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狗肉問題看「多元文化」的界限(張宗坤)

《跨時》按:本文首發於作者個人臉書,經作者授權轉載。題目為本誌所擬,並配上圖片。

無論是抨擊外勞吃狗肉「不文明」,還是訴諸「更高的」「多元文化主義」反對這種抨擊(一個近似的情況是:以切割女性生殖器習俗的存在為由、攻擊特定族裔為「野蠻人」,同以「多元文化主義」宣稱,切割女性生殖器是「抗擊西方文化霸權」的輿論對立),最終都是「普世公民」們去階級去歷史的、自我預設為「文明判官」的行為:第一種「普世公民」,認為必須通過[資產階級的]「國法」,立即「制裁」犯規的外來他者,去成全他們的「文明秩序」;第二種「普世公民」,則認為在同一個「國法」的規範下,應當有「包容」或逐步「教化」外人的「文明器量」。

「保守」和「進步」「公民」爭論的問題,並不是造成各種差別的現行國際秩序,而是應用何種手段,去鞏固和完善國家內部的若干「核心價值」,進而維護現行的國際秩序。

在香港和台灣的歷史背景下,「公民核心價值」(或所謂「公民民族主義」)的最大前提,就是站在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的角度,對「中共」和「中國」的排除。

在這樣的情況下,才會出現各種「狗權高於人權」、「狗人應當同權」,以及在國際上扶植反同宗教極端勢力、在LGBT權益方面落後於大部分西方國家的美國當局,宣佈全國同婚合法之後,引發全世界的「公民」們彈冠相慶的現象。

11月2日包圍越南辦事處抗議行動臉書專頁封面照

11月2日包圍越南辦事處抗議行動臉書專頁封面照


從狗肉問題看「多元文化」的界限
張宗坤
2015年10月29日

某動保團體將發起「文明人不吃狗肉」,針對越南辦事處及越南移工的抗議行動。有不少人對越南人的這種「吃食癖好」提出批評,認為這是「不文明的表徵」,遂而有這項活動;而又有另一些人,也就是網路上數量眾多的進步派意見領袖,以後設的文化相對主義姿態介入,批判這種文明想像創造的族群階序性,試圖直面「煽動族群歧視,散播仇恨言論」的台灣民族主義,超越西方文明話語所設定的世界核心—邊陲對立。

不過在台灣,以文化相對論為基底的多元文化主義的認識論,幾乎已經被作為政治正確的進步觀點,列籍於「普世價值」、「普世人權」的大廟裡供拜。唯一的例外是,在東亞台灣的這個歷史與地理節點上,基於複雜的殖民與左翼糾纏的歷史,不能認同並去特殊化的「多元文化」的一類,也就是「中國」。台灣民族主義可以是包容、多元的,但同時也是「有前提的」包容、多元。其中一項特徵,就是面對中國而產生的例外與矛盾。

回顧今年,狗肉爭議或其他動保爭議,也不只發生在台灣的越南籍移工群體。在中國大陸廣西也有類似的「玉林狗肉節」,因狗肉性溫上火,在夏至是最後一日吃狗肉的時機,遂而大量食用狗肉以為樂。姑且擱置動保議題與動物研究的面向,對於吃狗的廣西玉林狗肉節,有兩三種關於族群或國族議題的言論,恰好可以作為今日台灣「文明人不吃狗肉」爭議中,延伸出的台灣民族主義問題的註腳。上面提及,肯認多元價值的台灣民族主義是有前提的多元文化主義,特別是對於「中國」作為其例外。從這個「例外」的空隙來觀察狗肉節的再現,或者能夠解讀出「進步觀點的族群階序性批判」所缺漏的問題性。

在《大紀元》的這篇報導中,「美國」「民主」人士張健的這種立場,相當具有徵候性地表達了美國帝國主義的意識形態宣傳手段:將狗肉議題的主因上推到其最終要反對的「中共」,正如把其他議題推衍到「反中共」的大傘下。或可概念化這個過程:首先,從特定議題推衍到民間部門與公部門的共犯結構(所謂的「黑色產業鏈」),目的在於強調共產黨的腐敗,雖作為公部門的政府,但卻與私部門有著共犯結構的合作部位;接著,再從反對派人士的「覺醒」心路歷程(正如太陽花或反課綱學生的「覺醒」),特別強調這個覺醒使他們開始問題化這個政治環境的壓迫與迫害,特別要讓中共的極權主義性質被放大與凸顯,以「普世價值」的話語來強化威脅性與危機感,最終推得「中共」必須被反對的重大等式。說得更簡單一點,就好比是台灣常見的「公民不冷血」或「公民覺醒」路線,這樣說來,筆者曾經以「文化冷戰」評析過的雷敦龢的導讀,就其論述效果觀察,也可以說是在催化參與感與召喚去歷史公民的誕生,與這類「民主人士」共享了人權與普世價值的底蘊。

在《跨時》林文清的文章中 ,也提及了部分網上對於狗肉節的評論「是連帶對中國以及中國人作出批評。指控國人殘忍者有之、指說這種事只會在中國大陸發生者有之」,換言之,重點從「狗肉節」的「狗」換到了「中國人」(作為另一種「狗」),雖然林係由香港的角度看狗肉節的延伸評論,但在2014年之後,港台進步派開始共享了不少話語,之間的連動關係與唇齒感受也益發強烈,林對於香港輿論狀況的評斷,應該也能大致套用在台灣(但我不盡同意以「南韓人也吃狗肉」來作為「港對中延伸評論的不合理」的錨點)。今天台灣熱切討論的狗肉議題,基本上可以說是發生在「(動保)台灣人」與「越南移工」之間的文明化效應(可見同篇文章下引卡維波文章段落);而台灣在分斷體制與美日殖民主義的影響之下,「把中國等同於野蠻、倒退、落後」(劉世鼎,2015:236),也就是說,台灣人民普遍對於中國的性質與現況的混淆不清,是一項歷史性的後果。那麼,對於這樣內置「台灣與中國的文明對照階序」的台灣進步知識份子與進步公民而言,又能不能夠恰如這次移工引發的狗肉議題,拿捏同等份量的文化相對論話語,來批評這些貶低中國大陸文明程度的論述呢?

不過,在今年玉林狗肉節事件發生的當下,台灣正在經歷一場美國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彩虹洗禮,網路上的意見領袖與諸多寫手,顯然沒空在歡呼慶賀的同時,表達對於此事的關切。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轉載, 國際政治, 大陸問題, 文化評論, 港台民粹運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