻擊中國的那些人們販賣「中帝論」、去分化和搞亂反帝陣營的理由。

【注釋】

[原註1]Angus Maddison, ‘The World Economy : A Millennial Perspective’, OECD 2010[back]

5 則迴響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5 responses to “為甚麼我們要保衛中國(上)(Jude Woodward原著;趙平復譯;孟倫、周乙訂)

  1. 看看中國各階層,從知識份子到民工農民的悲慘遭遇,就可明白為中共的所有辯護都是蒼白無力和無人性的!

  2. 引用通告: 為甚麼我們要保衛中國(上)(Jude Woodward原著;趙平復譯;孟倫、周乙訂) | 寸鐵

  3. 引用通告: 為甚麼我們要保衛中國(上)(Jude Woodward原著;趙平復譯;孟倫、周乙訂) | 寸鐵

  4. 引用通告: 為甚麼我們要保衛中國(下)(Jude Woodward原著;趙平復譯;孟倫、周乙訂) | 寸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