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批判地」參與的一些異議:關於立場、領導權和自發性(丁)

1) 我覺得對於非革左的朋友,問題不是如何實現革左,這不是他們的日程當中的東西。對非革左的朋友真正的問題是,明知革左的預測的情況準確,這些朋友要投入/介入運動令這些預測變得更真實,還是和革左一起嘗試勸導民情,為停止右傾運動盡一分力?

沒有人真的要責怪參與者沒有思考,我常到處觀察途人對於運動的看法,我肯定他們存在思考的過程。問題是,無論支持或反對作為思考的資源不夠,大家的著眼點也根本不同。大家看到的大多只是香港的小格局,而非世界的大格局。大格局的問題,被簡化成對中國的愛憎問題、個人的良心問題和實際上的生活問題,自然得出極簡陋的論述,並隨情緒加劇社會撕裂。

所以這就是為何我等革左只能在臉書嘴砲--我們不是泛民或建制,在這一刻我們的力量只有這麼大。如果以為自己有本事走捷徑,試圖騎劫運動向左轉,下場就像「社會主義行動」,到處都被人恥笑和辱罵,還失去自己的立場。

2) 如果說舊領導(三子,學聯)失去控制,不完全是事實。他們的確無法控制群眾進退,但他們一直是意識形勢的領頭羊。如果他們的普選論述完全脫離參與群眾,恐怕就是之後保護學生的論述都不可能發生。

現在,鼓吹運動昇級,本來就是一個失敗:佔中要打倒梁政權,不能數之以罪,而是靠肉身成道。這個問題明顯就是普選和佔中的理論空洞蒼白,無法打動更多群眾參與。唯有用犧牲的畫面,才能構成對方有罪的證據。而這個昇級,一直都是佔中理論框架的本身--此理論了解警察作為國家機器的本性,利用鎮壓作為良心感召,去除政治宣傳以構成被鎮壓畫面,並作為最佳的宣傳。

難聽的說法,這就是砲灰。

這也是為甚麼我不會把「旺角街頭的民間自治」當成一回事,這依舊是佔中框架的東西,甚至是最高層次的表現。

3) 我說的,就是一種無自覺的問題,如果看不到這個無自覺,自然不會定性為泛民活動--大家都是自己走出來,大家都有思考,但思考的材料是蘋果日報、熱血時報,那麼所謂自發自主,就該打個折扣。

至於戰局,的確時刻變化,但如何計算變化,還是實力問題--比如中共的硬實力,泛民經年的軟實力,仍至各參與者的思想實力。要知道不難,大是大非,盡地一鋪的時間人人都樂於表現自己同時排斥異已。不出三日你就知道這個社會的兩極化和論述的空洞有多麼嚴重。這就知道為何現在介入當中的所有事情在當下無法扭轉Gene Sharp的局。

最後關於時機。只能說「養兵千日,用於一時」。論述就是養兵的根本。沒有論述,沒有同志,就談入局時機,這是妄動。現在同志要做的,正是制止妄動。(這個制止,也是論述的一環)在這個局勢,沒有比這個更正確的事。

如果堅持入局意圖扭轉局勢,我不阻止,但我必須說,除非你是和現場的意識形態同調,否則你連在台上發言都會被粗暴熄咪。這點我得要說得明白,否則我也沒有維護自己知道的事實和立場。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佔領中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