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債務協定公投(趙平復)

希臘債務協定公投
趙平復
2015年7月5日

2015年2月,希臘總理齊普拉斯與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會面。

2015年2月,希臘總理齊普拉斯與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會面。

我在2015年1月28日,寫了《SYRIZA大佬表白自己「絕對不是共產黨」,說明了什麼?》,摘要如下:

『他們在這裏所表達的訊息,是絕不曖昧,十分明確的,和部分亢奮十足的「左翼」人士口沫橫飛的代人構築的空中樓閣和美好願景,一點關係都沒有:

1)SYRIZA將會要求修正緊縮政策的條件,同時承諾履行希臘的債務;
2)SYRIZA希望歐盟的大佬們修正收債的方式,讓希臘和其它債台高築的政府可以有錢濟貧,這樣才能保障歐盟的「整體利益」(窮人緩一口氣配合還債,債主由此獲得最大利益);
3)SYRIZA的主要目標是「清理希臘的腐敗國家機器」。SYRIZA希望通過打擊逃稅增加政府收入、吸引外資。

將這種訴求說成是「共產黨」的人,不是騙子就是傻子。與此同時,SYRIZA即使「成功爭取」到這些訴求,也解決不了希臘和整個歐元區,乃至整個資本主義世界的蕭條的根本問題:利潤率的持續低迷。

我們知道,利潤率主要是通過兩種主要手段提高的:一是投資革新科技、提高勞動生產率,二是壓低勞動力的價格,即勞動者的工資和生活條件。SYRIZA和歐美各國社民派之所謂「反緊縮」,提倡「羅斯福式的『新政』」、「第二個馬歇爾計畫」等等,主要就是寄望於用第一種手段解決經濟危機。

歐盟的緊縮政策,導火線固然是資產泡沫爆破、金融大破綻所導致的「債務危機」(即國家贖買私人呆壞債,為壟斷資本「支付保險」,造成鉅額赤字,然後強迫勞動人民埋單)。但緊縮政策針對的不只是「債務」,而是實體經濟的利潤率低迷、以及由此而來的生產性投資低迷、增長率低迷。

歐盟的緊縮政策,希望通過「有序的」、「漸進的」方式實現營商成本的大規模下降,避免1929年式的總崩潰。

以德國帝國主義為首的歐盟資產階級統治集團,為什麼在緊縮政策不能刺激經濟增長之後,推行了只能造成資產泡沫的量化寬鬆去緩解通縮,而不像社民派所主張的一樣,進行大規模投資更新基建、促進科技升級的干預?

因為在經濟制高點(即以金融機構和戰略性資產為核心的主要生產資料)被私人資本佔有的情況下,資產階級國家不但難以舉債,而且一旦成事,只會進一步擠壓利潤率、加深資本主義蕭條。

歸根究底,只有剝奪壟斷資本,建立主要生產資料公有制、推行民主計畫經濟,才可以跳出這個怪圈。

也當然,剝奪壟斷資本,絕對不是資產階級國家及其議會可以做得到的事情。

資本主義禮崩樂壞,社民「左翼」宣揚各色改良藥方自欺欺人,以「我們絕對不是共產黨」去回答金融統治階級的「誣告」,這透露了什麼?

