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跨時現已出版!(十月號)

【招募跨時認養戶,請進入了解!】

http://quasi-quasi.com/supportquasi/

編輯室:

《跨時》No.4以二十世紀德國政治╱文藝為主題,透過數段事蹟,訴說幾幕革命與藝術的左翼群像。

藝術從來不是自在的革命載體,沒人能抽象地使其發揮政治功能。藝術家往往需要透過對客觀現實有深刻體會,沉澱於某一種歷史過程才能獲得與其群眾的共同感,以吳耀忠的話來說,就是「人和社會、民族,甚至整個世界」的「鮮明而積極的關聯」,繼而將這種關聯表現到畫作、藝術形式當中。缺乏這種與歷史現實的連帶感,就算藝術形式如何激進、離經叛道、言說反抗,最終都難逃空虛和輕浮,變成一種逃離世界,「為藝術而藝術」的「激動」版本。甚至還比所謂的「為藝術而藝術」欠缺一點真誠。

在現代設計、藝術史裡面,包浩斯運動(Bauhaus)具有標誌性的地位。打開設計科參考書,定能發現這個現代主義學派對今天的城市建築甚至是商業產品的深刻影響;然後其倡導的風格形式如何為創意工業帶來靈感。他們都愛用「Less is more」來解釋甚至總結包浩斯對世界的理解,而具體的歷史生成和現實處境不是被刻意褪掉,就是用來服務其外型,其「少即是美」的態度,讓設計為了設計而存在。然而,包浩斯當然不是除了白色以外,甚麼也沒有的家品革命宣言,陳柏謙的《建築、實驗美學與革命的年代──重訪包浩斯(Bauhaus)的激進起源》是現時芸芸包浩斯論述中罕見的例外,告訴我們整個運動的左翼根源;除了忙著學習實踐設計,不少師生同時投入推廣新世界的事業當中,當時的革命與戰爭局勢分別為運動帶來了正面與負面作用,作為一個有紅色色彩的包浩斯運動,在當時德國可謂沒有足夠的存在條件。於是,由1919年建立,經歷不斷的外力壓迫、畏懼和妥協,到1933年納粹正式當權,包浩斯走過短短14年的理想道路。說起德國的左翼藝術,不能不提凱綏.珂勒惠支(Käthe Kollwitz,1867-1945),她除了是個出色的藝術家之外,其生命更與工農的鬥爭緊緊連繫在一起。看她的藝術得到的遠遠超越美感經驗,還能閱讀到勞動階級的生存狀況以至其對抗壓迫的意志。對於珂勒惠支的作品,魯迅這樣形容:「所取的題材大抵是困苦, 飢餓,流離,疾病,死亡,然而也有呼號,掙扎,聯合和奮起」、「和頗深的生活相聯繫,形式也出於頗激的糾葛的,所以那形式,是緊握着世事的形相。」經過魯迅的推動,30年代中國興起了新版畫運動,當時被引介過來的珂勒惠支啟發了無數年青畫家。張往的《緊握世事的形相──珂勒惠支的現實主義藝術的歷史背景與左翼思想》寫出了珂勒惠支的生命,從她的生命和作品又能揭開一頁頁工農鬥爭歷史。最後,是主編去完德國旅遊的一個後感,首先以《尋求階級團結的統一─從柏林 歷史看「建制」與「自由」民族論述的侷限》簡評1990年德國再統一的意義,希望帶出一種別於保守的統一宏願;附以以左翼歷史景點為主的柏林遊記作結。

文章:

建築、實驗美學與革命的年代:重訪包浩斯激進起源(陳柏謙)

