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俄國十月革命99年

1918年,準備奔赴內戰戰場的蘇俄紅軍中國人部隊。橫額上書:「俄國共產黨(布爾什維克)萬歲」。(來源:TASS)

1918年,準備奔赴內戰戰場的蘇俄工農紅軍華工部隊。橫額上書:「俄國共產黨(布爾什維克)萬歲」。沙俄時期被視為賤民、飽受歧視虐待的華工,十月革命後踴躍參加工農紅軍,英勇捍衛實踐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的蘇維埃政權。(來源:TASS)

紀念俄國十月革命99周年
林立業
2016年11月7日

俄國十月革命的重要性和影響,絕不止於99年前工人階級第一次成功奪取和鞏固政權的一刻﹐即使在今天的低潮期,它依舊是無可替代。

按照馬克思的設想,無產階級革命會率先在工人階級佔人口多數、工人運動有一定根基的西歐、北美等最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爆發。剝奪了世界上最強大那些國家的資產階級、在國際上聯合起來的工人政權,將會比較順利地帶領比較落後的地區走向社會主義。歷史並沒有按此劇本進行,在布爾什維克的領導下,俄國無產階級在最落後的帝國主義國家奪取了政權,建立了第一個穩固的工人國家。在地球六分之一的土地上建立了工人政權的布爾什維克,同支持帝國主義戰爭、成為資產階級體制忠僕的第二國際分道揚鑣,成立共產國際,繼承馬克思開創的無產階級解放事業,激勵了世界各地的勞苦大眾,掀起了國際革命運動的第一個高潮。

曾任香港海員工會副主席的劉達潮,在一篇回憶文章中反映了當時的氛圍:

『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後,海員們的思想活躍得多了。時常三三兩兩地背著英國人,背著工頭,悄悄地議論。有一回,我聽見幾個海員背地議論著什麼,有時興高采烈,有時卻又咬牙切齒,細一聽,也不太懂。他們說什麼「蘇維埃」,「列寧」,「工會」。可是,看得出來,這些名詞很新鮮,給了海員們無限的力量,他們說:「兄弟們,我們也應該這樣——成立工會,自己當家。」』

中國工人階級意識的萌芽,工會組織和革命政黨的創立,群眾性革命運動的形成,都起源於俄國十月革命所掀起的國際風潮。

一戰後的國際革命高潮,在各地缺乏有力革命領導的情況下,相繼遭遇了失敗。1919年1月,德國社民黨政府鎮壓柏林斯巴達克起義,殺害德共領袖羅莎·盧森堡和卡爾·李卜克內西;1923年德國共產黨取消了十月起義,該國長達五年的革命危機結束,大大穩定了世界帝國主義,經歷世界大戰和內戰嚴重摧殘的蘇聯在短期內突破圍困的希望破滅。1924年列寧逝世後,以斯大林為首、反對國際革命路線的官僚「穩健派」上台。

英國社民派工會官僚為制約工人革命運動的發展,在1926年5月全國總罷工前夕,與莫斯科建立了「英俄委員會」,利用十月革命的威望破壞、取消罷工,在完成瓦解總罷工和阻止工運左傾的目的後,英國工會官僚公開退出「英俄委員會」。英國總罷工在「親蘇」工會官僚的出賣下失敗,再進一步加強了蘇聯的孤立。在中國,在布哈林、斯大林扶植蔣介石建立親蘇強人政權的「戰略」之下,共產國際指令成立不久的中國共產黨為由「愛國」資產階級、大地主、政客和軍閥所組成的國民黨「當苦力」。1927年4月12日,被莫斯科吹捧為「紅色將軍」、身為共產國際名譽執委的蔣介石發動了反共政變;7月15日,被莫斯科加持的汪精衛「國民黨左派」武漢政府發動反共政變。數十萬革命群眾慘遭屠殺,中共幾臨滅黨之災。

蘇聯在國際上陷入四面楚歌。1928年,斯大林政權推行農業強制集體化、以強行軍的速度建設重工業。1933年,德國共產黨在斯大林的指令之下,讓希特勒不費一槍一彈獲得政權,德國工運被納粹政權摧毀、劍指蘇聯,第二次帝國主義戰爭成為現實的威脅。1936年開始,斯大林政權發動大清洗,大量蘇聯黨政軍機關、群眾團體和共產國際領導幹部被殺害,布爾什維克黨從工人階級的革命黨,徹底轉變為官僚階層操控的機構。

