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為何反對佔中運動,又應該主張什麼路線(洪念途)

1. 我反對運動。這是一國兩制的矛盾產生的結果。一方面中共利用香港作為大陸吸引外國資金、技術、人力、經貿往來的橋頭堡;另一方面帝國主義為了實現其圍堵中國的策略,令香港成為反共基地,在回歸前已安排親帝技術官僚和代理人,不斷累積和激化反中反共親帝興論和運動,最終造就了泛民總動員。而泛民運動,無論在意識形態上,還是在具體的政治合作關係和資金來源上,都與帝國主義有密切關係。運動的勝利對勞動群眾毫無益處,而且極有可能令香港陷入政治、經濟、社會的嚴重危機。

2. 現在運動的總戰略,是以Gene Sharp的顏色革命手冊為主要參考來源的。Gene Sharp的阿爾伯特‧愛恩斯坦研究所(AEI),正正就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資助的機構。現在運動要讓政府陷於兩難:如果不清場,政府部門和交通將會癱瘓;如果清場,則引起更多民眾因為道德感召而參與運動當中。顏色革命的策略,就是繼續挑動社會實質的、具體的衝突,在香港除了體現為示威者和市民的衝突之餘,亦體現成建制派支持者和泛民主派支持者的衝突。透過這種策略,最終就可能導致政府無能力實質管治香港,輿論倒向認為反對派上台是唯一可能解決問題的方法,從而令顏色革命成功。

3. 由是,反佔中人士搗亂示威,非但不是不能預見的情況,更是在運動的邏輯裡面的。反佔領人士行動的結果,在目前為止,非但對形勢沒有任何幫助,變為運動的宣傳途徑,造成更大的支持運動的輿論效應。如是者,「保護群眾」的良心號召,就成為了實際上呼籲民眾加入的主要動力。

4. 但這種號召只是一種虛妄。現在可以看到,本身對運動有保留和批判的人士,都因為類似的理由投身運動。我認為,左傾朋友不應該因為這種理由而投身於帝國主義的運動當中。運動的結果,在世界各地的歷史經驗已經得到證實了。我們不是要支持鎮壓、支持反佔中人士的暴力,而是如果因此投身於運動當中, 最有可能的結果,就是成為運動的一份子,幫助帝國主義激化運動,成為其政治籌碼之餘,亦幫助運動領導累積政治資本。

5. 香港由於其獨特的歷史、地理和體制,與獨立國家的顏色革命的形勢會有所不同。獨立國家的顏色革命無須像香港般處理地方與主權國家的關係。同時,亦由於香港和大陸的特殊關係,帝國主義在香港的支援更為公開和赤裸。運動的最終目的,是實際上脫離中央管治,進一步為聯合各地反中反共人士在中國建立以帝國主義和本土資本家利益為首要考慮的資本主義「民主」國家。

6. 現在有很多人說,群眾是自主自發的,因此不是被利用的,甚至因此這場運動就不是泛民運動。但這些人真的有這種抽象所謂的自主嗎?更遠一點說,世界上真的有抽象的、完全不受環境影響的自主嗎?群眾在帝國主義輿論底下,每天看泛民的訊息、吸收泛民的意識形態、接受泛民主導的運動。他們現在接受泛民領導的號召,要走出來參加佔中,還說什麼自主自發?講自主自發的那些領導們,不是要讚揚群眾的自主性,而是要推卸責任。一方面他們要以群眾作政治籌碼,另一方面卻逃避動員的責任,掩蓋他們多年來在輿論上和行動上對參與人士的影響。這不是十分荒唐嗎?

7. 這場運動的目標,是追隨著泛民的目標的。運動是要所謂「真普選」,要梁振英下台。有些人要做軍師,提供不同的運動策略去激化運動,甚至要令運動所謂「左轉」。但這可能嗎?最根本的一點是,民眾是因為什麼而加入運動的?加入運動的大多數人,正正就是在泛民的目標框架底下,吸收泛民一直以來的民粹輿論宣傳,最終以爭取所謂「公義」的資本主義制度而走上街頭的。不論在主觀上還是客觀上,運動勝利的最終的得益者,也是泛民和背後的金主。現在運動的走向是隨著其邏輯一直走的,而不是有什麼變卦。究竟憑什麼認為可以「扭轉」這個局勢?

8. 更荒唐的是,現在有些本來自稱「左派」的人,拋棄了他們的面具,直接宣傳民眾可以用選票來「制衡當權者」了。但這是事實嗎?有「左翼」人士拿魁北克2012年罷課和佔中相提並論,正好反映了他們的荒謬。魁北克罷課是反對「真普選」政府提出的反動政策,佔中則要求民眾迷信「真普選」。罷課的最終結果,就是政黨輪替,在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背景下,加學費仍然在議事日程。恰好指出「真普選」和「改善民生」沒有對應關係的事情,卻被我們的「左翼」說成是,是不是很荒謬?

9. 列寧常常問以下這個問題:Cui bono?誰會得益?這是每個運動都必須問的問題。資產階級政客和打手不斷說服別人他們所擁護的制度對一般勞苦大眾有利,但經過超過一百年的驗證,這種說法不外乎是謊言。但在國際共運陷於低谷的現在,資產階級的把戲成為了人們腦海裡的唯一出路。但政治運動有自己的邏輯,它不是單純以個人的主觀願望為轉移的。分析一場運動,必須了解主導參與者的思想和政治路線,並由此分析運動的可能去向,和左派應該採取的立場和路線。面對一場建立在曲解民主的意義,和傳播資產階級普選的迷信的運動,左派最起碼應該做的,就是講明事實,指出這種假民主,根本就不能解決勞苦大眾的問題。

10. 現在講這些話,就會有人把我安上一些名字:五毛、中共打手、土共……除了純粹講這些只是惡意中傷,還可以看到這是香港的政治生態長期限制在建制派和泛民主派的對立當中。我不認為中國共產黨是真正的共產黨,我也不期望中國共產黨可以在官僚內部改良,成為推動國際共產主義革命的政黨。但我們必須保衛中國,保衛中國作為被帝國主義圍堵的世界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保衛中國的國有經濟體系,反對私有化、主張民主管理經營。我們保衛社會經濟繼續進步發展和未來工人階級民主的基礎的國有經濟體系之餘,亦反對寄生腐敗獨裁的官僚階層。

11. 全世界的資產者已經聯合起來了。為重建國際共運而奮鬥!抵制資產階級民粹,抵制資產階級普選的幻想!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佔領中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