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新自由主義」的幻象和真實(趙平復)

《跨時》按:本文首發於作者個人臉書,經作者授權轉載,我們為之加上了配圖。

曾經被全世界「反新自由主義左翼」一致吹捧和力挺的SYRIZA黨魁、希臘總理齊普拉斯。

曾經被全世界「反新自由主義左翼」一致吹捧和力挺的SYRIZA黨魁、希臘總理齊普拉斯。


「反新自由主義」——即呼喚資產階級國家挽救勞動人民的反動政治——的幻象和真實
趙平復
2015年8月12日

絕大多數提倡「反新自由主義」的「左翼」學閥,基本上不承認「新自由主義」就是此前的「非新自由主義」資本主義的產物,完全違背史實的意淫虛擬的「前新自由主義」時期的美好和幸福,宣揚資本主義危機可以通過資產階級國家的介入得到緩解甚至克服。

當資本主義制度進入大危機之時,「反新自由主義左翼」就主張資產階級國家「大力介入」「救人民」(實際上只能挽救壟斷資本、坑害勞動人民)的反動綱領。

結果,資產階級國家真的是「介入」了,為壟斷金融資本注資鉅萬,其「代價」就是為了提升佔據主要生產資料的私有資本的利潤率,同樣「大力介入」推行緊縮政策:削減公共開支、壓抑工資增長、全面調降社會福利,同時強化核心國家機器的鎮壓功能和維穩能力。

當這種情況理所當然地發生,包括在他們吹捧和票挺的各色「左翼」(例如法國)甚至「激進左翼」(例如希臘)政府之下被遂行的時候,「反新自由主義左翼」學閥們,特別對於希臘的事變,基本上有兩種反應:

一)執政的「激進左翼」「出賣了」「反新自由主義」,沒有「履行」原先動用國家機器挽救人民的偉大而正確的綱領,宣佈「激進左翼」內部的「左翼」還可以繼續領導「希臘人民」「繼續戰鬥」,爭取資產階級國家挽救勞動人民的良好願景;

二)「激進左翼」不但沒有出賣「反新自由主義」,而且還因為各種「反緊縮」宣傳得到「普世關注」,落實了比膚淺的具體政策更進一步和更高一級的「葛蘭西霸權策略」。據說,正在為希臘和國際資產階級做大管家的「激進左翼」政府的「真正缺陷」,在於沒有好好動員基層社會擴大廉價/免費食堂、二手商品藥物交換點、合作社互助信貸等等「連帶經濟網絡」,準備「完全脫離資本主義」云云。

「反新自由主義左翼」的學閥和啦啦隊的實際作用,就是通過模糊資本主義制度、資本主義國家、資本主義民主的實際歷史和功能,將勞動人民反抗資本主義危機的行動引向國家主義、改良主義和民粹主義「運動」(當然是「左翼的」那種)的陰溝,從而保衛了資本帝國主義制度。

在宣稱「我們選出來的政府可以讓資本主義更加美好」的根本意義上,「反新自由主義左翼」不是別的東西,而是資本帝國主義的「民主的」和「左翼的」辯護士。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轉載, 國際政治, 工運問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