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中環──誰是最大的得益者?(林文清)

泛民主派聲稱如果這次的政改方案沒有公民提名的話,將會發動「佔領中環」和罷教罷課等行動。同時,他們又說是次的政改方案並不符合「國際標準」,然而所謂的國際標準到底是由誰來訂制?較早前李柱銘和陳方安生到英國議會外交部舉行的公證會抗議白皮書要求特首和法官「愛港愛國」,反遭到英國的議員質問說這到底有什麼問題;而近日英國的外交部發言人發言指「認同沒有完美的普選制度」,及後,余若薇又去信英國駐港總領事,要求英國就香港的政改方案表態,但如果英國政府的說法會是跟日前外交部所說的一樣,那麼「保持緘默似乎更讓人值得尊敬」。

蔣麗芸雖然成為了不少人的恥笑對像,但起碼她較早前所說的一句話並不全錯:「君不見美國共和黨做完兩屆,國家經濟一鑊泡,就輪到民主黨做,民主黨唔掂又輪番共和黨做,做來做去就是這兩個黨的同一班人,市民真的冇得揀。其他人可以做嗎?」手裡有票,看似是有了選擇,但即便有不同的政黨或候選人上台,最後統治社會的,還是背後的金融資本和大財團。我們擁有一票,但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參與到些什麼?

有「泛民左翼團體」甚至聲稱普選能夠提供一個為市民帶來福利的機會,能夠改變勞苦大眾的生活狀況,因此應該要支持「佔領中環」(所謂的福利政策假若到了嚴重損害社會的統治者──金融資本和大財團的利益的時候,隨之而來的就政府大幅度削減福利政策,在經歷過國際金融危機後的英國就是其中的一個例子)。這是一位朋友對該團體所寫的佔中立場書的言論,順便貼出來給各位參考:『他們提出的一切,坦白說就是完善資本主義政治,欺騙出賣勞動者的右翼主張。事實上絕大部份右翼民主派人士也不會反對他們這種立場,既然無法說明自己跟右派的分別在哪,那麼無論是自稱「左翼廿一」還是「右翼廿一」抑或是「中翼廿一」,對他們而言好像也沒有什麼分別了?』甚至連佔中的發起人戴耀廷也說:「當商人知道具體何時佔中的細節時,他們就會知道,佔中無意傷害香港經濟。」佔中最大的目的由始至終就是要爭取「公民提名」,增加泛民主派人士贏得選舉的機會,這與勞苦大眾的權益到底有什麼直接的關係?

而且泛民不是別的,正正就是在香港最大的一股反共力量。同時,他們一直要求英美等國家協助香港爭取「真普選」,實質上就是要去對抗中共(也很清楚的是,這個活動的敵人是中共)。作為「普世價值」的始創者的美國,更一直積極介入其他國家的內戰,提供各種的援助給反對軍意圖扶植親美的政權。我想在這個時候,真正的左翼是沒有需要附和這個只為增加泛民勝算的活動。在選舉的時候亦有需要在泛民和建制(或藍與綠)之中保持自己的獨立性,當下目前最重要的問題還是要想清楚,到底這場運動對誰是最有利?而且佔中到底會導致怎樣的後果?

以下貼上兩篇我認為值得參考的文章:

面對青年貧窮化:超越被選舉分化的反抗困境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12382

陳映真:在香港看「七一」遊行
http://zfangyuan.blogspot.co.uk/2012/07/blog-post_158.html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佔領中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