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青年團體宣告與民進黨決裂

關於青年團體宣告與民進黨決裂
趙平復
2016年12月7日

這種現象開啟了一種可能性,但離真正獨立於一切資產階級勢力的工人階級社會主義力量,還有一段不短的距離。

首先,七天假這件事情,其實是需要嚴肅檢討的。舉例說,蔡英文在大選前同部分勞團相關人士會面時,從來都沒有說「承諾不砍七天假」。她當日的完整意思,是不會「只砍七天假」,而是會考慮整條法例的「相關配套」,確保勞工「不會吃虧」才下定斷。

但是,相關團體卻可以將之宣傳為「蔡英文承諾不會砍七天假」。不要忘記的是,選戰剛一開始,這個團體就馬上打出「英派別跳票」,這條客觀上翼贊民進黨上台的口號。這對於麻痺他們的受眾,加強「英派進步革新」幻想的社會氛圍,不能不說是起了相當的作用。

這根源於杜撰福利滿滿的「台灣國」的綱領,販賣本土保護主義、尾隨「愛台灣」民粹主義的路線的種種機會主義、甚至直接造謠的行徑,若不嚴肅檢討和清算的話,今天這些宣布「同民進黨決裂」的年輕人,還是很有可能會倒向時代力量一類人的那邊的。

2016年12月7日凌晨,蔡英文官邸護衛遮擋示威者在大門上噴塗的「砍假總統」四字。

2016年12月7日凌晨,蔡英文官邸護衛遮擋示威者在大門上噴塗的「砍假總統」四字。(來源:台灣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附錄:青年突襲總統官邸行動後的共同聲明 2016.12.6
(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今(12/6)天,在民進黨的優勢人數之下,砍假案在立法院中三讀通過了。青年產業後備軍、台大大學新聞社、東吳跳馬社、東海人間工作坊、成大零貳社、政大勞促會、高教工會青年行動委員會等青年團體,在同一天深夜突襲總統官邸,在官邸大門噴上「砍假總統」、「民主資進黨」的字樣,就是要告訴蔡英文總統和民進黨,青年絕對會記住民進黨硬幹砍假的這個歷史時刻!

自9月以來,青年團體在立法院、民進黨中央黨部、柯建銘國會研究室、總統官邸、總統府等地點,多次表達拒砍七天假的訴求,呼籲蔡英文總統兌現她選前「恢復七天國定假日」的政治承諾,以及口口聲聲向青年們許諾的:「改變年輕人的處境就是改變國家的處境」。

青年團體一再指出,砍假造成打工族的減薪、以及全體勞工工時的增加,就是加劇青年貧窮化的困境。目前,台灣的大學生為了求學,一年平均需負擔達26萬元,私立大學學生更超過30萬元,每四位大學生就有一位需要背負學貸。然而,我們的畢業起薪卻倒退了十六年,已經有三分之一的上班族超過三十歲,月薪卻領不到30K。由此可見,已經沒有什麼空間再放任青年貧窮或勞動剝削惡化下去。

然而,自從蔡英文總統在10月3日拍板定案要砍假,我們見識到府、院、黨無不全力硬幹,就是要在年底前強砍七天假:10月5日,陳瑩僅花一分鐘就將砍假案送出委員會。接著,面對青年的訴求,民進黨發言人總以「聽到年輕朋友的聲音了」來敷衍、蔡英文總統則惺惺作態地表示自己也很痛苦,但為了經濟轉型非要砍假。在勞工與青年的多次抗爭下,好不容易換來一次公聽會的機會,卻只是民進黨用來過水、補足程序,根本沒有幾個民進黨立委願意傾聽各界團體形成「拒砍七天假」的強烈共識。最後,砍假案即將通過二、三讀之際,民進黨動用前所未見的層層警力與柵欄,將勞工的心聲隔絕在外。

相反地,我們看到這一路以來,民進黨政府屢次密會工商團體、百般顧及資方利益,民進黨力拚硬幹砍假,就是要賤賣青年與勞工的血汗給資本家!在砍假案通過二、三讀的此刻,血淋淋地見證了所謂的「民主」進步黨,根本是罔顧民意、犧牲勞權而靠攏資方的「資進黨」。

在第三度政黨輪替,我們用「民主」教訓國民黨,而背負眾多青年期待的民進黨全面執政之際,是時候讓我們認清事實了:無論民進黨還是國民黨,都是聽命於資本家的政黨,不能期待它們改變青年的處境,或是期待它們來改善工時無法有效下降、薪資停滯、教育愈趨商品化等資本主義所造成的必然剝削──更多時候,它們就是加劇剝削、惡化青年處境的幫兇。

我們已經完全認清民進黨的資產階級性質,並宣告徹底與民進黨決裂。拒砍七天假只是抵抗青年貧窮化的其中一環──環伺在我們生活日常中的,還有年年調漲的學費、高昂的生活消費與租屋價格、以及基本工資無法反映勞資均分經濟成長果實的公平性……。接下來,下降工時、提高工資、教育公共化等鬥爭,都必須靠我們青年團結起來去爭取,遏止青年貧窮化繼續惡化下去。因此,讓我們永遠記住民進黨硬幹砍假的這個歷史時刻吧!拒砍七天假只是抗爭的開始,我們會繼續跟資進黨戰鬥下去!抗爭到底!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跨時首發, 工運問題, 港台民粹運動

2 responses to “關於青年團體宣告與民進黨決裂

  1. 这纯属幻觉,资本家唯一的使命是追逐利益,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如果不是闭关锁国的地方,资本家可以自由流动,他们才是没有祖国的人,如果拒绝自由化,那么资本就流动到可以产生利润的地方,而接受则会陷入与全球劳工一起比赛哪个出的工资低。台湾的商业界雇主无非是为了延长劳动者的工时,因为目前台湾产业升级没有重大成果,资本得不到技术进步的超额利润,而且还会流入金融和房地产市场。抬高房价。劳工如果想要有一个真正的机会,只有去找蓝绿以外的政治势力,或是自行组织政党活动,如果在体制内做改良,那么时代力量也可以试试。

    • 相當精準地抓到台灣社會的現況與台灣大眾傾自由派、傾左等民眾想法,難得看到簡體字能夠說出動人的台灣處境,該不會是馬來西亞人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