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正在上演的,正是所謂「非暴力抗爭」的戲碼(趙平復)

華人民主書院的祖師爺,Gene Sharp等人在他們的顏色革命戰略戰術著作裏面,多次論述使用青少年學生包圍/衝擊政權機關的重要性。在這種場景下,軍警不動手,就可以大肆宣傳政權自知理虧/膽怯無能,壯大反對派聲勢、鼓動更大規模的衝擊行動;軍警動手,如出現大量傷亡,則可以大肆進行輿論攻勢,呼籲“國際社會”制裁政權、甚至承認反對派為唯一合法政府。而即使傷亡不大,在宣揚政權鎮壓青少年殘暴不仁之餘,也可以為被捕的領袖們實行政治資本的原始積累。如此通過輿論作戰,不斷滾大反對陣營,直至政權瓦解為止。

換句話說,當顏色革命的領導者宣稱他們“不相信暴力”的時候,他們在*撒謊。

Gene Sharp本人就強調,他們傳播的技術儘管號稱“非暴力”、但絕非“反暴力”,而是以顛覆目標政權為目的的“政治挑戰”(political defiance)。根據Sharp的說法,“政治挑戰”的終極任務,就是在推翻目標政權之後,用一個“小政府、大社會”(即公共權力被虧空,政治日程由帝國主義和買辦資產階級扶植的“公民團體”支配)的“民主”體制取代之。

Gene Sharp本人也意識到這個過程必然會出現這樣或那樣的暴力。對他來說,這並不是要不要暴力的問題,而是要*為反對派最終暴力奪取政權創造民意條件。號稱“非暴力”的“政治挑戰”,就是這種戰略的核心技術。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佔領中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