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記英國大選:「左」右民粹的大躍進,附補充和蘇獨公投評論各一篇(趙平復)

編按:這是趙平復在其臉書上發表的三篇關於蘇格蘭獨立公投和英國大選結果的分析文章,部分內容曾被兩個網站轉載。《跨時》經作者授權,轉載全部三篇文章,供讀者參考。

英國大選結束後,朝野政黨領袖出席倫敦歐洲勝利日慶典

英國大選結束後,朝野政黨領袖出席倫敦歐洲勝利日慶典

一【側記英國大選:「左」右民粹的大躍進】 (2015年5月8日)

去年9月蘇格蘭獨立公投時,我寫了一篇評論蘇格蘭所謂「左獨」(和英格蘭的同類所謂「左翼」)翼贊蓋上福利民粹面紗的蘇格蘭資產階級民族主義(即以「進步」面目示人的本土沙文主義)的破產路線的文章(編按:見下面的附錄)。

在剛過去的這次大選,蘇格蘭民族黨憑著慷倫敦中央政府資助之慨的特大福利空頭支票,以五成得票奪取了蘇格蘭接近全部的西敏寺議會議席。

蘇民黨這次一方面繼續玩弄蘇獨民粹,主張「重奪財稅自主」,另一方面為了從工黨搶票,主張繼續維持倫敦中央政府的超額財政資助,以實現他們的本土福利天國。這是典型的選舉騙局:蘇格蘭一旦真的「重奪財稅自主」,就理應失去倫敦中央政府的資助,蘇格蘭政府收入將大幅度降低,就不可能發放蘇民黨承諾的各種福利。

從獨立公投開始,英國的「左翼」吹捧蘇民黨的民粹騙局,宣稱蘇民黨福利民粹的興起,是一種「左傾」的趨勢。據說蘇民黨的崛起,將會有助於「左翼」、甚至「階級政治」,在英格蘭的「復興」。

當然,事情並沒有沿著英國「左翼」所臆想的方向發展。

完全可以預計的,面對蘇民黨的「大小通吃」本土優先馬戲,保守黨提出了「英格蘭人立英格蘭法」的方針,指出每個地區都應該為自己的公共開支負責。同破產的「左翼」們所臆想的相反,本土優先的福利民粹,直接加強了英國各地的民族、本地沙文主義,進一步分裂英國工人階級,將各地工人綁在他們的「本民族」/「本地」的資產階級政客的牛車上。

「左翼」們自欺欺人,忘記了一個最基本的事實:在資本主義制度之下,福利開支的多寡,最終由政府的財政收入決定,政府財政收入的多寡,則由資本主義經濟的榮衰所決定。「左翼」們將要求[資產階級]政府「有所作為」、販賣福利民粹等同為「階級政治」,完全不談論資本主義制度的運動規律,實際上就阻礙了工人的政治覺悟,進一步將工人推向資產階級民粹的泥坑。

在資本主義制度本身不被質疑、甚至被朝野一致承認的條件下,參與資產階級選舉的絕大多數選民,必然會傾向於支持他們相信正在「穩定經濟」的政黨。

懷抱組閣「執政」野心的英國工黨,為了給予統治階級「負責任」的印象,絕對不能宣稱自己將會「逆轉緊縮政策」、也只能半吊子的販賣「本土福利本土享」的社民民粹,也因此未能達到他們獲取35%左右的得票率、組閣執政的目標。

舉例比較一下,因移民政策被「左翼」們大力攻擊為「法西斯」和「種族主義」的「英國獨立黨」,和工黨在這方面的異同:

獨立黨主張新移民五年內不可領取福利救濟,工黨主張兩年;
獨立黨主張出入境處擴編2500人,工黨主張擴編1000人;
獨立黨主張禁止低技術勞工入境五年,工黨主張立法禁止老闆「利用外勞壓低本地工人工資」、禁止只雇用外勞的招工單位;
獨立黨主張推行澳洲式計分簽證制度,工黨主張維持非歐盟移民入境限額;
獨立黨主張限制移民入境人數、確保英國人的生存空間(強調入境政策是空間問題,不是種族問題),工黨主張限制移民入境人數、特別是降低所謂低技術外勞入境(強調要讓百姓感到國境、社區、職場安全,同時吸收英國需要的人才和投資);
獨立黨要拒絕外國罪犯入境、實行「即捕即解」,工黨雷同。
獨立黨主張「重奪移民入境審批權」、退出歐盟,工黨宣稱退出歐盟會嚴重影響英國經濟、堅決反對。

