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紹日本中核派對SEALDs的批判(張若愚)

《跨時》按:本文首發於作者個人臉書,經作者授權轉載,我們為之加上了配圖。
Screen Shot 2015-08-07 at 04.19.40

SEALDs的宣傳海報:「每週的星期五,要真正的停下來。不要戰爭。反對戰爭法案國會前抗議行動。在日本的所有自由主義者聯合起來。」

日本中核派機關報《前進》2015年8月3日文章:戦争法の参院採決絶対阻止へ全国学生は総力で決起しよう 8・20国会闘争―9月全学連大会へ
SEALDs網站:http://www.sealds.com

在8月3日,中核派機關報《前進》上以革共同中央學生組織委員會的名義,發表一篇題為《為了全力阻止參議院表決通過戰爭法案,全國學生全力行動起來 向著8·20國會鬥爭——9月全學聯大會前進》的文章。在文章中除了往常一樣對自己在這次反戰運動中的成就進行宣傳以外,也將批判的矛頭指向了本次學生反戰運動的領導核心SEALDs(Students Emergency Action for Liberal Democracy-s;「為了自由與民主主義的學生緊急行動」),該文稱,在這次聲勢浩大的反戰運動面前,由於恐於運動往反資本主義的革命方向發展,處於運動領導地位的SEALDs,也同既成工人運動的指導部日本共產黨一樣,妄圖把這場自發的學生運動,限制為擁戴日帝體制的運動。

中核派在文中對SEALDs在理論上的「反動性」的指責主要分為三點:

1)無原則地對「戰後日本」進行禮贊,完全無視歷史,把「戰後日本」粉飾成是「擁有自由與民主傳統的」時代,「和平主義的國家」。掩蓋戰後日本作為美帝國主義盟國的反動歷史。

2)煽動宣揚「日本是東亞的領導者」的大國主義和愛國主義、排外主義,在事實上推動日本帝國主義對亞洲的侵略。其所宣揚的日本是「亞洲軍縮,民主化的領頭羊」云云,在邏輯上其實同叫囂「將萬惡之源的中國,北朝鮮解除武裝」的安倍政權沒有區別,其本質上並不是什麼反對戰爭,而是推廣號稱「自由」的資本統治階級的一翼。這種傲慢是同工人階級的國際主義精神水火不容的。

3)掩蓋新自由主義的破產,妄圖給工人、學生戴上資本主義的枷鎖。其提倡的所謂「可持續的、健全的成長」等等口號,都是在製造對資本主義的幻想,要求青年、學生的一生都成為僱用奴隸,這是同鼓吹「健全的,有規矩的資本主義」的日共「斯大林主義」是完全一樣的。

在對其主張的性質進行批判後,該文進一步指出SEALDs在這次運動中的具體行動,也有著深刻的「反動」性質。

1)在運動中,SEALDs一直在對國家權力進行諂媚。在這次運動中,SEALDs的人宛如右翼一般,高喊什麼「警察先生們辛苦了」、「感謝你們的保護」等口號。在部分示威者與警察發生衝突的時候,SEALDs的領導者們高喊「巡警先生們絕對不是敵人!」,其奴隸的語言,對抗議者憤怒的壓制,完全是屈從於國家權力機關的「第二警察」。

2)SEALDs否定工人和學生在職場和校園裡,同資本和大學當局的鬥爭,甚至對其予以咒罵。SEALDs強調其「自立的個人」、「普通人」、「日常性」等性質。也就是呼籲曾經以工會、學生自治會等被破壞了的形式組織起來,現在被原子化了的個人的工人和學生,以「個人」的名義集結在國會前。

中核派認為,反對戰爭國家的具體攻擊目標,恰恰應該是現實中的職場與校園。只要現實中的工人無法對解雇、減薪發出自己的聲音,學生則被課業、求職、學費所束縛,又如何反對戰爭?恰恰是工人的罷工,學生同警察的鬥爭,才是阻止戰爭的力量。然而SEALDs卻以「學業與考試優先」的名義,無視學生們的訴求,將國會前的學生進行驅離。SEALDs完全是放棄了鬥爭,迴避了對大學當局的不可妥協的鬥爭,完全不對現實中的新自由主義大學予以批判,在事實上將校園交予資本之手。

3)SEALDs的最終目的,是同資產階級政黨或者改憲勢力建立聯盟,走所謂的「全部在野黨集結路線」。該文強調,SEALDs領導層的主張,就是從政治激進主義滑向資產階級議會政治的斯大林主義意識形態。只會高喊「保護自由民主日本」的口號,使用所謂「野黨集結」、「現實的對抗政策」等等老掉了牙的辭藻,宣傳對資產階級議會的幻想。SEALDs的前身SASPL(「反對特定秘密保護法學生有志之會」)在特定秘密保護法成立之前就一直胡說什麼「理解法案的內容」、「(提出)現實的修正案」,全是一種軟弱無力的、為統治階級提出「現實可行的選擇」的幻想。

該文稱,SEALDs完全是高高在上的、蔑視大眾的,徹底地壓制主體性、自我解放性,徹底地貶低個人,宣稱「永遠不希望產生領導者」的體制內運動。同時,SEALDs是否定革命、憎恨革命,無條件承認自衛隊、機動隊等國家暴力組織。SEALDs同日本共產黨一樣,也全面的贊成「自衛戰爭」,完全就是日本帝國主義戰後統治支配體制與資產階級議會主義最忠實的補丁。其本質就是那種出於小資產階級對革命的恐懼,高喊「保衛日本」或者懇求日本帝國主義予以救濟,鎮壓革命派的「青年法西斯運動」(青年愛國運動)。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轉載, 國際政治, 工運問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