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荒誕劇暫告一段落(趙平復)

《跨時》按:本文首發於作者個人臉書,經作者同意轉載,我們為之加上了配圖。在這個多數人都將資產階級普選等同為「民主」的時候,我們有必要看清楚這種「民主」的實際內涵。

2015年6月18日,香港立法會表決政改方案前夕,建制派議員集體離場(來源:RTHK)

2015年6月18日,香港立法會表決政改方案前夕,建制派議員集體離場(來源:RTHK)


政改荒誕劇暫告一段落
趙平復
2015年6月18日

香港的政改荒誕劇,終於暫告一段落。

建制派內部貌合神離、演技低劣,莫明其妙,並不是新聞。泛民人士自欺欺人,宣布此乃民主抗爭之勝利,甚至中共將會因此內鬨,也不是新聞。

在各種似是而非的為「民主」而慶祝或哀悼的宣示的背後,什麼是基本的實際情況?

北京官僚政權以民選建制派特首制衡民選泛民議會勢力,重建行政主導體制,在香港推動新加坡式的國家資本主義的計畫,暫時失敗了。

泛民在典型的CIA黑色宣傳「X億買票論」的助力下,成功阻嚇了其陣營內部任何可能向北京妥協的政客,確保香港政局繼續糜爛化,為一下輪的顏色革命運動鋪路。

香港目前的這種鬥爭,同勞苦大眾當家作主的那種民主,是完全沒有關聯的。

認為政改被否決,「所有香港人都是輸家」的觀點,只有在多數香港人所理解的「政治」和「民主」,就是目前泛民建制兩大資產階級陣營所兜售的那種貨色的情況下,才可以成立。

無論是北京式的,還是華盛頓式的資產階級民主制,都不可能根本解決香港社會的種種「深層次問題」——這些問題的總根源,是國際壟斷金融資本對香港經濟的支配,以及相應的新殖民主義政治社會文化。

政改方案即使獲得通過,換來的絕對不會是什麼社會和諧:經選舉授權的行政權力所推動的社會改良政策,將會被既得利益全力抵制,進一步激化香港的中美代理戰爭。而泛民的那種「本土真民主」,也必須通過烏克蘭式的,借用外力徹底鎮壓異己和清洗香港的政壇和社會、使香港重新「回歸西方」的白色恐怖,才可以得到實現。

因此,與其說「政改被否決,所有香港人都是輸家」,倒不如說,「一國兩制」之下的資產階級黨派鬥爭,正在將香港推向西藏在1959年的困局[註]。

更根本的說,資產階級民主制,是通過選舉給予資產階級統治合法性、為社會壓力提供「安全的」宣洩途徑的制度。

在希臘,我們正在目睹以「反緊縮」空頭支票上台的資產階級民粹政府的全面破產。

在2月底,Syriza政府已經答應連本帶利償還希臘的全部債務,答應執行債主要求的賤賣國家資產、壓低勞動者工資和待遇的多數「改革」。

Syriza現在的唯一「要求」,就是希望債主給他們一個下台階,不要公開強迫他們降低養老金,讓他們可以向選民「交代」:儘管Syriza放棄了他們的整個選舉政綱、繼續執行緊縮政策,但因為保住了希臘的「歐籍」,所以當今政府進一步執行上幾屆所謂「賣國政府」所執行的「改革大綱」,是「有榮譽的妥協」、甚至是「談判的勝利」。

可惜,債主們似乎並不領情,強硬要求希臘政府必須停止做秀,立即執行他們指令的全部改革,否則,將徹底停止對希臘金融系統的點滴。

有獨無偶,《紐約時報》關於香港政改被否決的文章,控訴選舉委員會代表性成疑的例子,是漁農界代表名額,竟然遠多於金融界,完全不符合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身份,斷言下一步改革必須處理之,云云。

作者原註:
舊西藏是農奴制社會,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兩地社會性質完全不同。但在「一國兩制」之下,兩地政治鬥爭的運動邏輯,卻有不少相似之處。

具體的說,就是舊西藏統治階級抵制侵蝕其既得利益的新體制,最終與帝國主義策動叛亂。在香港,儘管大資產階級目前表面上臣服中共政權,一旦香港要推行重大的反殖和社會改革運動,大資產階級的一部分將與港英遺留的所謂社會精英合流,進行公開的親帝反共運動。

戴耀廷等人在佔中期間就開宗明義的宣布,運動若要成功,就必須喚醒本土資本聯合國際社會反抗大陸國有資本,使前者認知推行「本土民主」,是維護其切身利益的最好辦法。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轉載, 港台民粹運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