正正因為獨立黨落力玩弄這種工黨「傳統的」本土底層優先民粹,它的得票獲得了大躍進:在全國獲得386萬餘票,相當於工黨得票的四成多。如果英國實行的是某種比例代表制,相對於工黨的190多席,獨立黨將會有80多席。

這樣,無望組閣執政的「左」右資產階級民粹政黨,即獨立黨、蘇民黨和綠黨,奪去了工黨組閣執政的美夢。

最後,不要忘記,一個得票率不足四成的政黨,可以獲取過半議席單獨組閣執政,繼續擔當統治階級大管家的角色。

也當然,資產階級選舉從來不能動統治階級一根毫毛。資產階級選舉的前提就是資產階級的產權、法權和政權。

這就是無論在實質上還是形式上,都與勞動人民當家作主了無關係的,所謂國際標準真民主的故鄉英國的真相。

2015年英國國會蘇格蘭選舉結果

2015年英國國會蘇格蘭選舉結果

二【補充:英國大選小側記:蘇格蘭「左獨」的逆向大躍進】(2015年5月17日)

上週,敝人寫了一篇英國大選的側記。現在,補充一個選舉結果:去年全力支持蘇獨公投、宣稱獨立運動「客觀上左傾」,蘇獨運動將會促進「左翼」大躍進的所謂「左獨」勢力,在今屆大選裡面分裂成兩個部分:一部公開呼籲票投蘇民黨,另一部則組成以CWI份子為核心的「左獨」選舉聯盟。

相對於蘇民黨獲得的145萬餘票、50%得票率;後者勝利的獲得1720票,為「社會主義」贏取了0.1%投票選民的支持。

愛爾蘭革命馬克思主義者詹姆斯·康諾利的一則明言

愛爾蘭革命馬克思主義者詹姆斯·康諾利的一則名言

三【附錄:比愛爾蘭的新殖民獨立更不如的「蘇獨」】(2014年9月12日)

蘇格蘭的「左獨」們,宣稱SNP主導的資本主義獨立,是一切進步發展的先決條件。

「左獨」們宣稱,他們儘管對SNP方案有這樣那樣的不滿,但SNP政府獨立白皮書的「主調」還是「社會民主主義的」,值得支持。

所以,「左獨」們和SNP一起站台,宣揚獨立的必要性和快樂性。

「左獨」們宣稱,只要蘇格蘭獨立,有了全權議會,那就可以通過立法的手段,合法而和平地進入「社會主義」。

在體溫高企的時候,「左獨」們甚至宣稱,他們可以通過「運動」(即筆墨加嘴炮加各種街頭表演),使「左翼」突飛猛進、成為未來制憲會議的一個重要角色(請注意:不是推翻資產階級制憲會議,而是成為其中的一個重要角色),將很多很好的福利原則寫進新國家的憲法云云。

須知道,蘇格蘭經濟沒有公有成分,八成以上由外資控制,而所謂本土資本,則是倫敦金融資本的附屬物。SNP蘇獨方案主張保存英鎊、參加歐盟、建立參加北約的國軍、乃至繼續以英王為國家元首,正正就是為了確保蘇格蘭的「多民族統治階級」的根本利益。眾所週知,歐盟的各種法律法規設定了成員國國債和預算赤字的上限,規定了全部政府合同的國際性、競爭性招標。

很明顯,這種「獨立」並不是真正的獨立,而是蘇格蘭統治階級在「民族獨立」的旗號下分割不列顛工人階級,建立一個臣服倫敦國王、國際金融資本和美帝霸權的「獨立封邑」。這是一種比愛爾蘭的形式獨立更不如的東西,一種將使整個不列顛的勞苦大眾更徹底地被資本支配,思想被民族和宗派意識徹底毒化的陷阱。

針對愛爾蘭當年的資產階級獨立運動,詹姆斯·康諾利烈士作出了這個著名的判斷:

『你們如果明天將英軍趕走、在都柏林城堡之上升起綠旗,除非你們開始組織社會主義共和國,否則你們的努力將會是白費的。英格蘭依然會統治你們。她會通過她的資本家、她的地主、他的金融家,通過她在這個國家栽種的、用我們的母親們的淚水和烈士們的鮮血澆灌的全部工商業機構實行統治。』

蘇格蘭的「左獨」們今天的這種表演,不是別的,正正就是今天號稱「左翼」的極端墮落的明證。

又及:「左獨」們在上一屆的蘇格蘭議會裏面,得到大約0.5%的選票。那次選舉的投票率,是50%。他們宣稱獨立公投可以復興議會,讓他們大躍進云云。這種展望的徹底破產,恐怕是現在就已經可以肯定的了。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