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健保「排陸」問題想起(趙平復)

《跨時》按:本文提出一個重要的觀點,即在現存的資本主義制度的範圍之下提倡「本外平等」,必然會受制於現行體制的法律和財政框架,最終只會淪為一種於事無補的「政治正確」、成為統治階級的「進步」裝飾。要爭取社會平等,就必須為建立工人政權而奮鬥,在勞動人民成為全世界的主人翁之後,才可以真正的消除社會和地域不平等的物質和意識基礎。


從台灣健保「排陸」問題想起
趙平復
2015年11月27日

2015年11月26日,台聯召開記者會,反對陸生納保(圖片來源:台聯立院黨團)

2015年11月26日,台聯召開記者會,反對陸生納保(圖片來源:台聯立院黨團)

1. 不少台灣人視大陸為「敵國」,是目前針對大陸人的歧視政策的最核心的推動力。馬克思主義者要處理這種「大陸敵國論」,就不能迴避海峽兩岸政權性質及其在世界大局中所扮演的角色。不弄清楚這個問題,就不可能幫助勞苦大眾脫離資產階級的控制、分清敵友。

2. 馬克思主義者的最終「問責對象」,是國際工人階級的社會主義事業,而不是「某國的」或所謂「某國的工人」(甚至某島的、某城的)的經過資產階級宣傳所構造出來的那些「當前利益」。

3. 具體比較大陸和美國給予台灣留學生的健保待遇,可以指出不少台灣人的「敵友觀」在最簡單的物質層面上的謬誤。當然,對於大陸對台灣的各種「讓利」,還是有人會說成是純粹的、無端的「利誘」的。

4. 然而,大陸對港澳台公民進行所謂「利誘」的根據,是大陸法律規定港澳台公民都是中國公民。很多台灣人可以不當大陸人是「自己人」、甚至是「敵國人」,但也因此不應該認為大陸對旅居大陸的台灣人的待遇是「理所當然」的。這一切都有政治前提:你認為人家是「敵國」,就不要期待人家必需對你友好,甚至給予公民待遇。這其實是很基本的人倫: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只希望佔人便宜的人,是沒有資格要求對方永遠接受不平等的。這其實也說明了台灣問題的本質,就是中國革命懸而未決的問題之一。

5. 以上的第3和第4點,還只是從最普通的(資產階級)公民社會的原則作為出發點——屬於同一民族國家的公民,理應有共同的權利和義務。有沒有共同的權利和義務的根據,是人們到底屬不屬於同一個民族國家。本土沙文主義者的回答當然是,無論大陸當局如何對待在大陸居住的台灣人,大陸和台灣就是兩個民族國家,再加上大陸是「敵國」,所以無可能平等看待在台的任何大陸人。這就是最常見的「公民社會」的「自我保護論述」。

不得不說的是,這種說法的本身,其實是完全符合資本主義的「普世價值」的。

2015年9月26日,國民黨召開記者會,反對民進黨主張陸生與外籍生一律全額自付健保(圖片來源:陳舜協/東網)

2015年9月26日,國民黨召開記者會,反對民進黨主張陸生與外籍生一律全額自付健保(圖片來源:陳舜協/東網)

6. 在這樣的民意背景之下,單從目前的具體開支盈虧下手,去論證台灣當局對大陸留學生的健保補貼並沒有「虧本」,是十分有侷限的——難道台灣當局對陸生或其他外地生的補貼造成了「虧損」,就應當成為馬克思主義者附和「本土優先」的理由了嗎?

