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帳(胡清雅)

民主運動的形式,就是它的內容,也必然是他的目的。而它的形式,是用人民的肉身與國家機器對撞,並在一次又一次更加激烈的試探中逐漸茁壯。以血澆灌的民運必然是嗜血的,但流血的必定是人民,而不是踏著鮮血登上檯面的政黨與政客。這是民運必然的嗜血性,而人民真誠的悲傷與憤怒,將令民運的嗜血顯得極度殘忍。可是,隨之而來的「民主」的內容將會更將殘忍,因為這樣的民主,早已被人所處的社會性質所決定,而社會性質,絕不會透過民主運動而得到絲毫改變,它只會、也只能被革命所改變,而且革的必須是資本主義本身的命。這是號召民運的政客們最為狡猾、陰險之處,他們利用人民生活的困頓,號召人民的悲傷與憤怒,再召喚人民衝撞國家機器,然後流血,然後以鮮血澆灌,只為了造出自己的勢。這些正同國家買辦官僚與資本家玩博奕、搞代議的政客們,從來不會告知人民造成困頓的緣由究竟是什麼,因為那正是他們得以立足之處,他們害怕真正的革命。這也是嗜血的民運最深刻與無恥的欺罔,因即便它成功了,對於更為廣大的勞苦大眾而言,作為目的的資產階級代議民主制度,將是一場無血的殺戮。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