這就是,只有共產黨和無產階級專政,才能收拾資本主義的殘局,結束錢統治人的荒誕世界。

六個月過去了,正在點票之中的債務協定公投,將會以大約六比四的比例,按照SYRIZA-ANEL政府的呼籲,否決「三駕馬車」的《6·25方案》。

然而,這次公投,不但不會解決以上的各項基本問題,還會進一步的增強這些問題的重量。

在長達六個月的所謂談判期間,以齊普拉斯為首的SYRIZA領導層,除了操作輿論、逐步降低選民的期望之外,並沒有採取任何措施解決希臘的社會危機。

SYRIZA-ANEL聯合政府,任由金融資本大規模外逃,完全沒有準備「三駕馬車」一旦完全中止點滴,防止金融系統全面瓦解的替代融資方案。

直到6月底,齊普拉斯宣布將「三駕馬車」在6月25日提出的第三輪「救助方案」付諸公投表決之後,希臘政府才實行資本管制,限制存戶每天的提款量、禁止資本出國。

完全可預見的,此項措施對已經完全撤資的大資產階級全無影響,最受影響的,是本來就沒有辦法轉移存款出國的中下階層,特別是依靠退休金過活的老人。

SYRIZA-ANEL政府將這次公投說成是「捍衛民族尊嚴之戰」,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在2月底,希臘政府就承認了歸還債務的基本原則。
在6月的談判中,希臘政府和「三駕馬車」達成了最關鍵的共識——希臘政府2015年至2018年之間的財政盈餘目標——即執行緊縮政策的整體速度

換言之,SYRIZA已經完全拋棄了它的「反緊縮」選舉綱領,它將執行「三駕馬車」提出的緊縮政策,從希臘勞苦大眾之中擠出「三駕馬車」所要求的血汗。

促使SYRIZA舉行公投的,並不是緊縮方案本身,而是涉及SYRIZA「威信」的執行方式。

柏林和布魯塞爾的有力人士,並不滿意於SYRIZA的實際降伏,他們還要SYRIZA在選民面前徹底失信、藉以警惕歐洲所有的「反緊縮」民粹黨派,維護歐盟的權威——他們否決了希臘政府提出的執行方案,要求希臘政府提前廢除援助貧窮退休人士的特別津貼、立即終止其中「收入最高」的兩成人的津貼;立即廢除希臘離島的增值稅免稅資格;從國防預算削減4億歐元,等等。(請看齊普拉斯在6月30日提交給「三駕馬車」的執行修正案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SYRIZA政府要求公民否定「三駕馬車」的《6·25方案》。

然而,這六個月以來的事變已經明白的告訴我們,堅持留在歐盟、歐元區和北約的SYRIZA領導層,完全不可能反對緊縮政策,他們所追求的,是一種既能避免希臘社會矛盾全面爆炸、又能確保歐美希臘統治階級實際利益的最佳執行辦法。

有獨無偶,美國主導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很及時的發表了它關於希臘債務「可持續性」的內部評估:這份評估認為,即使希臘推行(包括IMF在內的)「三駕馬車」所要求的全部財稅改革,經濟按照最樂觀的目標增長,在15年後,債務佔GDP的比例仍然會遠高於「三駕馬車」認為「安全」的110%。IMF因此宣稱,必須延續還款期和削減部分債項,希臘才可能履行對債權人的義務。IMF只持有一成左右「希債」,歐盟持有餘下的大多數。

SYRIZA領導人對此擊節讚賞,指IMF印證了他們的減債初衷云云。

在目前的階級力量對比之下,可以預見,在公投結果和美國要求「維護大局」的壓力下,歐盟將對緊縮方案的執行步驟、甚至債務總量,進行若干調整。

屆時,我們會見證到這樣的情景:「左翼」歡呼「反緊縮勝利」,稱讚美國和IMF是解救「人民」和「民主」的功臣;最終推行的修正版緊縮方案,也將會被「左翼」歡呼為「歐盟民主核心價值的體現」。

在工人階級的政治復興根本地扭轉這種局勢之前,希臘和整個歐洲的勞動人民,會繼續遭受帝國主義資產階級的剝削壓迫。他們面對著的,是一條工資待遇福利權益全面下降的、無了期的「復甦之路」。

2015年7月2日,主張廢除全部債項、退出歐盟,建立「工人人民政權」的希臘共產黨支持者,在雅典市中心集會。

2015年7月2日,主張廢除全部債項、退出歐盟,建立「工人人民政權」的希臘共產黨支持者,在雅典市中心集會。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馬克思主義理論, 轉載, 國際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