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敘利亞難民潮」的兩點觀察(趙平復)

《跨時》按:2015年11月29日,歐盟在布魯塞爾舉行峰會,與土耳其就減少難民進入歐盟境內達成協議。歐盟承諾為土耳其政府提供第一筆為三十億歐元的資助,並提供一系列政治優惠,包括重啓土耳其參加歐盟的談判,最早在2016年10月讓土耳其成為申根區成員國等等。土耳其獲取以上優惠的條件,就是通過加強邊防堵截拘留、鬆綁難民在土耳其的工作權利等措施,盡力阻止、防範難民進入歐盟境內。

目前滯留在土耳其的220餘萬敘利亞登記難民中,只有一成多居住在土耳其當局設立的難民營之中,其餘則在各地貧民窟聚居、或露宿街頭。其中,70萬左右的適齡學童,有約40萬失學。敘利亞難民在土耳其沒有工作權利,只能打黑工維生,備受剝削。

與此同時,德國總理默克爾與歐盟六國首腦會談,希望達成從土耳其篩選40至50萬難民定居歐洲的協定。

趙平復這篇在9月中發表的文章,簡明扼要地說明了「敘利亞難民潮」的前因後果,揭露了帝國主義在「人道主義」的旗號下對敘利亞人民犯下的纍纍罪行。


2015年7月,聯合國難民署敘利亞難民潮示意圖(來源:UNHCR)

2015年7月,聯合國難民署敘利亞難民潮示意圖(來源:UNHCR)

關於「敘利亞難民潮」的兩點觀察
趙平復
2015年9月17日

(一)「敘利亞難民」有多少?
敘利亞國內有近半人口——約700萬人——流離失所。400餘萬人亡命國外,其中近200萬人在土耳其,逾100萬人在黎巴嫩。黎巴嫩當局大幅削減對難民的資助,是促發這次的赴歐逃亡潮的一個重要因素。

在西方帝國主義的指導之下,投入了數以百億計美元,直接組織了神權反動武裝、發動了敘利亞內戰,對敘利亞實行慘無人道的經濟封鎖,苟合了所謂「敘利亞革命政府」的沙特阿拉伯與及海灣諸國,它們收容的敘利亞難民人數是:零。

在2007年至2011年期間,歐盟花了約22億歐元的「難民費」,其中10億用於「加強邊防」——建設和維護各種「防護欄」和監視控制系統。

歐盟帝國主義近日表示將最終收容約10至20萬名難民,即它們對敘利亞進行的滅絕性侵略戰爭所製造的難民總數的1%至2%。

可以預見,歐盟帝國主義將會優先收容難民之中教育程度和技術水平較高的人員,並拘禁、「遣返」大部份「不及格」的難民。

西方帝國主義及其喉舌不但完全迴避敘利亞難民潮的根源,還以此為加強暴力顛覆敘利亞的藉口,宣稱只有阿薩德政權的倒台,才可以根治難民潮。

(二)為什麼難民要蹈海犯險?為什麼要委身蛇頭?
幾年前,歐盟帝國主義在希臘和保加利亞與土耳其的邊界建立了「高科技防護欄」,派遣大量軍警進駐,封鎖了難民進入歐洲的陸路,迫使難民冒險經海路進入歐洲大陸。西班牙在北非的兩個殖民地,也老早建立了類似的「防護欄」,造成大量「人蛇」死亡。

近日,部分資產階級輿論虛偽地抨擊,匈牙利當局在其南部邊界建立「防護欄」和暴力堵截難民的行動「違反人道和國際法」。

事實上,匈牙利當局此舉是完全配合德國以及西歐帝國主義的行動,並得到後者的全力支持:

奧地利外交部長宣布匈牙利建立「護欄」,是「歐盟典範」;德國內政部長表揚匈牙利政府「有為」,主張在匈牙利、意大利、希臘等歐盟邊境國家建立一系列的「熱點」——即由歐盟和聯合國難民署聯合管理的集中營,實施加快的甄別庇護申請程序;德國政府計畫修憲,取代南斯拉夫內戰後設立的「安全來源國」的規定——若來自某國的申請庇護者的「成功率」低於1%或2%,則對所有來自該國的申請者實行「加快甄別」,並最終禁止該國人民在德國申請庇護;德國政府將用實物配給和兌換券,取代給予庇護申請者每月143歐元的生活津貼。申請失敗者將失去全部津貼,並必須入住集中營。

就在全世界的「左翼」頌揚德國當局的「人道主義」之前,德、奧政府首腦和巴爾幹六國首腦舉行了高峰會,研究堵截難民的具體方法和分工。

歐盟的《都柏林規則》規定,難民所進入的第一個歐盟國家,有登記和處理他們的庇護申請的義務。難民潮使意大利、希臘、匈牙利等國「不勝負荷」,容許大量無登記難民北上——在此之前,西歐帝國主義並不認為有所謂「難民危機」。

現在,德法帝國主義的頭目,聯名向歐盟提交議案,要求邊疆諸國建立「熱點」,設立共同的「安全來源國」名單,以及分攤難民至各成員國的強制性名額——這顯然不是出於「人道」,而是要盡量降低難民進入西歐的數量,要求歐盟邊疆諸國當局恪守「民主歐盟文明」看門狗的職責。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僅僅在2015年的頭八個月,就有超過30萬人渡過地中海,當中約20萬人從土耳其渡海到希臘離島,另外約10萬人從利比亞渡海到意大利。已有至少2500名難民葬身大海。抵達歐洲大陸後,面對帝國主義的嚴密邊防,不少難民被逼將全部身家交付蛇頭,博取進入北歐和西歐各國的機會。

奧地利貨車71人窒息慘案,不過是歐帝製造的人道災難的冰山一角而已。

小結
西方帝國主義若要真正的解決敘利亞難民潮,若要真正的停止難民命喪途上、挨飢抵餓的慘劇,那它們就應該——

立即停止對敘利亞的侵略和經濟封鎖;
立即停止土耳其、以色列對神權反動武裝的支援;
勒令它們扶植的所謂反對派立即與敘利亞當局達成停火協定、開啟政治對話;
立即撤除歐盟的所謂「邊防」,讓難民有序的進入歐洲、真正地確保難民的人權和尊嚴。

出於其階級的本性,帝國主義絕對不會這樣做。

它們會繼續犬儒地玩弄難民和難民問題,以達到它們發揚排外思潮、鞏固其國內統治,並以「安全」為由擴大對外侵略,繼續支配世界的目標。

2015年12月2日,俄國軍方發表伊斯蘭國向土耳其走私原油路線示意圖。(圖片來源:RT/syria.mil.ru)

2015年12月2日,俄國軍方發表伊斯蘭國向土耳其走私原油路線示意圖。(圖片來源:RT/syria.mil.ru)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國際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