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倒帝國主義是消除恐怖主義的先決條件(方成)

2015年1月,《查理週刊》編輯部遇襲後,西方各國領袖在巴黎擺拍團結反恐照片。(網絡圖片)

2015年1月,《查理週刊》編輯部遇襲後,西方各國領袖在巴黎擺拍團結反恐照片。(網絡圖片)

打倒帝國主義是消除恐怖主義的先決條件
方成
2015年11月14日

奧巴馬就法國巴黎恐襲發表演說,指這次恐襲不但是對法國人民的攻擊,更是對「人文主義」、「普世價值」的攻擊。

這種虛偽的言論,是無法掩蓋美國及其中東盟友——包括他們所謂的「民主國家」——土耳其、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和海灣各酋長國等等,長年為伊斯蘭神權份子提供經濟支援、武器裝備、軍事訓練甚至外交承認的事實的。

香港右派宣稱「左翼」的「大愛包容」、「支持斯諾登」等等,要為恐怖主義和恐襲負責。

這是個令人發笑的說法。因為香港「左翼」支持歐美帝國主義國家,在所謂「支援革命」的名義下,先後在利比亞和敘利亞,以最極端的暴力,扶植各種伊斯蘭神權恐怖集團。而他們對斯諾登的所謂「支持」,是支持「依法處理斯諾登」、「捍衛香港法治核心價值」——換句話說,如果斯諾登沒有逃去俄國,而是按照香港「左翼」的「路線圖」行事,那他現在大概就會走進了切爾西·曼寧所處於的「自由世界」,被美帝判處重刑、長期監禁。

右派的言論,證實了他們是帝國主義最沒有頭腦的捍衛者

斯諾登披露美國及其盟友監控全世界電訊的具體機制和技術手段,也當然沒有阻止這種監控。事實上,這種監控,在帝國主義被打倒之前,也會一直存在。這種監控的服務對象,是極少數的統治階級,而不是絕大多數的勞動人民。

另一邊廂,某「左翼」大師宣布,中國的「國家恐怖主義」,也要為巴黎的恐襲負責。這同樣是令人發笑的。中國支持俄羅斯、敘利亞、伊朗、伊拉克等國正在進行的反對伊斯蘭神權恐怖集團的戰爭。按照「左翼」的邏輯,敘利亞當局奮力抗擊西方集團扶植的伊斯蘭恐怖勢力,是「鎮壓革命」的「國家恐怖主義」;俄羅斯應敘利亞當局所邀,轟擊伊斯蘭恐怖勢力,也是「國家恐怖主義」。在這種邏輯之下,中國也當然要為巴黎的恐襲負責。

「左翼」儘管自詡「受馬克思啟發」甚至是「革命馬克思主義者」,但他們的這種說法,完全和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和托洛茨基無關。

他們宣稱堅持歐美支配的敘利亞反政府武裝運動是「革命」,甚至宣布在烏克蘭建立了親西方的寡頭資本與極右黨派的聯合政府的反共反俄政變,是「政治革命」。這就證實了,他們是帝國主義最用心良苦的信徒

當今世界的伊斯蘭恐怖主義並不是所謂「永恆的宗教文明衝突」的產物,而是帝國主義為了抵制民族解放和階級解放運動,從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就不斷扶植中東最反動的神權勢力的結果。

在1980年代,伊斯蘭恐怖主義作為反共反蘇的工具,成為了美帝國主義奉為「自由戰士」的「座上賓」。美國九一一事件以來,伊斯蘭恐怖主義一方面成為了帝國主義進行侵略戰爭的口實,另一方面也延續了顛覆西方未能完全控制的民族政權的功能。

不反對帝國主義而空談反恐,只會是顛倒是非,成為帝國主義製造恐慌、加強鎮壓侵略力量的幫兇。

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國際政治, 港台民粹運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