只要提到現代設計、建築與工藝,包浩斯(Bauhaus) 一詞似乎已經成為現代主義與現代性的代名詞。即便不是唯一,包浩斯大概也是二十世紀建築設計運動史最廣為人知的一個章節。去年以九五歲高齡謝世;英語世界最有影響力的馬克思主義歷史學家之一的霍布斯邦 (Eric Hobsbawm),在他著名二十世紀史《極端的年代》中,這麼形容過這所學校:「與包浩斯有關的藝術界人士,說來彷彿在讀由萊茵河至烏拉爾山之間的高等藝術名人錄」。這所存在、活躍於兩次世界大戰間;在上個世紀前二十年狂飆革命年代中;亦步亦趨與德國威瑪共和同存亡的實驗性現代設計學院,它最初所曾揭櫫蘊含社會主義精神─企圖以建築工藝改造社會;並高呼應從整體社會與大眾而非權貴為出發點的思考設計邏輯─隨著學校在1933年遭到納粹政權關閉及隨後二戰的爆發無疾而 終。但諷刺的是,其實驗性的設計風格,尤其在建築史上的重要影響力,卻隨著戰間乃至戰後,包括創辦人格羅佩斯(Walter Gropius,1883-1969)、末任校長密斯凡德羅(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1886-1969)等重量級師資走避美國,並在美開啟個人成功的建築新事業,而將一種被形容為包浩斯的現代「美學風格」,帶入了戰後全球資本主義新的心臟地帶,甚至引領了戰後資本主義陣營一整個世代的現代建築與工藝設計運動……

 

緊握世事的形相─珂勒惠支的現實主義藝術的歷史背景與左翼思想(張往)

一年前初次接觸德國藝術家凱綏.珂勒惠支(Käthe Kollwitz,1867-1945)的畫作,一幅母親抱着死去的兒子的畫深深震撼了我,畫中赤裸的二人被畫得彷彿融為 一體,形成一座堅硬的山峰。後來知道,德國柏林有以她名字命名的街道和公園, 遊客必經的新崗哨(又名「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戰爭與暴政犧牲者紀念館」)1 有她的一大座銅製雕塑《母親與亡子》,而且全國共有兩所珂勒惠支博物館,她該是德國歷史上很重要的藝術家。
台灣現實主義畫家吳耀忠說過,現實主義(Realism)藝術的重要條件, 不只是形體、光線和色彩上的寫實, 而是內容上能帶出「人與歷史的密切連帶感」,是一種「人和社會、民族,甚至整個世界」的「鮮明而積極的關聯」,能「從民眾共同的要求和願望去認識世界」,代表者有法國畫家高爾培(Gustave Courbet)、諷刺漫畫家杜米埃(Honoré Daumier)、 俄國畫家列賓(Ilya Yafimovich Repin)等。2 珂勒惠支也走過這條現實主義道路,將藝術生涯一大部分投放於關心貧民處境及戰爭現實。讓我們把她的藝術置於具體的歷史,看清她的重要作品到底緊扣了那時代的甚麼人群、事件、思想……

 

尋求階級團結的統一 ─ 從柏林歷史看「建制」與「自由」民族論述的侷限 附 : 左仔遊記:柏林旅遊經驗分享(毛淳宇)

本小輯旨在分享一下早前敝人遊覽柏林後的一些感想;另附一個以圖和資料為主的遊記、 地點指南。希望能為打算前往柏林—這個充滿歷史複雜性的城市—的讀者提供參考資源。 不少人,就算沒有到訪過,也會對柏林有很深的既成印象,這印象十居其九來自對柏林圍牆的理解, 這個在二戰後冷戰時期的標誌性建築物;以及曾被邱吉爾稱之為「鐵幕」(Iron Curtain),這條將東西德、東西歐,美蘇陣營分隔開的界線。納粹德國在二戰戰敗後,戰勝方同盟國巨頭於雅爾達會議 (Yalta Conference)和波茨坦會議(Potsdam Conference)其中協定將德國和柏林瓜分成幾個佔領區。在蘇聯支持之下「德國統一社會黨」(Sozialistische Einheitspartei Deutschlands,SED)在1949 年成立了「德意志民主共和國」(Deutsche Demokratische Republik,DDR),亦即東德……

 

Quasi_4_Cover_preview-0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