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死刑(趙平復)

《跨時》按:本文首發於作者個人臉書,經作者同意轉載。我們為之配上了圖片。

大島渚作品《絞死刑》劇照。

大島渚作品《絞死刑》劇照。

死刑從來不是一個抽象的道德問題,而是一個具體的權力問題。

就說戰爭,能夠因為因為戰爭有死傷、必定會傷及無辜,就可以用抽象的人道主義反對所有的戰爭嗎?絕不能的。

舉例說,站在國際工人階級的立場,反對帝國主義壓迫和侵略的戰爭,是正義的戰爭。抽象的和平主義,在這裏只能淪為帝國強權的幫兇。

資產階級人道主義者關於死刑的威懾性有限的觀點,頂多說對了一點:因為他們所支持的社會制度,本身就是絕大多數犯罪的溫床,他們期待資產階級國家用比較「合理」和「人道」的辦法處理、甚至根治犯罪,本身就是與虎謀皮的幻想。

至於那些殺氣騰騰的主張資產階級國家有權殺人的人們,甚至自稱以此「反西方霸權」、「反基督教道德」者,根本就是搞錯——美國資本主義制度強使黑人和拉丁裔人民處於貧窮低微地位,結構性製造大批冤獄,殺害大量犯人,正正就是資產階級霸權的展現;而「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刑罰觀,不只正是來自基督教的概念,也是全世界封建社會的共同概念。

我們應該主張一種反對資產階級「左」右派的死刑觀:站在勞苦大眾的立場,我們沒有理由認為資產階級國家可以根治犯罪,更何況有權通過死刑殺人——他們殺的大多數人,是社會弱勢和精神病患。到了我們擁有自己的國家政權之後,我們才可以根據當時的情況,考慮該不該有死刑、死刑該針對那些犯罪、在什麼情況下才可以執行——無產階級政權的根本工作是改造社會、改造人類,而不是殺人洩憤。

2015年6月2日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轉載, 死刑爭議, 港台民粹運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