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記「毛派」和反共派的「對話基礎」(趙平復)

《跨時》按:這篇文章是作者評論《端傳媒》反共文章系列的第二篇。第一篇是:《從「端傳媒」的反共系列,看自由派的真面目》


作為某些跨黨派「對話」的基礎的「共同想像」(來源:熱血時報)

作為某些跨黨派「對話」的基礎的「共同想像」(來源:熱血時報)

側記「毛派」和反共派的「對話基礎」
趙平復
2015年10月30日

香港本土派有一個「理論」,叫做「支爆論」。大意是:中國經濟必然會硬著陸,中共政權必然頹然坍塌,即所謂「支那爆炸」。據說,「支那爆炸」之時,就是「本土建國」之機運。當然,香港本土派在本質上,不過是最極端的自由派。對於大陸自由派來說,「支那爆炸」之時,就是他們建立「正常的資本主義民主」的千載難逢的好時光。

某國際知名的「毛派」領袖,主張一種基本邏輯如上,但更具「世界體系」意義的「理論」,姑且叫做「中資爆破地球論」(至於是不是「帝」,學徒們貌似還在「商榷中」)。大意是:中國的發展是資本主義發展,中國越發展、地球的生態就會越不勝負荷,最終世界資本主義也會爆炸自毀。據說,世界資本主義爆炸之時,就是回到某種四人幫「社會主義」的激情歲月。這位「毛派」領袖宣佈,盧森堡說過:『資本主義之後,「不是社會主義,就是野蠻!」』(其實,盧森堡這句話,根本就沒有「資本主義之後」的意思,她是說:資本帝國主義就是野蠻。領袖似乎想說,資本主義還不是野蠻。)。

自由派所講的「支爆」,同「毛派」領袖所講的「中資導致世資破滅」,儘管表面上一「左」一右,但「理論內涵」和綱領路線,是驚人的相似:他們都認定,中國經濟被價值規律所支配,中國國家是某種資產階級國家,中國現行制度是某種「不正常的資本主義」;自由派認為中國現行體制的毀滅,將有助「普世價值」君臨天下。這位「毛派」則主張,中國的發展正在通過毀滅地球的生態、破壞「普世價值」的生存基礎。

換言之,這位「毛派」不過是最徹底、最極端、最中國中心的自由派而已。自由派和這種「毛派」,在其本質上,都是帝國主義資產階級的代表:前者主張「新自由主義」,後者主張凱恩斯主義;前者主張自由貿易,後者主張本土保護主義。世界共產主義社會,都不是他們的目標。

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這位「毛派」領袖,發表了深情的文章,和香港南方系糾集的1989餘孽們「對話」。他宣佈,自由派並不代表大資產階級,只是小資產階級的幻想;他細緻地質問對方,要求對方承認馬克思主義是科學,同時認清大陸遍地都是「馬列毛青年」、「仇富思想」正在廣泛傳播的大好形勢。

最後,「毛派」領袖雄壯地宣佈:「無論中國的還是外國的資本主義,總是要死亡的。當死亡來臨的時候,中國的自由派朋友們,你們何去何從呢?是向社會主義投降,還是向野蠻投降?」

其實,一個社會制度,從來都不會因為「生態危機」或很多青年討厭它而「死亡」,資本主義也當然不會因為兩種在骨子裏深深認同「正常資本主義」的黨派的「對話」而「死亡」。

《共產黨宣言》一開始就指出:

『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

自由民和奴隸、貴族和平民、領主和農奴、行會師傅和幫工,一句話,壓迫者和被壓迫者,始終處於相互對立的地位,進行不斷的、有時隱蔽有時公開的鬥爭,而每一次鬥爭的結局是整個社會受到革命改造或者鬥爭的各階級同歸於盡。』

用「毛派」應該很耳熟能詳的說法,就是:「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

資本主義制度絕對不會「自滅」。國際無產階級如果不能及時脫離各種資產階級實力的支配,形成獨立的革命力量、反對資本主義制度,而不是要求這樣那樣的「正常的資本主義」,那就有可能在下一次的帝國主義世界大戰中,和資產階級「同歸於盡」。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馬克思主義理論, 跨時首發, 大陸問題, 中國革命, 港台民粹運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