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勞外勞同工同酬同權

本勞外勞,同工同酬同權!
林立業
2016年5月4日

五一國際勞動節革命精神的失落
五一國際勞動節是屬於全球工人階級的節日,它慶祝和紀念的,是工人階級不分地域、國藉和膚色,團結反對資本主義、爭取社會主義的革命鬥爭。現如今,宣稱代表工人在五一國際勞動節上提出各種倡議的絕大多數政治勢力,與五一國際勞動節的全球工人團結和革命精神可說是南轅北轍。在外勞問題上,這種現實有十分集中的反映。

香港的兩大工會中心,工聯會及職工盟,都以保護本地勞工的就業和工資待遇為名,反對輸入外勞。兩者儘管因各自效忠的對象而勢成水火,但在這個問題上所表示的立場,則展現了幾乎共同的邏輯。在此摘錄兩大勢力在今年發表的若干有代表性的說法:

2013年1月,工聯會反外勞遊行。(《東網》)


工聯會的反外勞倡議:資本主義政府有責任保障本地工人

工聯會:做好職業教育毋需輸入外勞(2016年1月22日)
工聯會職訓就業委員會主任周聯僑在此文中表示:

『政府有責任帶頭為香港的經濟培訓足夠及合適的人手,特別是當個別行業僱主缺乏承擔,拒絕投資,只懂「走精面」要求政府輸入廉價勞工。政府只要做好職業教育,根本不需要輸入外勞。否則,香港各行各業將會逐步凋零, 「青年無法向上流」的問題不斷惡化,年輕一代在看不到前景下怨氣日深,直接影響香港的安定繁榮。』

《頭條日報》:「工聯會遊行反對港珠澳工程輸入外勞」(2016年1月29日)
此報導全文如下:

『工聯會及建造業總工會發起遊行,反對港珠澳大橋跨工程輸入外勞。
30多名建造業工人及工聯會成員,包括勞工界立法會議員鄧家彪及郭偉強,由金鐘海富中心出發,帶同橫額及標語遊行到政府總部,反對政府建議勞顧會接納港珠澳大橋一個承建商,跨工程輸入500多名外勞的申請。
他們認為有關做法繞過勞顧會,若接納申請,當局難以監管外勞超時工作問題,亦令本地工人就業機會大減,要求當局及勞顧會認真考慮,拒絕有關申請。
鄧家彪批評,新一份《施政報告》不但清楚表示有必要輸入外勞,更嘗試改變輸入外勞的方式,完全漠視本地建築工人的訴求。他表明將會在立法會跟進事件。
發展局和勞工及福利局其後派代表接收請願信。』
2013年1月,職工盟反外勞遊行。(《東網》)

2013年1月,職工盟反外勞遊行。(《東網》)


職工盟的反外勞倡議:資本主義政府有責任保障本地工人

職工盟:停止濫輸外勞 加強監管機制 建築業工會對2016年施政報告聲明(2016年1月13日)

此文的結論是:

『縱使補充勞工計劃漏洞處處,過往兩年仍有逾千名外勞獲批從事建築業。工會要求設立恆常審批機制:
1)在審批補充勞工計劃各項申請時,向所有相關行業的工會諮詢意見;
2)處理有僱主就同一空缺先後招聘本地與補充勞工時招聘條件有異的問題;
3)頻密更新補充勞工計劃內招聘各工種的工資水平。』

《壹週Plus》:「政府擬輸外勞 建築工會斥人手不足屬假象」(2016年3月9日)
此文有關職工盟/工黨倡議的部分,摘錄如下:

『今日(3月9日)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討論輸入外勞議題,多個與會的勞工團體強烈反對「擴大補充勞工計劃」。其中,建築地盤職工總會理事長陳八根直斥輸入外勞是一場「大龍鳳」,更指現時因為高鐵、人工島等工程不斷改規劃及圖則,才令工程不斷延期,需要人手填補,更指有關部門「做錯咗嘢又搵工人開刀」,要求工人加班「補鑊」時「唔該都冇聲」。
陳八根展示一幅工程相片,相中為14名工人合力搬一條鐵,人手明顯過盛,陳八根及扎鐵業團結工會總幹事黃惠民均質疑現時本港勞動人手不足的講法。他們表示,一條鐵一般以4至5人已能搬動。現時會有「不足」的現象仍因政府工程多錯漏,結果承建商以人手不足為由,工會認為對工人「非常不公道」。
而陳八根更指,前年響應過勞工處呼籲,安排50名工友去聲稱人手短缺的建築公司應徵,竟無人獲聘。另有工人被通知受聘,豈料4個月後方有工開,陳八根坦言:「佢一家大細變屍體啦,食緊元寶蠟燭」。
除了本地人手疑多至業界難以吸納外,工黨執委麥德正表示,有指建造業打算繞過勞顧會,一次過輸入8,000名經處方去年強行推出的「優化補充勞工計劃」下安排一簽多行的外勞,他認為會助長承建商只求壓低成本風氣,影響本地工人就業,或會壓低工資。』

反外勞主張的核心信條:由政府帶頭實現本土階級合作
從以上的摘錄可見,工聯會和職工盟,「不約而同」地主張香港的資本主義政府,「有責任」促進勞資和諧合作,「有責任」保障本地工人權益,也因此「有責任」禁止外勞入境——當然,「勞方」也會因此履行照顧資方利益的「責任」。

然而,這根本不符合實際情況。而且在本質上,這是工會官僚「外判」政治責任的做法,用以騙取選票和混淆視聽,而又無助於解決工人困境的手段。

事實上,即使在「最民主」的資本主義制度之中,只要多數工人還沒有參加工會,工會因此在職場沒有力量同資方抗衡,工會即使千呼萬喚資產階級政府「主持公道」,結局還是資方在大體上支配勞動力市場,以最低可能的代價,獲得他們需要的勞動力。

歸根結底,資方可以在職場為所欲為,甚至規避法律監管和違反僱用合同的原因,在於工人的不團結,在於工會的缺席。工會的領導者不向工人解釋這個事實,不努力動員和聯合所有工人,反而以要求政府「主持公道」作為自己的「政治工作」的主要內容,豈不是荒天下之大謬?

要求資產階級政府直接「為工人謀福利」的做法的最壞的後果,就是從根本上剝奪工會本身推動社會變革的潛力:既然萬大事「都應該」由資產階級政府解決,工會除了是配合資本主義制度運作的福利團體和選舉機器之外(即階級矛盾的潤滑劑和安全閥),還可以是什麼?

這種階級合作的路線,在經濟景氣時或可以為部分工會會員謀得若干好處,但在經濟蕭條時,就必須實行「共度時艱」:為了老闆們的利潤和老闆們政府的權力,推動凍薪減薪裁員、外判勞務、臨時就業、限制公民自由權利、加強軍警權力、推進軍國主義等等「救亡政策」。

工人階級團結自救的道路
要求資產階級政府「不要偏袒」資產階級,要求資產階級政府限制外勞入境,在本質上是捨本取末的旁門左道,讓工人永遠成為資方的奴隸。

工人運動真正阻止資方借用「廉價外勞」壓抑工資待遇的陽謀的做法,絕對不是要求政府禁止外勞入境。

將一般外勞「非法化」,只能為資方提供完全沒有任何權利的超廉價「黑市」勞動力;呼籲禁止外地技工或專業人士入境,並不能終止資方用工的實際需要,只能增強本外工人的隔膜、幫助資方分而治之,資方甚至會以「無人可用」為由,將有關項目轉移境外。在根本上,排外為資方服務,損害大多數工人的利益。

工人運動謀求根本解決的道路,是無分本外、組織所有在地的工人,要求資方平等對待所有工人,主張所有在地的工人、都應享有全部的公民權利,在各行各業形成同資方抗衡的強大力量,維護所有工人的權益、反對工資待遇的改惡,進而爭取社會的主權,結束資產階級的統治。

只要不斷複製兩極分化和地域極端不平等的世界資本主義制度繼續存在,貧窮地區工人向相對富裕地區大量流動的現象就會繼續發生。要結束絕地球上大多數人貧窮的困境,大幅度提升落後地區人們的生活條件,更合理地分配和開發地球的各種資源、消弭極端的地域不平等,創造真正屬於全人類的文明社會,就必須以國際社會主義取代資本主義

因此,為了守衛工人階級的根本利益,爭取社會主義的前途,我們必須旗幟聲明地要求:

本勞、外勞,同工同酬同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工運問題, 港台民粹運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