7. 再者,在資本主義制度常住公民優先的基本原則之下,也完全可以主張所有外來人員都應該被排除在所有的公共社會保障之外。在資產階級國家社福「經費不足」的情況下,「本土優先」是完全符合資本主義制度的根本原則的。

8. 因此,用資產階級「公民社會」的標準評論排外思潮,最終也會受制於「公民社會」的基本框架,不得不成全排外思潮。左派必須從「人類社會」(或社會主義社會)的目標作為自己的立足點,才可以把事情說得徹底,也因此有更大的說服力。
箇中的關鍵,在於解釋資本主義制度沒有可能滿足勞動人民的自由生存和發展的需要之餘,還是貧窮、壓迫和戰爭的根源。

9. 在資本主義制度之下,國家的開支,包括福利的開支,受制於資產階級的政治考慮——這是由國家的基本制度及其經濟基礎所決定的。

10. 事實上,在最先進的資本主義國家,即帝國主義國家,資本主義的公民權利——無論在社會福利還是在政治權利方面——在資本主義經濟危機之下,都正在被大幅度地限制和虧空。

例如,在歐盟,以「平衡收支」、償還破產金融資本所造成的「國債」為口實的緊縮政策,正在推動保健教育社會福利的全面「產業化」,大範圍的以資產階級的「慈善/社會企業」取代公營社會事業;同時,在「反恐」的大纛之下,各國加強和擴大軍警編制和權力、對人民實施全方位的資訊監控,積極的構造「戰時緊急體制」,進一步壓縮社會異議的表達空間。

11. 西歐「伊斯蘭恐怖主義」危機的最重要根源之一,是西歐各帝國主義國家已經不能兌現來自原殖民地的人民的公民權利。

以法國為例,北非移民及其後代在教育、住屋、就業、司法各方面受到普遍的歧視和壓迫,被「共和國」排斥的大量青少年,在工人階級社會主義政治力量的缺席下,成為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更有人參加所謂「聖戰」。

法國國家及其「左翼」的「策略」,則是以「捍衛共和國、捍衛世俗主義」為口實,進一步限制穆斯林群體的公民權利、加強對穆斯林群體的政治和社會監控——即客觀上加強資產階級國家鎮壓可能的工人階級抗爭和革命運動的「法權」和實力,大力增強以維護現行資本主義體制為共同底線的社會輿論。

12. 因此,馬克思主義者若不突破資本主義的「公民社會」觀念,就不可能抵制世界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強大物質力量所產生的反動潮流,甚至在客觀上成為「合理的」資本主義政策的提倡者、資本主義社會治理的「軍師」。

13. 突破「公民社會」觀念的關鍵,就是「還原」資產階級國家的實際作用:即極少數資產階級用以統治、剝削和壓迫大多數勞動人民的機關——資本主義的公民權利,就是規定資本統治權的法律形式,它的內容和兌現程度,取決於經濟的發展水平和榮衰,以及階級力量的對比。

在工人階級剝奪壟斷資本的政權和產權,建立以主要生產資料公有制的民主計劃經濟為基礎的社會主義政權之前,我們是沒有條件談論「合理的」「社會財富再分配」的

14. 同樣,只有在爭取社會主義的展望之下,才可以合理的提倡反對「公民社會」觀念的各種主張。與建立工人階級社會主義政權的展望脫鉤的那些「本外平等」的「反歧視」主張,必定會屈從於資本主義國家「財政能力」的緊箍咒,最終只會淪為自詡「重視人權」的鄉愿。

15. 也同樣,要真正的反對歧視壓迫LGBT,甚至廢除監獄制度、謀取LGBT的徹底解放,就必須分析和指明哪一個階級具有推翻資本主義制度和建立真正自由和平等的新社會的潛力,必須研究所有被剝削者和被壓迫者得以聯合成為爭取社會主義的強大力量的政治綱領。

若不搞清楚這些關鍵的問題,那所有關於「廢除」的言論,就不可以脫離資產階級「多元輿論」的範疇,真正的轉化為在實際上可以推翻資本主義制度的、由絕大多數不論性別的勞動人民所形成的群眾革命運動——只有這種運動,才可以根本的消滅歧視壓迫LGBT的社會基礎,才可以建立性別不再是國家壓迫範疇的新社會。

16. 因此,要廢除資本主義制度,就必須突破改良主義的「多元社運論」,建立工人階級的獨立政治主體,建立工人階級聯合全體被剝削者被壓迫者的統一戰線,以建立工人政權、進而爭取世界社會主義聯邦作為運動的總綱領。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馬克思主義理論, 跨時首發, 港台民粹運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