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形勢提出的四個基本問題(趙平復)

1)香港、台灣是具有新殖民地性質的、發達的資本主義社會,它們都在實行某種資產階級民主制,並不存在所謂“民主化”的問題,只有走不走向社會主義的問題。無論是泛民對建制的鬥爭,還是泛綠對泛藍的鬥爭,都是資產階級內部的鬥爭。香港、台灣勞苦大眾面對的真正問題,是自己沒有獨立於資產階級的社會主義政黨,沒有統一的、反對資本主義的工人運動,因此要麼沒有理由參與政治、要麼就成為資產階級民粹政治的玩物和炮灰。

2)泛民以通過公民提名讓反體制政客獲得特首候選人資格為由發動街頭運動,說到底就是為資產階級的一翼爭權奪利的策略,並為帝國主義張目。這不會增進任何人的自由民主權利,甚至只會使反共反中成為香港社會的絕對共識,實現右派政變。這種東西,是同無產階級的利益和社會主義的事業對立的。

3)泛民“左翼”特別強調,“無篩選”的“真普選”是“公平制度”,可以通過這個制度得到各種福利、甚至可以“廢除資本主義”——這是一個十分離譜的謊言。

在歐洲,以德國帝國主義馬首是瞻的歐盟委員會,正在對整個歐盟、特別是其南方諸國斷行緊縮政策,通過大規模削減公共開支、大幅度降低工資待遇、製造大量失業和破產,以提高資本的利潤率。美國帝國主義政權在挽救破產的金融資本之後,也斷行了類似的政策。面對要求改革政治獻金制度、結束金權統治的佔領華爾街運動,美國聯邦和各地方政府實施了斷然的鎮壓。資產階級的這一切暴行,都由資產階級普選所“授權”的國家機器斷然執行,缺乏問題意識和社會主義組織的勞苦大眾,根本就無力抗拒,而國家對於有組織的工人抗爭的態度,就是嚴打。

這不只是歐美的問題,在我們所處於的東亞,比方說,菲律賓的政治體制是美國的拷貝,台灣、韓國、日本、印尼等等統統都實行資產階級普選,然後呢?這些地方實際上都由親帝的大資產階級所統治,也完全不存在強大的工人階級社會主義政治力量。資產階級普選除了是強化統治秩序合法性和調節社會矛盾的工具之外,什麼都不是。

徹底一點的說,資產階級議會是資產階級國家的外殼,資產階級政府的首長是資本主義的大管家,資產階級軍警和司法系統是資產階級維持統治的暴力內核——有沒有普選、實行怎麼樣的普選、選出了那個黨派的人當政府首長,都不會改變這些基本事實。

換言之,那些宣稱選他們出來當議員當官就可以實現“社會公義”的政黨政客,是徹頭徹尾的騙子。

4)資本主義制度造成的問題,只能夠通過工人階級的自我覺醒、自我組織和自我解放得到解決。要結束極少數資產者對絕大多數勞動者的統治,要實現工人階級領導的所有被剝削者和被壓迫者對社會的統治,就必須打倒資產階級的政治和思想影響,建立工人階級自己的社會主義政黨,通過階級鬥爭積累工人階級的政治和組織力量,最終炸毀資產階級的國家機器、使社會的主要生產資料成為公有財產,建立無產階級的民主制度,實現民主的計劃經濟,推動世界革命、走向社會主義。

假左派宣揚資產階級普選萬能論,在捨本取末、自欺欺人之餘,還完全無助於反抗剝削和壓迫,反而會通過加強右派意識和選舉民粹、使勞苦大眾更加難以翻身。

因此,假左派們鼓動主觀上反對社會不平等的青少年學生為親帝右派指導的街頭運動做炮灰的行為,是誤人子弟的、反工人階級和反社會主義的犯罪行為。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佔領中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