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希臘局勢的隨想(趙平復)

關於希臘局勢的隨想
趙平復
2015年1月27日

希臘真正面對的問題,是留不留在歐盟/歐元區/北約。

如果像SYRIZA目前那樣的堅決要留,那「反緊縮」甚至「廢除緊縮」的說法,根本就是不成立的。除非,SYRIZA要像法國「社會黨」政府一樣,計畫三年內削減500億歐元公共開支,還可以因為低於歐盟的要求而厚着臉皮說:「本政府反對緊縮政策」。

在歐盟/歐元區/北約的體制之下,希臘不管由什麼政黨組閣執政,壟斷金融資本破綻所造成的惡債,必定還是要還,只有還多少和多快還的問題——希臘一天還在歐盟,就只有不同版本的緊縮方案——這是SYRIZA大員在選舉前幾個月(甚至一年多前開始)就已經不斷透露的訊息,而且,隨著2015年2月28日現行歐盟援助計畫到期之時,會越來越明確的事實。

希臘政府可否來一個阿根廷式的主權違約、單方面拒絕償還債務,為希臘人民殺出一條生路?不是不可以的,但必定會被歐盟掃地出門。希臘一旦被踢出歐盟,會不會立即死亡?也不一定。世界上起碼有兩個大國有能力、有動機為希臘提供大量廉價能源和美元歐元信貸。但目前忠於歐盟和北約及其背後的美帝國主義的SYRIZA領導層,有沒有這種膽識?恐怕沒有。

當然,資本主義的問題,最後還得通過社會主義革命和世界革命去解決。但SYRIZA既不反帝、也不反資,不要說什麼革命,就是廢除惡債這種完全屬於資產階級民主主義範疇內的任務,它也是做不到的。

如果我是歐盟委員會的人,我會主張,就給希臘政府每年幾十億歐元「濟貧」,讓他們延長還款期(當然要加繳利息),裁掉一些無關痛癢的債項,但必須連本帶利全部清還2000多億歐元債務的絕大部分。這樣「皆大歡喜」之餘,SYRIZA所熱愛的「歐洲民主」,也就臨時「得救」了。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馬克思主義理論, 轉載, 國際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