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麻煩的佔中反思日記…(蔣往)

其實大部分人,中/大學畢業後人生大部分時間都應該是要用來上班,對住從來沒有選舉產生的老闆,面對著資本主義下的剝削。

今天晚上跟朋友閒聊時,想起其實平時常說的所謂「工人階級團結」,好像很抽象、很高大空,但例如,如果現在的無薪/賤價實習工,都一起齊心組織行動爭取合理的權益,甚至組織、擴大成一股足夠繼續支撐下去的青年工人組織,這個運動裡面所得到的具體成果,既很實際,也正正「自己袋晒」,而不會落入泛民或建制派的政治資本裡面。

而這裡的「我們」也很清楚,就是香港所有無薪/賤價實習工,而非甚麼抽象的「人民」,對立面則是資方和大學,以及背後的資本主義制度,清清楚楚。透過如此的組織,也大概可令大家更理解到「工人」這個身分有多貼身和重要。

我總覺得現在,將焦點放在這一類型的基層及工人運動裡面,從下而上改善自己的生活,對資本主義的運作提出反省、進行抗爭,總好過投放那麼多心力和人力,去爭取都不知道能否真的改變甚麼的「國際標準真普選」,或跌進「泛民 VS 建制」的選票勢力鬥爭,或去盲目排拒大陸人(尤其新移民)。其實這也應該不是甚麼太理想或能力範圍以外的事情,而且有人已開始努力中吧?

﹣﹣﹣﹣﹣

至於「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埋下的炸彈——國家安全法的訂立、國民教育能否實行、選舉制度是否應得到中央認可等等——也當然是重要的問題,這正正是建制和泛民的民間聲音,最大的政治分歧所在,既牽涉到國際的形勢(現在美國高調「重返亞洲」的策略下,香港怎樣走下去的——到底是成為反共反獨裁基地,走向台灣和以歐美為首的國際,抑或是最後真正「回歸」,成為中國的一部分——是很重要的事情),也關乎中國的官僚獨裁腐敗問題,以及混合型經濟制度會發展成怎樣,是向好還是壞的方向進發。

我覺得這是非常複雜的問題,因為既不願意令中國大陸、香港跌進美國為首的全球資本主義霸權裡面,也不希望中國發展走向繼續腐敗、繼續經濟自由化,繼而最終自己崩潰的方向;但如果還未見到真的有站在勞苦大眾利益的新的左翼勢力出現前,就幫資本主義帝國推翻中國共產黨,取之代之上台的,很大機會是會將原來國有資產大規模私有化、加速走向以利潤主導的國際自由貿易的親美右翼勢力,成全繼蘇聯倒台後的「反獨裁–>親資親美」冷戰大業?可以這樣預測嗎?

唉,暫時我只大概理解到,一來戀殖的傾向必不可取,所以解殖的歷史教育很重要;二來國家安全不是抽象、完全不用談的問題,而是因現時國際勢力分佈而要考慮的事情,但同時言論、資訊、集會自由這些也非常重要;三來,人大設下的方案以及「國際標準真普選」,皆不等同於「民主」,皆是用來粉飾香港資本主義的維穩工具,四年選一次特首和議員,但仍是大企業大財團統治香港,能對底層勞動者的生活改善有多大影響?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佔領中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