十月革命建立的蘇聯經歷了官僚化,執政官僚階層為確保自己從工人階級手上篡奪的權位,推行了與帝國主義妥協的政策,在國外推動各國共產黨的社民化,在國內限制工農群眾的政治權利。儘管如此,蘇聯在主要生產資料公有制和排除資產階級的政權的基礎上,實現了工業化、大幅度提高了勞動人民的文化技術水平和女性的社會地位。蘇聯人民付出了巨大代價,戰勝了納粹德國、結束了資產階級在半個歐洲的統治,使蘇聯在二戰後成為與美帝並駕齊驅的世界強國,迫使西歐統治階級推行福利國家改革,同時激勵了亞非拉各國的民族解放鬥爭。

十月革命締造的蘇聯,即使經歷了官僚化,毫無疑問曾經是世界社會進步的強大推動力,各地新興工人國家和被壓迫民族的經濟和軍事後盾,抵抗資本帝國主義的最強勢力——沒有俄國十月革命,就沒有中國的十月,也不會有古巴革命,更不會有越南工農抗美救國戰爭的勝利;不會有亞非拉國家短暫脫離帝國主義支配的自主發展空間,更加不會有西歐的「福利國家」政策。成就了這些輝煌業績的蘇聯,最後因為官僚化長年破壞勞苦大眾的政治意識,在帝國主義和官僚階層的極右派的夾攻下,幾乎在沒有抵抗的情況下頹然坍塌。前蘇聯各國人民辛勤勞動創造的公有經濟被西方扶植的「民主」黑惡權貴勢力瓜分,社會經濟全面崩潰、人均壽命大跌,一整代人的生計被徹底摧毀。在國際上,帝國主義金融資本的「華盛頓共識」,成為了全世界勞動人民的枷鎖。

世界帝國主義消滅蘇聯後,興高采烈地宣布「共產主義已死」和「歷史的終結」——他們宣稱,地球上再也不會有挑戰帝國主義統治的力量,資本主義制度將會千秋萬世。

即使蘇聯滅亡已經25年,資產階級仍然不厭其煩地抹黑蘇聯和國際共運;在2008年開始的此輪世界資本主義危機之後,帝國主義世界霸權最大的潛在威脅、現存官僚化工人國家之中實力最強的中國,被帝國主義賊喊捉賊地指控為「中帝」。帝國主義力圖通過經濟滲透、政治顛覆和軍事圍堵,使中國步上前蘇聯滅亡的後塵。

在帝國主義從未間斷的反共運動之中,我們看到了十月革命仍然存在的威力。

後記

近日,同事們在午飯閒聊時,都不斷取笑青年新政的惡行,揶揄部份泛民議員只會作秀,毫無建樹可言。對於港獨份子企圖衝進中聯辦,同事們視為只有破壞的搗亂。這大概是一般民眾未必看不到泛民的政治破產的反映。當然,同事們還沒有意覺到生活困苦的根源,相信財富分配只是「個人努力」的產物,與社會結構無關。對於這些所謂「未覺醒」、「無理想」的無產者,泛民的一般評價是愚昧無知的「港豬」,認定他們需要得到帝國主義「民主」福音的打救。但實際上,這些在社會上打滾多年的無產者比泛民們更接地氣。他們往往看破了議會表演的虛妄,樸素地意識到真正解決社會問題的辦法不在那裏;他們即使未能脫離香港社會普遍的關於大陸的各種成見和偏見,但還是可以看到大陸確實有幫助落後國家改善基建、發展經濟,和在全世界殺人放火的美帝有明顯的區別。

顯然地,在客觀上要將受眾驅使為帝國主義圍堵中國的炮灰的泛民,和以確保資產階級和官僚階層的既得利益、永續香港資本主義現狀的妄想為基礎的建制派跨階級聯盟,都不能為無產大眾提供解明現狀和開拓前程的鑰匙。要究明解決資本主義頹敗造成的社會危機和戰爭威脅的出路,就必須了解世界社會主義革命運動的歷史和現況——在這個大框架之中,才可以制定團結引導香港無產大眾打擊反動勢力、爭取社會主義民主的路線。因此,對於十月革命以來99年的歷程,絕不能採取虛無主義的態度。俄國十月革命為實現世界社會主義而奮鬥的革命理想,要內化為今天我們重建國際共運的動力,重新成為無產者政治意識的一部分。俄國十月革命決不是歷史的廢墟,而是工人階級當家作主、衝擊世界資本主義的極其寶貴的經驗,當中的輝煌與苦難,光榮與墮落,是我們必須批判繼承的偉大遺產。坦然直面歷史和現實的各種困難,因此才可以真正承先啟後的、新生的世界共產主義運動,才可以形成打擊資產階級統治的強大力量。

俄國十月革命邁向100周年,讓我們為先烈的未竟之業而奮鬥。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國際政治, 港台民粹運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