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香港2012特首選舉(黎珊華)

編者按:這是作者在梁振英剛當選時寫下的文章,個中對建制派在特首選舉期間的分裂、對「愛國左派」在「一國兩制」之下的境況、對泛民的民主觀和政治路線的評論,對了解當下情勢的來龍去脈,有一定的幫助。經作者同意,特此刊登,以饗讀者。


淺談香港2012特首選舉
黎珊華
2012年3月25日

這次香港選特首,唐英年本來勢在必得,初時梁振英可能連提名也不足未能入閘,但在最後關頭,唐英年大勢已去,梁振英獲得唐營的人改投他,甚至在他勝利後,本來支持唐營的地產商更站到梁振英的台上慶祝梁勝出。正如何俊仁所言,唐英年將「小事化大,大事化災難」,僭建問題令唐英年民望插水,亦令本來支持他的人顏面盡失,又違反保密原則公開爆料,更令還未表態的人不敢支持他。

在電視辯論後,兩位主要候選人民望都下跌,距離收窄了些,但梁振英仍是民望較高的候選人。當梁振英真的有機會當選的消息一出,本來甚具娛樂性的選舉頓時變臉,「恐懼梁(狼)振英」成為主題,網上傳出坦克車會駛進香港、香港不能再有七一遊行的流言,又有將梁振英比擬為要殲滅猶太人、同性戀者和共產黨人的希特勒,連高級公務員也發公開信指一旦梁振英當選,多名資深公務員會於短期內辭職或提早退休。

這股「狼來了」的恐懼,非是競選政綱、承諾、或任何挺梁的重量級人士可以釋除的──因為,梁是「嫌疑共產黨」。中國共產黨對於追求西方民主自由的中產和專業人士來說,是可怕的惡夢,共產黨等如坦克車,民主倒退壓倒一切;中共對香港的大資產階級來說,則是可怕可敬的對手:他們在中共支持和協助下,在國內著實得到很多好處,但他們卻又不能像西方民主國家的資產階級一樣,毫不忌憚的要政府跟著他們的指頭走,對於中國最高領導層,他們還得必恭必敬。因為無論如何,中國還是以主要生產資料公有制為基礎的國家(即使工人被官僚剝奪了政治權利),譬如政府2011-2015的五年規劃中,未曾如香港般好好諮詢商家,就要求每年調高最低工資不低於百分之十三,資本家的利潤直接受到影響,但他們還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2012年特首選舉的三位候選人。

2012年特首選舉的三位候選人。

正因為「恐共」,飽受物價高企、天價住房、工資遠遠追不上通漲的香港「進步人士」,難得的與香港的特權階層:鄉紳、大地產商、大銀行家等等同一陣線,怨憤梁振英當選。不過,後者對梁的反感,可以隨著體驗了新特首維護一國兩制──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而寛心。有人說梁振英很計較,會秋後算帳,但從梁振英這次選舉的表現來說,可見他很會謀略,而且心思細密,如果他要以行動來證明別人對他的成見是正確的,那反而很不智,倒不像他。梁振英也不如外界般認為是中央的傀儡,如是的話,他很可能不會勝出這次的選舉。反而,他會利用或製造形勢,使中央不得不撐他。

曾鈺成在梁當選前已經說過,「任何人當選特首,都必須尊重香港核心價值及市民意願,如倒行逆施將無法管治」。即使看梁振英的政綱,也看不出半點要改變香港資本主義的味道,他主張的所謂福利政策,甚至比唐英年推出的還保守。

縱觀大部分民主選舉的國家,候選人會因應時勢而向選民作出表面上有所不同的呼籲或承諾,就如英國自民黨選前許下不增加大學學費的諾言,當選後就增加三倍學費。如奧巴馬說過要關閉以酷刑見稱的關塔那摩灣軍事監獄,或表現得很體會失業、有病不能醫、種族歧視等等民間疾苦,但今天,軍事監獄仍然運作如常(傳媒更已經不再關注);而當抗議社會資源被小部分人獨佔的「佔領華爾街」行動漫延全國,奧巴馬對暴力清場和大規模拘捕示威者的行動不僅無動於衷,最近更簽署H.R. 347法案,嚴刑峻法對付在「總統或受美國特勤處(Secret Services)保護的其他人逗留或訪問的地方」示威者──多得普選──在大眾的心目中,美國仍是「民主自由」的國家。

西方國家的選舉制度無疑已到了爐火純青境界,人們可以在競爭期間有機會聽到一些比較悅耳,或感鼓舞的說話,以為自己的一票真能「改變」什麼,但無論誰上了台,實際上卻絲毫不動搖維護資產階級利益的社會制度──貧富懸殊會繼續擴大,財富變得更集中,霸權在多方面建立得更穏固。給人們留下一點幻想空間的普選,反而給原是充滿矛盾的資本主義制度,正當化、合理化和持久穏定的上上策。

有些香港人批評中央干預香港事務,令香港的「一國兩制」岌岌可危。不過,他們可能過分輕視中央為了維護香港的資本主義所出的力:代表香港幾十萬工人的工聯會,一直為「一國兩制」而犠牲工人的利益;為了給資本家信心,工聯會一直於工人代表集體談判權、最低工資立法、合理的勞工假等等事上默不作聲或妥協。為了維護資本家的利益,本應代表基層的「傳統左派」竟與商界、特權階層擁護民望低迷的政府,助其在反對聲中順利施政。而特首小圏子選舉、立法會的功能組別、分組點票,就正正是維護香港資本主義的最明顯的手段。雖然中央或「傳統左派」不敢明言,但他們為維護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付出了不為人知,也不想人知的代價。

香港資產階級這次押注錯了,是因為中央嗎?唐英年,這位香港資產階級的代理人,要不是真的是如此不濟,將自己的無能完全展示於人前,中央也用不著冒現在這個險來令手握香港經濟的財主們不滿。所以,資本家們比泛民人士更知道他們不是輸給中央,而是輸在唐英年。為了即將來臨的普選,想必香港的大資本家會投放更多資源培養自己的政治人才,成立更多的智庫、政經研究中心,主導輿論和民意,免得再出現唐英年這樣的事故了。

對於一般市民,這個「狼來了」的恐懼是基於事實,還是想像?沒有一個人可以改變資本主義,而參加資產階級選舉的人,更不可能希望推翻資本主義。即使有可能推出温和的福利政策爭取民心,但主政的人根本不會動搖資本主義的核心價值──即使不再是小小政府,但這終究是自由市場的主場,任何的調和政策都離不開資本主義的範圍。言論、集會、出版等等自由,在不違反資產階級利益下,仍會運行禮如儀。倒是那些反對反外傭爭取居港權的青年,他們的自由人權,早早被遺忘了,有誰真的在乎那真正的民主自由。

香港未來參與政治的空間會越來越開闊,各路人士開始招兵買馬,「普選」這個能獲得一定支持的議題,會有越來越多人落力「成功爭取」。政治明星、渴望被招攬的評論員們,一定會一致爭取普選,務求大家將眾多的社會問題,歸咎於「沒有普選」這蒙騙性極高的議題上。不過,香港的問題早早就不在於有沒有普選,「我要普選」,你的要求真的是這麼多而矣?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