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財長瓦魯法克斯辭職——SYRIZA公關秀的反高潮的開端(趙平復)

希臘財長瓦魯法克斯辭職——SYRIZA公關秀的反高潮的開端
趙平復

2015年7月6日

1
一如所料,全世界的「左翼」,都力竭聲嘶的將希臘公投的結果,宣布為「希臘人民的勝利」、甚至「歐洲民主的曙光」。

必須搞清楚,「希臘人民」這個詞彙,既包括了繼續挨飢抵餓、前路茫茫的無產大眾,也包括得到了SYRIZA-ANEL政府在這六個月來的方便,盡撤資金出國的資產階級。

將希臘債務危機解讀成「『希臘人民』vs三駕馬車」甚至「『希臘人民』vs德國」,只能掩飾希臘資產階級及其國家機器,和帝國主義一道殘民自逞的事實。

2
看看公投結果的本身:61.31%反對,38.69%贊成。這看似是「壓倒性的勝利」吧?(當然,除了「吐氣揚眉」之外,看不出這種「勝利」還有甚麼內容)

但一考慮62.5%的參與率之後,就可以看到,只有38.31%的選民反對「三駕馬車」的《6·25方案》,24.18%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在「反對」(或更準確的說,支持SYRIZA的修正緊縮方案)和完全贊成「三駕馬車」的當代二十一條的兩大陣營以外,還有31萬餘人(5.04%)響應了希臘共產黨的主張,投下了廢票。

剔除以上和投白票的0.75%,還有37%的選民沒有參與這次公投。這次「史無前例」的公投的參與人數,比2015年1月25日的國會大選,還足足少了近17萬人。

(希臘內政部正式統計在此

3
與「左翼」們的集體亢奮成強烈對比,在這個「史無前例的民主勝利」之後的早上,他們之中不少人的偶像,SYRIZA的財政部長雅尼斯·瓦魯法克斯宣布辭職。這是他的宣言:

Minister No More!
July 6, 2015

The referendum of 5th July will stay in history as a unique moment when a small European nation rose up against debt-bondage.

Like all struggles for democratic rights, so too this historic rejection of the Eurogroup’s 25th June ultimatum comes with a large price tag attached. It is, therefore, essential that the great capital bestowed upon our government by the splendid NO vote be invested immediately into a YES to a proper resolution – to an agreement that involves debt restructuring, less austerity, redistribution in favour of the needy, and real reforms.

Soon after the announcement of the referendum results, I was made aware of a certain preference by some Eurogroup participants, and assorted ‘partners’, for my… ‘absence’ from its meetings; an idea that the Prime Minister judged to be potentially helpful to him in reaching an agreement. For this reason I am leaving the Ministry of Finance today.

I consider it my duty to help Alexis Tsipras exploit, as he sees fit, the capital that the Greek people granted us through yesterday’s referendum.

And I shall wear the creditors’ loathing with pride.

We of the Left know how to act collectively with no care for the privileges of office. I shall support fully Prime Minister Tsipras, the new Minister of Finance, and our government.

The superhuman effort to honour the brave people of Greece, and the famous OXI (NO) that they granted to democrats the world over, is just beginning.

這是我對上文的核心內容的翻譯:

『否定歐元集團的《6·25》最後通牒,帶來了重大的代價。因此,希臘政府必須立即將「反對」所創造的雄厚政治資本,轉化為對正當解決方案的「贊成」。正當的協議,將包括債務重組、減輕緊縮、向窮困者的再分配,和真正的改革。

公投結果宣布後不久,我被告知,部分歐元集團的參與者和其它「夥伴」,希望我不再參與他們的會議。總理(齊普拉斯)認為這將可能幫助他和歐元集團達成協議。因此,我今天將離開財政部。』

這些話很明白的告訴大家:希臘公投,並不是甚麼壓倒「三駕馬車」的勝利;而SYRIZA的公關秀,正在進入反高潮。

當然,瓦魯法克斯下台,不代表歐元集團將會給予SYRIZA更「優厚」的談判條件。

為什麼?因為歐元集團已經看穿了SYRIZA的全部底牌,這不是因為他們特別明智,而是因為SYRIZA在這半年來已經充分表明,它完全沒有任何發動勞苦大眾改造希臘國家的打算或能力,有的只是能夠欺騙「自己人」的「後馬克思主義」「論述」掩眼法(這些人私底下還會說這是「葛蘭西戰術」的體現)。齊普拉斯在6月30日,已經將SYRIZA可以接受的緊縮方案的落實方法,呈獻給「三駕馬車」了。

當然,這完全不妨礙寄居在SYRIZA體內的「馬克思主義」團體,呼籲SYRIZA⋯⋯馬上赤化希臘。

也當然,「左翼」自欺欺人,是帝國主義資產階級最可靠的「民主」維穩助手,這完全不是新聞。

但當修正版的緊縮方案(無論在歐元內外也好)出台,群眾完全意識到現政府與前幾屆「賣國」政府毫無區別的時候,這將帶來的犬儒與反動的洪峰,將會進一步將世界推向戰爭的邊緣。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轉載, 國際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