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中環評論(千惠)

列寧說過 : 「我们赞成民主共和国,因为这是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对无产阶级最有利的国家形式。但是,我们决不应该忘记,即使在最民主的资产阶级共和国里,人民仍然摆脱不了当雇佣奴隶的命运。」假如單單認為此處所謂的赞成是指一旦出現資產階級的民主運動,便要全力支持,然後在運動中,便可以擴大左翼的勢力,宣揚經濟民主、社會主義,這無疑只是戒條式誤讀了列寧的話。但是,這便是現時所謂的香港左翼在佔中會採取的論調。

事實上,這是一種古怪的思考短路,顯而是錯誤地把抗爭的經驗與階級意識的萌芽視為必然的因果關係。可惜在事實上,在這場大規模的動員中,最主要的動員能量根本不是階級,根本不是經濟關係,而是空口的自由民主。簡單歸納,整場運動中主導思想是──領導層要維持本地資本主義運作,對抗中國資本;參與群眾要以港獨作綱領,反中反共。民粹式的國族打造和恐共情緒並駕齊行,恰恰就是這場運動的最大動員能量。那麼,所謂左翼還奢望在沒有穩固的工人基礎下,在反帝意識極之匱乏的氛圍下,寄望群眾在當中獲得任何階級意識萌芽的機會嗎? 即使是單純認為普選制可以擴大民主,亦沒有任何與右翼民粹割席的意欲,難道當真是要「左右合流」嗎?

階級問題是香港現今社會矛盾的本質,但是在反中恐共的情緒下,族群民族的矛盾已經掩蓋了任何討論階級問題的機會。就如,即使是錯誤地把佔領中環和反資混為一談,都已經不能被公眾討論,中共惡貫滿盈的形象已深入群眾的肌理之中。那麼更真實的是,中國在過去百年來在列帝國入侵下、圍堵下生存下來,在文革極左思潮後的決策錯誤過後,依然在近30年間生產力大幅上升,令人民的平均生活水平明顯轉好,連提都沒有被提過。現今,雖中國在官僚層腐敗的影響下,依然在社會主義目標和資本主義全面復辟的可能之間仍懸而未決,但這些中國汲汲營營取得的成果已經得來不易。假如還要以所謂「國際」標準去看待中國,不免只是成為帝國的附庸而已。要知道在67反英抗暴過後,英國頗為積極形塑所謂的香港主體意識,大多數人沒有民族共同感是很自然不過的事,而且對中國莫名的抗拒已經內化於我們意識之中。但是,現在才回歸20年不足,正是兩地交流的黃金時間,合創共同經驗的機會,一旦兩地關係在開始時便因此事而致關係惡劣不堪,以後中國、香港的命運將更難走下去。

所以,作為左翼,至少我們不應該以堵路,罷課等運動的操作形式批判、介入運動,因為這樣只會激發右翼民粹的反共力量。屆時,一旦運動被激化,成為自主不能被控制的力量時,不論他日「成功」被資產階級和右翼民粹建功,還是「失敗」而遭到打壓,都只是為日後留下更多反中反共的資源。我依然樂見現今,有團體指中港人民聯合起來,共同爭取兩地全面的民主改革,是其中一個目標。但是,這亦只能清楚認清中國香港兩地的社會性質的前提下,才能使建設民主不落為空洞形式化的口號,不是帝國意識形態下的傀儡,而是確切指涉著正確的方法和目標。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佔領中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