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中環評論(康雄)

面對批評,一些香港的「左翼」就立即翻書找來些馬列詞句,辯解說他們為「真普選」搖旗吶喊,只是為了向群眾揭示資產階級民主的醜陋一面,好讓群眾認識到問題不是有沒有選舉權,而是大家都不過在資產階級的遊戲裡打轉云云。

確實,在沒有最基本的形式民主的地方,革命左翼有時需要爭取民主,而且目的也確實在於揭露制度的根本問題:這在革命前的中國與俄國都曾經是重要的策略。問題是,現時香港這群「左翼」,卻完全沒有在這套策略真正重要的部份,也就是揭示制度根本問題方面下功夫。

先不說這群「左翼」中不乏宣傳「普選萬能論」者,開口閉口都是「有普選,人民就有保障」等等消磨革命意識的話,更加危險的其實是這群「左翼」繼續沿用壟斷香港主流論述多時的「建制 / 民主」劃分,甚至將工人階級收納到這套邏輯之中,以致將階級問題消除而代之以「人民 / 當權者」的,去階級的民粹主義。事實上,這種做法不但會撕裂政治立場有異(也就是所謂親建制或親泛民)的工人,更有可能因而讓西方先進資本主義國家可以在完全不受工人階級威脅的情況下,進一步控制香港。自然,左翼份子可以不必認同「捍衛中國」的立場,但無視整個普選議題裡站在「泛民主派」背後的西方勢力,並在這樣的危急關頭下仍不認真挽救衰弱的本地工人力量,無疑等同於在客觀效果上打擊香港(以至中國)無產階級的力量。這種說法看似誇張,其實不然,因為現時香港這群「左翼」所作的,就好比一些主張缺乏實際力量的巴勒斯坦即時建國的「左翼」一樣,最後只會令香港任人宰割。

以佔領中環本身為例,部份較強調基層權益的民間團體曾在「商討日」期間,提出「將普選議題與全民退保等社會議題綑綁」的訴求,但相關建議雖然不乏支持,在最後也只是直接被隱沒。這種結果,加上戴耀廷多次露骨地支持資本主義的言論,都顯示了佔領中環的本質。這樣也就顯示了許多「左翼」人士及團體,現時放棄了群眾的進步要求,而「義無反顧」地支持佔領中環是如何值得批評的。

革命左翼要求行動果斷,對於以「和平理性」等字句來隱藏階級矛盾的空話也絕不多加理會。但面對現時這種放棄真正的群眾,而代之以資產階級民主神話的舉動,再多的「激進行動」終究也只能是在鼓動民粹的情況下,對香港的左翼力量帶來不可挽回的打擊而已。更危險的是,一旦佔領中環失敗,我們不難預見現時的整套民粹操作必然會以更強的力度出現,繼而使香港離社會主義革命越來越遠。就此,香港左翼份子所能作的最激進行為,與其說是不加反省地為普選權搖旗吶喊,倒不如說是與整套主流論述的徹底割裂,重新認識與組織革命群眾,舉起階級鬥爭的紅旗。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佔領中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