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為殖民地,就應該效忠殖民主?(郭彥伯)

《跨時》按:本文首發於作者個人臉書,經作者授權轉載,我們為其加上了配圖。

李登輝在日本雜誌《Voice》的「不要讓安倍政權垮掉」特輯中發表的文章《打開新的日台提攜的序幕》。

李登輝在《Voice》的「不要讓安倍政權垮掉」特輯中發表的文章《打開新的日台提攜的序幕》。


曾為殖民地,就應該效忠殖民主?——從李登輝發言所展開的爭議想起
2015年8月25日
郭彥伯

前幾天大家根據媒體轉譯李登輝的幾句話,展開的正反作文比賽,幾乎都比李的那幾句話還糟,也沒花太多心思在看。昨天島弧黑潮翻譯了李的投書全文,這當然免除了一些斷章取義的危險,但我看許多人竟然認為這是還李登輝一個公道,而不是反省過去的護航、提出更有力的批評,我覺得不可思議。

為了迴護李登輝們,一種普遍聲音認為,這只是長輩誠實表達他們在大時代大歷史中的經驗與感受。這種辯解回到原文來看顯然不成立。李起初引發爭議的該段文字:同為一國、沒有台日打仗事實、作為日本人為祖國而戰,不是只想陳述自身經驗的事實,而是為了同理日本對台單位拒絕出席抗日紀念活動。

即使我們認為終戰七十周年在台灣的紀念與反思,不應以「抗日」為主軸,而應該強調殖民等歷史經驗,或者我們拒絕響應國民黨政府的抗日紀念,也不代表我們要天真的相信日本代表是跟我們抱持相同的理由拒絕參加,然後還能如李登輝那樣同理他們。

其次是,有些人一直強調台灣其實是屬於戰敗的一方所以不該紀念抗日甚至慶賀,我覺得更荒唐了。我們有什麼理由只因為出生在台灣的某些地區,就只能以台灣為界去設想戰爭為東亞、世界帶來的影響並紀念終戰?我們又為什麼必須向當年的統治政權效忠,把他們的「戰敗」同理為「我們是戰敗的一方」?出生在日本、國籍為日本的朋友都能夠理解紀念終戰之必要,我不明白為何台灣許多所謂運動圈的人,一再強調台灣跟日本糾纏又堅固的歷史事實(李登輝表示:世界上再也沒有哪兩個國家間有這麼堅固的羈絆了。)好像這些歷史事實就規定了我們要有某種認同或效忠。我們對於二戰歷史的立場、態度與相應的情感,難道必須要以自身的國籍為前提嗎?

李登輝的發言是很清楚的。他的對話對象是日本,向日本示好,強調台日間的羈絆與聯盟可能。為了達到這個目標,他迴護日本拒絕參加在台灣的終戰紀念活動,強調慰安婦的問題早就了結了。我不知道那些宣稱自己重視歷史、台灣主體性的人如何能對著這樣一篇文字大喊有神快拜、跪著讀。

李所使用的發言策略其實也不讓人陌生。在終戰紀念的議題,他攻擊國民黨政府的紀念活動是為了討中國歡心;在慰安婦的議題,他藉著批評馬英九從未關心過,來說慰安婦問題是毫無意義的冷飯熱炒。親中、挺馬的對立面是否就是正義的,李不需要回答,而對此提出批評的就可以被標籤為國民黨的附庸。好似我們沒有與中國等其他亞洲地區一起面對終戰的可能,好似在支持國民黨的政治操弄之外就沒有其他討論慰安婦的契機。而這種正義尺標的操作和思維,我們不是很熟悉了嗎?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國際政治, 中國革命, 港台民粹運動

One response to “曾為殖民地,就應該效忠殖民主?(郭彥伯)

  1. 李登輝 vs 連戰的兩種綑綁,都是全身全心往歷史深潭縱步一躍的“梭哈”,
    而且基本不留後路。不給自己留後路。不給後人留後路。不給台灣留後路。
    其實我倒不那麼「看好」的李登輝的招數效應– — 李登輝其實歷來失算多過得手、絕不如親綠後輩以為的那麼神勇(即越失手被說成越神、也越勇!!) — 我認為他不甘邊緣化且臨老陷入國族主義者的自愚和悲哀….誤人自誤….唉!!!!
    真是有些可憐李登輝的一再失態/自賤/失格了!!!!
    李登輝是在做日本的「浪人」式臨終表演也! — 語不驚人死(鴨子)不休、可憐!!「浪人」性格終究原形畢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