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到底代表了誰?(趙平復)

2011年11月,反共、反女性、教權主義的波蘭「自由工運」前領袖,波蘭前總統瓦文薩,在華沙為全力推動「新自由主義」的美國前總統里根的銅像揭幕。 以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列強,當年為主張職工持股瓜分國企、全面開放外國投資、以自由選舉瓦解「共產暴政」等的團結工會,提供了龐大的物質和政治支援。

2011年11月,反共、反女性、教權主義的波蘭「自由工運」前領袖,波蘭前總統瓦文薩,在華沙為全力推動「新自由主義」的美國前總統里根的銅像揭幕。
以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列強,當年為主張職工持股瓜分國企、全面開放外國投資、以自由選舉瓦解「共產暴政」等的團結工會,提供了龐大的物質和政治支援。(來源:Getty Images)

「左翼」到底姓「資」還是姓「社」?——
從關於公有經濟的兩個關鍵問題說起
趙平復
2016年2月1日

要判斷部份「左翼」的言論到底姓「資」還是姓「社」,不是看他們那些膚淺造作的、引人發笑的葉公好龍式的偽裝(例如文章頭半篇抄寫毛語錄、張春橋,結論卻是要求當局網開一面讓帝資NGO構建「社會主義公民社會」),而是看他們對於政治經濟問題的根本立場。在此舉兩個關於大陸國有經濟的例子:

(1)「左翼」堅決表示,國有企業不應該賺錢,國有企業的主要任務應該是提供社會保障——他們甚至會表示,國企賺錢,本身就是它們和資本主義企業毫無區別的證據。這聽起來好像很「左」,但實際上卻是最右的主張。

這裏的要害,並不是「左翼」傻子們以為的一樣,是「支持」還是「反對」社會福利,而是社會生產剩餘由誰支配的根本問題:

「左翼」的實際主張就是:賺錢的事業要由「民間」(即資產階級)主辦,虧本的社會保障要由國家包底。

這其實上就是西方資產階級政壇的「舊主流」(即所謂「中間偏左」/「中間偏右」)的綱領的另一種說法:即主張政府的主要功能,是透過中下層勞動人民的稅款,補救大資產階級和資本主義制度所造成的各種社會問題,以及推動各種鼓勵人們創業的政策;政府必須迴避所謂競爭性經濟活動,不要「與民爭利」。

更不用說,大資產階級飼育的各種「公民團體」(即慈善、社會改良事業),即「左翼」寄生其中的所謂「進步運動」,也承擔著維護資本專政、排除社會主義政治的重要功能。

在利潤率普遍下降的經濟蕭條之下,資產階級可以通過打擊核心的工運力量,在不動搖資本主義國家基本制度的情況下,將以上積極收買工人貴族/社民派的勞資合作「舊主流」政策,進一步轉變為抹殺任何階級認同、將政治重新「公民化」的「新主流」——即所謂「新自由主義」。

「新自由主義」最核心的內容並不是「左翼」經常埋怨的福利縮水、往常階級合作機制的弱化(社民派的階級合作路線本身,就存在完全瓦解階級政治的因素,在此不贅),它的最本質的內容,是經濟的徹底重新金融化、寄生化,不只是「利潤主導生產」的資本主義「常態」,而是金融地產投機、個人豪華消費排除生產性投資的最腐朽的資本主義,即對帝國主義金融資本及其世界經濟法則的徹底的臣服。

「左翼」關於國有經濟的主要功能在於提供社會保障、甚至認為福利多寡是決定國家政權性質的關鍵要件的資產階級社民派主張,同從資產階級手上奪取國民經濟制高點,集中、動員社會生產剩餘進行生產性投資,有計劃地改善全體勞動人民的生活文化和技術水平的社會主義綱領相比,有天淵之別。

換言之,在無產階級專政之下,國有企業必須要同國內外的資產階級「搶飯碗」,爭奪對國民經濟制高點的控制權,才可以獲得大力提昇勞動人民生活和文化技術水平的物質能力。而且,只有通過不斷提升國有經濟的技術水平和競爭能力,才可以確保國有經濟在國民經濟中的主導地位,鞏固無產階級專政。

國企的真正問題不是不應該賺錢,而是部份管理人員舞弊營私、部份職工將國企視為個人財產等等官僚主義的寄生現象。真正改好國企的方向,是調整限制管理人員和一般職工的薪酬差距,確立國有經濟單位對全體勞動人民負責、由工人民主的機關進行集中規劃和監督的原則和辦法。換言之,就是要通過爭取社會主義民主的鬥爭,讓國有經濟得到更好的發展,為勞動人民創造更好的生活條件。

(2)「左翼」認為,大陸國企實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不大好,最好就是搞職工分股,讓國有企業都變成西班牙蒙德拉貢(即法西斯政權和天主教會合作壓制工人的「模範」合股企業)一樣的職工合股企業,而據說這就是「經濟民主」云云。

這聽起來好浪漫,但稍微瞭解蘇聯東歐的亡國故事,乃至中國在1990年代末2000年代初的一段歷史的人們,都可以知道,職工分股是最方便腐敗墮落份子瓜分國有資產、化公為私的手段之一。葉利欽(美援「民主運動」的領袖)、瓦文薩(美援「自由工運」的大神)就是主要通過這種手段,實現了俄國和波蘭國有經濟的極速私有化,為蘇聯東歐諸國勞動人民的生活水平和社會權利的災難性崩潰打開了閘門。

「左翼」們當年迄今針對「共產極權」而一直無限吹捧的資產階級普選,不過是為新興資產階級化公為私的掠奪,和他們在帝國主義指導之下所建立的資本主義國家制度,提供「合法性」的手段。

職工分股的主張,訴諸職工最落後、最貪婪的一面,告訴他們可以將自己工作的單位據為己有,不再受國家的任何管制,可以開心的成為「自主的小老闆」、盡情的為自己賺錢。然而,脫離國家規劃管制的各種新近成為職工合股企業的前國有企業,在失去原有的原料和市場的條件下,多數很快倒閉,被賤價剝奪資產。原本的「小老闆」,變成了失業者,或「更加獨立的」個體戶。

至此,讀者們應該明白,「左翼」們主張國企不能賺錢(國企的功能據說應該是社會保障)的同時,也主張國企要搞職工分股(據說這樣才能夠實現國有經濟利潤分配的公平正義),並不只是自相矛盾的書呆子廢話,而是有其一貫的邏輯的——那就是瓦解國有經濟、讓資產階級奪回國民經濟制高點,最終實現資產階級專政,即「民主」的邏輯。

將「左翼」的這些經濟主張,及其一貫宣揚「民運」的政治主張放在一起,就是經典的美國「轉型理論」。

左傾的朋友們,是時候看清楚「左翼」的掛羊頭賣狗肉的詭辯術,同這種玩弄底層民粹的貨真價實的新自由主義代理人一刀兩斷了。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馬克思主義理論, 大陸問題, 港台民粹運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