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課綱鬧劇側記:「左翼」這次該怎樣「介入」「運動」?(趙平復)

《跨時》按:本文首發於作者臉書,經作者同意轉載。我們為其加上了配圖。

Screen Shot 2015-08-06 at 03.54.59

田母神俊雄,原日本職業軍人、曾任航空幕僚長(相當於空軍參謀長),因發表「大東亞聖戰論」而「被退休」,成為活躍的極右運動家。2014年參加東京都知事選舉 ,得到大量80後、90後青年支持,以61萬餘票落選。田母神認為,「大東亞戰爭」是「解放亞細亞」的「聖戰」,南京大屠殺、強徵慰安婦等日帝罪行均為虛構,日本沒有強佔朝鮮和台灣,而是進行合法的統治和投資,等等。

圖為田母神的演講會宣傳海報。底部的標語是:「守住沖繩喔!沖繩不應該成為第二個維吾爾/西藏!日本人唷!從反日左翼的洗腦之中喚醒起來!」

田母神和「反服貿」的領袖們一樣,都曾經與「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的首領公開會談,商議如何建立抗擊「中國因素」的跨國連帶。

以這種思想為基礎的「小社會聯邦」,其實會不會就是「大東亞共榮圈」?


反課綱鬧劇側記:「左翼」這次該怎樣「介入」「運動」?
趙平復
2015年8月4日

<反課綱領袖:如果說這件事傳到國外去,被日本政府知道了,他們會不會憤怒?>

在這裏,我們可以看到,所謂「中華民國史觀」,是符合台獨史觀(即不是同心圓的「同心圓史觀」)的根本反共前提的,也宣稱自己符合「台灣人民的主體性」。

同樣,也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反課綱」其實和反課綱無關(也和「黑箱」無關,因為他們最推崇的台獨課綱,就是名符其實的黑箱操作的產物),重點是推銷「皇民史觀」——日本帝國主義對外擴張殖民掠奪無罪論、合法論;「皇民」「自願」為「皇國」犧牲論;日本統治創造「台灣民族」論。

換句話說,這場以「多元」、「開放」、「自由」、「民主」、「法治」、「主體性」等詞彙包裝的運動的指導思想,是連資產階級民主主義也不如的「皇民思想」、即殖民奴才史觀。

假若在反服貿運動期間,尾隨這一類人、在自己的角落裡頭喊喊「反自由貿易」,還可以勉強給「左翼」自己製造一些自欺欺人的「根據」的話,那這一次,他們還可以提出什麼為「運動」護航和「介入」的「政治
正確」gimmick?

難道是:「不要無視皇民的感受和主體性」、「文革失敗導致了皇民思潮」、「支持皇民打倒國家統制」、「皇民是多元社運之中必須要有的八瓣菊花」、「必須與皇民一起先打倒『中華民國體制』,才可以爭取社會主義」?

荒謬嗎?不是的,這些都是「左翼」之前已經講過的鬼話,不過他們不會使用「皇民」這種「抹煞主體性」的歷史政治定義、「施加語言暴力」而已。

事到如今,實在是再清楚不過了,「左翼」的所謂「運動模式」,就是:一方面用「主體性」一類詞彙,模糊主導「運動」的意識形態的階級性質和歷史政治根源,捧殺青少年學生;另一方面用貌似「左」的「政治正確」詞彙,包裝本身就以自由主義「政治正確」包裝的帝國主義殖民忠僕意識形態,企圖從眾聲喧嘩之中撈取好處。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轉載, 港台民粹運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