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希臘情勢的五篇評論(趙平復)

2015年7月9日,在雅典憲法廣場集會支持歐元的群眾。

2015年7月9日,在雅典憲法廣場集會支持歐元的群眾。

《跨時》按:2015年7月9日,希臘SYRIZA-ANEL政府按照「三駕馬車」所規定的限期,提交了新的緊縮方案、以換取新的財政「救助」,其內容與只在四天前被公投否決的《6·25方案》幾乎一樣、甚至更差。面對這個情勢,在過去半年來一直吹捧SYRIZA「代表希臘人民對抗金融霸權」、「沈重打擊緊縮政策」甚至「再造歐洲社會民主」的各種「左翼」,不是表示SYRIZA「出賣」了他們,就是表示「大惑不解」。

我們認為,「左翼」現在的自我慰解,是完全沒有道理的。

因為,SYRIZA的領導層在上台前一年就不斷公開宣布,他們是歐盟、歐元和北約的忠實信徒,他們絕對不是打算剝奪壟斷資本的「共產黨」,他們只是要求三駕馬車體諒希臘的困境、高抬貴手一點,好讓希臘經濟能夠復甦、履行對國際債權人的義務。

任何願意直面事實的人都可以知道,這完全不是挑戰甚至推翻金融霸權的路線,而是訴諸金融霸權的「良知」和切身利益的路線

在這種路線之下,強迫勞動人民為壟斷金融資本埋單的緊縮政策,是必然之事。問題只在於,這種政策將會經過怎麼樣的過程,才可以被包裝成為既符合「現實」、又符合「正義」的東西,從而消解民眾的反對、迫使人們無可奈何的接受。

在這種意義下,2015年7月5日的公投,與其說是「左翼」所宣揚的「民主的勝利」,倒不如說是SYRIZA「獲得授權」的一個儀式。資本主義選舉,從來都不是挑戰甚至超越資本主義的手段。

希臘勞動人民正在遭遇的劫難,再一次告訴我們,要真正的反對資本主義所造成的危機,就必須反對資本主義制度,形成工人階級的獨立政治力量、領導所有被剝削者和被壓迫者,為建立勞苦大眾的政權和擁有社會主要生產資料的民主中央計畫經濟而奮鬥。這種奮鬥,在資本帝國主義被世界性的工人政權推翻之前,是不會獲得終極的勝利的。

以下五篇文章,是趙平復在2015年1月底和7月份首發於個人網誌的評論。本誌經作者授權轉載,供讀者參考:

(一)關於希臘局勢的隨想(2015年1月27日)

(二)SYRIZA大佬表白自己「絕對不是共產黨」,說明了什麼?(2015年1月28日)

(三)希臘債務協定公投(2015年7月5日)

(四)希臘財長瓦魯法克斯辭職——SYRIZA公關秀的反高潮的開端(2015年7月6日)

(五)低處未算低:SYRIZA向歐盟提出比公投否決的《6·25方案》更惡劣的緊縮方案(2015年7月10日)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轉載, 國際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